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章 妙言套话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月如笑得美艳动人,一双剪水秋眸凝视着楚珍,声音透着十足的诱惑:

    “母后那么宠爱珍儿,若是请母后赐婚,事儿,可不就是成了?难道,国师还敢公然违抗母后的懿旨不成?”

    楚珍愣了愣,她倒是从未想过,可以用赐婚来完成自己的愿望。

    若是母后赐婚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国师大人,也不敢抗旨吧?

    毕竟,谁敢违抗太后娘娘呢?

    沈月如见她心动,红艳的唇角流露出一抹轻笑,亲昵地挽了她的手,一道往凤仪宫而去,“不说这些烦心的事了,珍儿快告诉我,国安寺可有什么好玩儿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渐渐远去,沈月如谈笑风生,楚珍却满腹心事,始终想着请太后赐婚一事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,天气陡然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衡芜院的屋檐下,望着天空逐渐汇聚的阴云,天色乌沉沉的。

    凉风骤起,吹得满院树木婆娑摇摆。

    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裳,尽管穿了加厚的褙子,可还是觉得冷。

    她转身回到东隔间,拂衣帮她打扫过小房间了,里面看起来纤尘不染,原本乱糟糟的摆设也都回归原位。

    她站在落地大衣柜前,想着添件衣裳,打开衣柜的门,却吓了一跳,只见衣柜内,排列整齐,都是深秋和冬季的新衣,乍一眼看上去,约莫有四十多套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几件银狼毛做的斗篷,正是春猎时,君天澜射中的那些银狼的毛皮做的。

    她触摸着那柔软,添香掀了门帘进来,身后跟着两个小丫鬟,各自捧着一张托盘,上面摆放着几双冬天穿的兔毛短靴。

    添香笑道:“小小姐,国师大人早吩咐了给您将御冬的衣裳准备好,您看看可还满意?若是不够,奴婢叫府里的绣娘再多做个百八十套。”

    百八十套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嘴角微抽,连忙道:“够了够了,这些都有的穿呢!”

    添香笑嘻嘻地指挥着那两个小丫鬟将短靴摆进小木柜中,随即取出一套斗篷,对着沈妙言比划了几下:“果然合适呢!小小姐,这些衣裳虽然都是素色的,可款式都是如今京城中最时兴的,保管您穿了好看!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暖暖的,抱住那件软软的斗篷,左右摸了摸,圆眼睛里都是欢喜,她从来都没有穿过这样好的衣裳。

    添香退下后,她望了眼衣柜里穿不完的新衣服,又望了眼窗外被大风刮弯的小树,暗自决定了什么,于是抱了两件银狼毛斗篷,悄悄出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她一路往后院那排厢房跑去,最后气喘吁吁地拉住屋檐下的一名侍婢:“那位谢小姐,住在哪儿?”

    那侍婢见是她,连忙行礼:“沈小姐。谢小姐住在第一间厢房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那间厢房门口,推开房门,就瞧见窗边坐着个人,正是谢陶。

    她穿着薄薄的衣衫,唯一一件厚实的褙子被丢在床上,抱着小黄猫,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。

    沈妙言掩上门走进去,将一件斗篷披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谢陶回过神,抬头看了她一眼,摸了摸斗篷,却仍旧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国师说,要把你送去你该去的地方。”沈妙言在她身边坐下来,“你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谢陶垂下眼帘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不勉强,摸了摸她怀中的小黄猫,那猫咪发出一声舒服的呼噜,用尾巴把自己团起来,俨然一副要睡觉的模样。

    谢陶由着她摸,望着窗外摇摆的树枝,清泠泠的双眼中满是迷茫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,轻声道:“听顾叔说,你是被顾钦原派人悄悄送到国师府的。顾钦原似乎不喜欢你待在他那里,因此拜托国师找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见谢陶虽然面无表情,可雪白的细细贝齿,却轻轻咬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心中微动,她继续说道:“你不愿意回去的吧?顾钦原真不是个好人,干嘛要逼你一个小姑娘。他看起来,总是冷冰冰的,好像除了国师外,眼中就容不下别的人,真是嚣张呢!”

    谢陶紧紧咬住嘴唇,忽然站起身,将猫儿扔到一旁,伸手去推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绣墩上摔倒,拍着屁·股爬起来,不悦地皱眉:“你推我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不许……不许你说……说他的坏话!”

    谢陶眼圈通红,站在那里,将斗篷解下来丢给沈妙言,“不许……说他的坏话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!”沈妙言把斗篷扔到床上,气势比谢陶要厉害得多,“他总是劝国师不要亲近我,他不是恶人是什么?我就没见过他那样厚颜无耻的人,竟然跟个小姑娘过不去!”

    谢陶气得小胸脯剧烈起伏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,最后似乎是忍无可忍,猛地扑上前,跟沈妙言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滚到地上,谁都不肯让谁,沈妙言仗着自己说话利索,嘴刀子哗啦哗啦往外冒:

    “他就是坏人!我看不惯他老离间我和国师!花狐狸就比他好多了,好一百倍一千倍!国师比他好一万倍!说什么惊才绝艳唯顾氏钦原,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刻薄小人!”

    谢陶哭得更加厉害,几乎是在跟沈妙言拼命:“顾先生是……是好人!他送……送我回大周,也是……是为我好……”

    大周?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讯息了,动作不禁一顿。

    大周比楚国要繁荣强大得多,若谢陶是大周国人,那么国师和顾钦原,会不会也是大周国的?

    可是,他们为何会出现在楚国京城?

    ——剑之所向,唯有战场。表兄生来,就不配拥有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——若到达那条路的尽头时,双手都沾满了冰冷的鲜血,若坐上那个王座时,周围早已没了想要守护的东西,那么这些年我费尽心机,又有何意义?

    那日金玉满香楼中,国师和君天澜的话依稀浮现在耳边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国师话中的“王座”,指的是楚国的皇座。可如今看来,实情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。

    沈妙言出神间,被谢陶按在地上,趴在她身上又抓又咬。

    侍女们闯进来时,就瞧见两人滚了一身的灰,姿势颇为狼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