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章 国师府,能够横着走的只有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谣传吗?”

    楚珍冷笑,背负双手,望了眼顾明,却没接那锭金子,抬步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对国师府很熟,绕过花厅,径直去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夜凛在衡芜院门口,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楚珍知晓这名暗卫是君天澜的得力部下,不想得罪他,便笑容淡淡地离开,提着鞭子往别处而去。

    她几乎翻遍了国师府能去的地方,顾明紧紧跟着她,最后进了花园。

    远远地,她就看到花园中央那座湖,在太阳底下明镜似的,折射出满湖瑟瑟阳光。

    湖岸开遍了碗口大的金色菊花,中间一块白色大石头上,躺着个小姑娘,大约是嫌光线刺眼,拿书册盖着脸,好似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楚珍脸上的温度倏地冷了下来,那小姑娘看起来懒洋洋的,必定不是寻常侍婢。

    顾明此时也有些为难,为了不让楚珍为难沈妙言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主子从前受过沈国公的恩惠,后来沈国公一家落难,主子便救了国公府的这位小姐。说起来,平日里,主子只是将这位沈小姐当做妹妹般看待。”

    楚珍把玩着鞭子,一双杏眼紧紧盯着沈妙言,咬牙切齿:“顾管家可是觉得本公主好愚弄?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和女人,哪里能够成为真正的兄妹?不过都是为了那些个龌龊事情,而以兄妹关系作为掩盖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冷声说着,快步走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顾明暗道不好,这两位姑奶奶若是发生冲突,那还不得把国师府给掀了?!

    他正焦急时,一名心腹侍女急匆匆跑过来:“顾叔,谢小姐来了!她坐了顶青皮小轿,被从后门悄悄送进来。顾先生说,他不方便,请主子派人把她送回家。”

    顾明无语,今儿是什么日子,这些个姑奶奶怎的净凑到一块儿了!

    那位谢小姐,也不是个好伺候的啊。

    他还在想着,楚珍已经走到沈妙言跟前,对着空气猛地抽了一鞭子:“沈妙言,你给本公主起来!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开脸上的书,睁眼看去,很快眯起眼:“楚珍?”

    她曾经在宴会上多次碰见这位公主,这公主为人骄横跋扈,而传言说她爱慕国师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吞吞站起来,“你来国师府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珍没好脸色:“本公主命令你,立即搬出国师府,不许你靠近国师大人!”

    以前沈国公府未垮台时,她和沈妙言是京城中并列第一的顽劣少女。只是因着楚云间和沈国公府的婚约,所以两人向来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可如今局势不一样了,沈妙言没了沈国公府做后台,且又和她心爱的男人搅合到一起,这自然是她无法容忍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人打搅睡觉,不爽地瞥了眼她那嚣张霸道的神色,故意气她:

    “哟,说得好像我故意赖在国师府似的。若非国师苦苦哀求我不要走,本小姐早就远走高飞了!国师呐,其他女人都看不上眼,偏就喜欢宠我一个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不知廉耻!”楚珍怒不可遏,直接举起鞭子就去抽沈妙言,“贱人!定是你勾引的国师!本公主打死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闪到一旁,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鞭子,“楚珍,别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!这国师府,能够横着走的只有我沈妙言一个!”

    她说罢,猛地把鞭子往自己怀中一拽,趁着楚珍站立不稳,直接一脚将她踹进了湖里!

    巨大的落水声响起,顾明回过神,就瞧见楚珍在水中沉沉浮浮,不停地哭喊救命。

    他吓得不轻,连忙吹了声口哨,便有暗卫出现,去湖上救人。

    楚珍被捞起来时,浑身都湿透了,脸上的妆也花了,整个人冻得哆哆嗦嗦,一双眼怨毒地盯着沈妙言:

    “贱人,你给本公主等着!等国师大人回来,定要你好看!本公主非将你拆骨扒皮才算完!”

    她不停地骂骂咧咧,还想扑过去打人,顾明满脸惆怅,命人将她拦住,带去厢房换衣裳,自己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楚珍哭骂着离开,沈妙言轻哼一声,捡起地上的书册拍了拍灰:“戏也看够了,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不远处的灌木丛后,走出个纤瘦的小姑娘,穿了条象牙白的对襟长裙,外面罩着件樱草黄绣如意图案的加厚褙子,怀里抱着一只猫,正是谢陶。

    沈妙言扫了她几眼,总觉得这姑娘来头不一般,于是开口道:“上次咱们在金玉满香楼见过,你是顾钦原的什么人?是妹妹吗?”

    谢陶却看也不看她,抱着猫儿上前,在石头上坐了,静静望着湖面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,是叫谢陶吧?”沈妙言说着,在她身边坐了,“那次顾钦原叫了你的名字,我一直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然而谢陶依旧没反应。

    沈妙言颇为尴尬,也不知该说什么话好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丫鬟匆匆忙忙跑过来:“谢小姐,您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?国师府这样大,若是走丢了,可就麻烦了。管家为您准备好了厢房,请跟奴婢来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这个女孩子,她依旧坐在那里,盯着湖面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谢小姐?”那丫鬟无奈。

    她本是伺候顾钦原的,这位谢小姐到了顾府,她就被拨去照顾她。

    可这谢小姐性子实在古怪,若非她有耐心,早就被逼得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谢小姐,快要中午了,您不回去,怎么用午膳?”那丫鬟实在没辙,只得循循善诱,“就算您不饿,您怀中的猫儿,也该饿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低头望了眼那只猫,猫儿团在她怀中,安静乖巧。

    于是她依旧一动不动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那丫鬟还要劝,沈妙言挥挥手:“下去吧,我跟你家小姐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那丫鬟着实没办法,只得应了声“是”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安静,沈妙言也不说话,陪谢陶静静坐着,望着那湖面发呆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她听见细微的声响,偏头一看,却见这姑娘低下头,眼泪顺着面颊,潸然而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