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章 铁石心肠,也有化成绕指柔的那天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下方的人纷纷停止说话,目光投向那三人,但见楚珍满面含春,低垂着头,双手紧紧握着裙摆。

    而徐太后目光灼灼地盯着国师,虽是笑眯眯的,可上位者的威势散露无遗。

    这是要,赐婚长公主和国师的意思吗?

    不知道,国师会如何说?

    楚珍眼角余光注视着君天澜,眼底全是爱慕,一颗心犹如小鹿乱撞,既迫切而甜蜜地想要得到他的回答,却又害怕他回答的不是自己想听的话。

    在这样矛盾的心理中,她看见君天澜端起一旁的清茶,白皙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那釉红色的冰裂纹茶盏,声音透着漫不经心的慵懒:

    “梅花本是圣洁之物,不该沾染上人的**。太后是觉得宫中无趣,才做出这种无聊的比较吗?”

    无聊的……比较?!

    楚珍的瞳眸瞬间放大,硬生生扳断了自己的半截指甲。

    她眼圈通红地直直盯着君天澜,在他的眼里,自己甚至比不上这些破梅花?!

    这话太过直白和嚣张,在场的人不敢得罪任何一方,只得纷纷别过头,只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而徐太后愣了愣,保养得宜的面庞很快涌上一层怒意,“砰”一声,重重拍了下案几:“国师这是看不起我楚国的长公主?国师哪里来的胆子?!”

    一片诡异的寂静中,楚珍低垂下头,难堪地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紧不慢地饮了口清茶,随即不慌不忙地起身,抖了抖衣袍,朝徐太后略一拱手:

    “此处风景,入不得本座的眼,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过身,毫不留恋地踏步离开。

    楚珍突然站起身,哭着冲他的背影大喊:“是因为沈妙言吗?大人喜欢她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身影顿了顿,却未做任何回答,纹金边的黑色大氅在北风中翻卷飞扬,他走在开满梅花的小路上,很快消失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楚珍哭得厉害,猛地将面前的矮几掀翻在地,大发脾气:“滚,都给本公主滚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不敢逗留,连忙行过退礼离开。

    徐太后满脸心疼,“珍儿乖,你是大楚的长公主,身份尊荣,何必为一个小小国师气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楚珍一急,也不顾身份了,一脚将徐太后面前的矮几也给踹翻,地面一片狼藉,“我就看中他了,我就要跟他在一起!我不管!”

    徐太后往日宠溺她,见她如此,不仅不生气,反而更加心疼,不停地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而楚珍的怒火却蹭蹭蹭地往上窜,伸手指着眼前的大片梅花林:“说什么梅花圣洁,说什么我和这梅花没有可比性,来人啊,给本公主将这片梅林全都烧了!我看它们还怎么圣洁!”

    徐太后瞪向一旁发呆的宫女太监们,冷声道:“没听见长公主的话吗?!还不快烧!”

    宫女太监们连声应是,提火油的提火油,开始到处点火烧梅花林。

    很快,好好的一片梅花林,在楚珍的怒火之中,迅速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君天澜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此时的国师府中,沈妙言静静看着韩叙之,最后忽然端起旁边案几上的一杯茶,直接泼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韩叙之满脸惊讶,不可置信地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:“妙言妹妹,你……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说君天澜不安好心,说他随意哄骗我,可你来这里,又是何居心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起身,将那茶盏丢到雪地里,“拐着弯儿地打探你落榜的缘故,又不停在我面前抹黑他,叙之哥哥,我从前一直觉得你是君子,可我没想到,你竟是这样的小人!”

    她冷笑着,“他即便小人,却也小人得光明磊落!而你……”

    似是再也说不下去,她转身,决绝地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“妙言妹妹!”

    韩叙之急了,上前去抓她的手腕,却被她用力甩开:“你太让我失望了!滚!”

    韩叙之眼睁睁望着她推门跨进门槛,眼中都是惊讶和无措。

    从前的沈妙言,没有这般敏感聪明。

    从前的沈妙言,没有这般凶狠无礼。

    他站立良久,顾明过来彬彬有礼地来请他出去:“韩二公子,既然和沈小姐的聊天已经结束,那么请出府吧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还想过去找沈妙言,顾明伸出手拦住他,虽保持着微笑,可眼底却全是冷然。

    他身为堂堂国师府的管家,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韩叙之失魂落魄地出了国师府,垂着头走下门口的九级台阶,站立良久后,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着大门的国师府,最后茫然地离开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趴在东隔间的小床上,盯着床头,那只青花瓷小碗里的种生草都死光了,可她舍不得丢,一直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趴了良久,脑海之中,“赐婚”两个字始终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最后,她忽然起身,匆匆穿了短靴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暮色四合,天空阴沉沉的,眼见着又是一场大雪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国师府门口,周围十分寂静空旷,门前的两盏大红绉纱灯笼已经亮了起来,散发出朦胧光晕,给这沉沉雪夜带来些许光亮。

    已经入夜,沈妙言有些冷,搓着双手,不停地向街道尽头张望。

    鹅毛大雪不知不觉飘落下来,街上空无一人,寂静得仿佛能够听见落雪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环住双臂,在朱红的大门角落缩成一团,仰着小脸,望向那黑沉沉落雪的夜空。

    雪花落在她的眼睫上,那双猫儿似的双眸中此刻满是乞求,她呼出小小的一团白气: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,自私又霸道,有时候还会白眼狼般地怨国师铁石心肠。可铁石心肠,也有化成绕指柔的一天,而我的毛病,却一点都不曾改过。我知道我配不上他,我知道我比起那些温婉大方有本事的小姐们,是没资格同国师在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透着稚嫩,在空荡荡的静谧街道中,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一顶黑金软轿静悄悄落在台阶下方,君天澜挑开轿帘,就听见那小丫头仰望天空,声音里似乎含着软糯的泪腔:

    “但是,老天爷啊,虽然我千般不好万般不好,也请您一定不要让国师同旁的女子在一起……我愿意改掉身上的坏毛病,我愿意更加用功,变得比那些小姐都优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注视着她,她那么小一团,缩在阴暗的角落,雪花落了她满头满身,那双眼倒映出灯笼的光亮来,像是世上最无邪清澈的明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