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章 本座允许你,喜欢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等韩棠之也离开之后,沈妙言垂眸为君天澜斟了杯茶:“国师,如果我刚刚真的跟他走了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将热茶捧给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接过,吹了吹茶面,轻轻呷了一口,目光轻飘飘地落在她的小脸上:“把你抓回来,挑断你的脚筋,关在房里,叫你逃也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又在说笑,”沈妙言笑嘻嘻跑到他背后,乖巧地给他捏肩,“国师就喜欢吓唬我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茶盏放到旁边案几上,抓住她的手,将她抱到自己大腿上坐好,又取出一块帕子,仔仔细细地,将她被韩叙之握过的手腕擦拭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瞧着,眼底却泛起一层寒意。

    国师的占有欲,好强。

    连碰,都不许人碰吗?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的手腕都擦红了,才随手将那块帕子丢出去。

    单指挑起她的下巴,他那双狭长漂亮的凤眸中毫无波澜:“本座,并不是在吓你。”

    他鲜少这样严肃,沈妙言直视他的双眼,圆眼睛中有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“当初,既然说了要留在本座身边,就不准离开。即便将来要嫁人,嫁给谁,也只能本座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,仿佛在宣布对她的占有。

    她到来之后,他才知道,他原本的生活是多么无趣。

    而他向来是个贪得无厌的男人,一旦得到一丝温暖,便想要汲取更多。

    韩叙之的出现,像是敲响了警钟,要将她留在身边的信念愈发坚定,为此,软硬兼施也好,暴力威胁也罢,他不惜使用任何手段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沉默良久,忽然一笑:“嫁人?国师难道不打算娶妙妙?”

    若是要将她嫁给别的男人,她费这么大劲儿抱他的大腿做什么?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过了半晌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慢推开他的手,眼中的温度一点点冷下来:“国师不打算娶我?”

    她以为,过了这么久,他是有点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是不是,她做的还不够?

    “若是不打算娶我,又何必阻挠我和叙之哥哥?”沈妙言垂下眼帘,眼圈泛红。

    “你,喜欢他?”君天澜眯起双眼,周身的阴郁和杀伐气息,瞬间便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哪一刻,比此时更加厌恶韩叙之。

    韩叙之,他配不上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喜欢又如何,不喜欢又如何,国师又不打算娶我,管我喜欢谁?国师和那些男人一样,都想娶个温婉大方的世家小姐。像我这样顽劣的,大约是没人要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说着,便哭了起来,跳下君天澜的大腿,就要往外跑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拉到怀里。

    灼热的男性气息,瞬间就将沈妙言包裹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君天澜,哭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所有的委屈,不过是因为,他不肯给她一个承诺,一个会娶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有,她能够依仗的,只有身后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而当他也要放弃她了,她会害怕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说什么复仇,说什么要做皇后,她其实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,听着她的哭声,眉头皱得愈发紧了。

    到后来,他听得烦了,索性将她转了个面儿,抬袖,动作粗鲁地为她拭去泪水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

    她小声抗议,偏头避开他的手,小眉毛拧巴着。

    两人又沉默片刻,君天澜伸出手指,尽量放轻动作,将她的眼泪擦干:“委屈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沈妙言抬眸,大着胆子看他的眼睛,“国师,无论你喜不喜欢我,我都是这样顽劣的性子了。功课什么的可以努力,但是性格,是没办法改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从小教导我,不要因为任何人,委屈自己的天性。国师,所谓的喜欢,该是连这个人的个性一起喜欢。我喜欢国师,连带着国师的喜怒不定、连带着国师大奸臣的外号也一起喜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注视着她,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瞳眸中,还蒙着一层雾气,声音软软,叫人怜惜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顿在她的面颊上,“沈妙言,本座下面要说的话,只说一遍,你记牢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圆圆的瞳眸凝视着眼前冷峻而好看的男人,他薄唇轻启,透着满满的认真:

    “本座从未让你改过性子,更从未想过,将你也培养成温婉大方的世家小姐。温婉大方的世家小姐有很多,而沈妙言,却只有一个。可对本座而言,这一个沈妙言,却比那所有的小姐们加起来,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垂眸,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红润的唇瓣上,指腹轻轻触碰着那柔软:“沈妙言,本座允许你,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,寂静的游廊中,沈妙言呆呆凝望着他,耳边嗡嗡的。

    她抬手,轻轻摸了摸耳朵,仿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。

    ——温婉大方的世家小姐有很多,而沈妙言,却只有一个。对本座而言,这一个沈妙言,却比那所有的小姐们加起来,都要重要。

    ——沈妙言,本座允许你,喜欢我。

    见她满脸呆相地摸耳朵,君天澜的薄唇噙起一丝微笑:“小丫头,逼着本座说出这样的话,你还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脸颊忽然飞起两朵红云,甚至不敢多看君天澜一眼,转身飞快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的背影,唇角的笑容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暗卫们纷纷咋舌,这真的是他们家喜怒不形于色的主子吗?

    他们家主子向来冷若冰霜不懂怜香惜玉,什么时候这么会哄女孩子了?!

    刚刚那番话,啧啧,那可不是一般人说得出来的呀!

    于是乎,君天澜这番话,被这几个暗卫添油加醋到处传颂,一时间,整座府邸都知道,他们家主子宠爱那位沈小姐到了极致,不惜说出十分肉麻的话来哄沈小姐高兴。

    晚膳过后,衡芜院守夜的是夜寒和素问,两人坐在屋檐下,夜寒一脸八卦,津津有味地跟素问分享了君天澜下午那番话:

    “你可不知道,主子对沈小姐说,这京城所有的世家小姐,都比不过她一根汗毛!主子还说,沈小姐长得最漂亮,他爱死她了,此生非她不娶!”

    “据说当时主子还亲沈小姐了,据说还是那种把舌头伸到对方嘴里的亲吻!兄弟们说他们都听见亲吻的声音了,可激烈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