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章 不喜欢别人碰小丫头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腊八,再过二十多天便要过年,府中下人们都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临近年尾,朝廷中也愈发繁忙起来,君天澜常常天还没亮就起床去上朝,在宫中议事直到傍晚才回来。

    腊八这日,沈妙言去了药房,系了条素色围裙,便架起火炉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她知国师连日辛苦,想为他做一碗最好吃的腊八粥,叫他也过一过这个节。

    素问坐在椅子上看书,不时抬头看她几眼。这些日子以来,两人倒是亲近许多。

    傍晚君天澜回来,沈妙言的腊八粥也已熬好,便高高兴兴地端回去给他喝。

    两人盘腿坐在软榻上,中间摆着张矮几,上面放了一盆腊八粥和两只碗两双木筷,并几碟清爽可口的小菜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得开心,抬眸见对面的人吃得慢条斯理,不由试探着问道:“国师,今年宫中夜宴,你会参加吗?”

    楚国每年的除夕,都会在宫中承庆殿举办宴会,邀请京中正三品及以上官员携家属参加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而往年,沈妙言都是跟着沈国公夫妇去参加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夹了片冬笋,声音淡漠:“自是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白瓷小碗,犹豫片刻,有点担心地问道:“那,楚云间会不会给你和长公主赐婚啊?上次太后赐婚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瞥了她一眼:“你怎么知道太后赐婚的事?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了口粥,擦擦小嘴,凝视着对面的男人:“韩叙之说的。我那晚,好害怕你会娶她,就跑到门口等你,但是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你说,比起温室中的娇花,更喜欢像我这样野蛮生长的藤蔓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面颊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然地吃着小菜,像是天生的上位者,动作优雅至极。

    “所以,就算楚云间赐婚,你也不会接受的,是不是?”沈妙言问得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,两人视线相撞,沈妙言迅速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他的薄唇便抿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,依旧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的笑容惹恼,夺过他手中的半碗粥,和矮几上的碗碟一同塞进食盒,声音透着不满: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笑的!我不喜欢国师娶楚珍,就是不喜欢!她那样的女人,配不上国师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“砰”的一声,气呼呼地盖上食盒盖子。

    君天澜端起旁边的茶盏呷了一口,有意逗她:“那什么样的女人,配得上本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刹住话,面颊已然呈现出粉红色,轻哼一声,拎着食盒快速往外跑。

    君天澜注视着她的背影,唇角的笑容愈发玩味。

    沈妙言迎着寒风,费劲儿地拎着食盒朝膳房而去,小脸上满是不爽,楚珍那个坏女人,当然配不上国师!

    能够站在国师身边的,只有她沈妙言啊!

    天气愈发寒冷,可衡芜院内却暖暖和和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腿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看书,国师拿了她小金库里的银子,果真给她通了地龙。

    如今房中不烧炭火,也十分温暖,不过倒害得她看书时昏昏欲睡,一天也没看进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晚膳后,拂衣端着剪刀等物过来,朝软榻上的君天澜屈膝行了个礼,正要进东隔间,君天澜忽然开口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拂衣望了眼托盘上的东西,轻声答道:“小小姐刘海儿又长长了,让奴婢过来为她剪短些。”

    刘海儿长长了?

    他回想着,好像小丫头额头那刘海儿的确有些戳眼睛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书册,淡淡道:“东西留着,你退下。”

    拂衣愣了愣,不敢反驳,只得将托盘放到矮几上,掩上隔扇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扯开月门帘,露出个脑袋,一脸凶巴巴:“你为什么不让拂衣姐姐给我剪刘海儿?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把玩着那把缠着红丝线的剪刀,目光落在她的刘海儿上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!”依旧凶巴巴。

    “本座叫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不甘情不愿地挪过去,被他一把拉到怀中,盯着她的刘海儿看了半晌,拿起剪刀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莫名的,不喜欢别人碰小丫头,就算是女人,也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,不如他来给她剪发。

    沈妙言吓了一跳,连忙捂住额头:“国师,你要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剪发。”君天澜说的理所当然,“把手拿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剪刘海儿?”沈妙言满眼都是不相信,小心翼翼地将手挪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,虽然没给人剪过,可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,不就是将那一撮毛剪平齐么。

    他能提剑将铁块削得平平的,把一撮毛剪平齐,算什么难事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信心百倍地抬起剪刀,比了一下角度,面无表情地开剪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睛睁得大大,望着他低垂的眼帘的模样,见他这么认真,心里头倒是多出了几分信心来。

    国师那么厉害,想来剪头发于他而言也不过是小事一桩。

    君天澜先在左边剪了一剪子,又在右边剪了一剪子,仔细看看,觉得好像右边的长些,于是又补了一剪。

    再看看,似乎左边的又长了……

    他不停地剪来剪去,沈妙言只当他细致,便放心地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虽然保持着面无表情,可掌心却不觉渗出了细汗。

    小丫头的刘海儿,似乎被他剪得过短了些。

    他盯着只到沈妙言额头中间的短刘海儿,虽然还是跟狗啃的般参差不齐,可真的不能再剪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静默片刻后,他抿了抿薄唇,放下剪刀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立即睁开眼,圆眼睛里满是期待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挺好看的。”君天澜收回目光,起身抖了抖袍子,“本座出去散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蹦三跳地回到东隔间,对着窗台上的青铜镜一照,原本欢喜的表情,只瞬间就化为了狰狞。

    镜中这倒霉姑娘,是谁?!

    那一头狗啃般的刘海儿,是谁的?!

    君天澜快步行走在屋檐下,很快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:“君天澜,你给我站住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