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章 最吃不得亏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莲澈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咀嚼着这个名字,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苍白清秀却总不卑不亢的脸。

    没想到,小丫头竟然跟那个小鬼玩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在宫中,他帮了我多次。所以国师,若是有机会,请一定要带他出宫,好不好?”沈妙言抬头,一双眼闪烁着点点光芒。

    “也许,他并不想出宫呢?”君天澜注视着前方,“别总和乱七八糟的人来往,那个小鬼,不是你招惹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满脸都是不解,莲澈他不过是个小太监,怎的就是她招惹不起的了?

    难道,他还有别的来历?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君天澜上了国师府的马车,一路往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皇宫门口,早停了无数辆华丽的马车,一些娇娇小姐们跟着自己的爹娘,保持着端庄的姿势,缓步走进皇宫。

    今年除夕宫宴,男女并未分席,所有人经过检查后,都往承庆殿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坐在君天澜身边,悄悄挑了车帘一角,望着外面的人,不禁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这些人需要检查后才能放进宫,还得从宫门一路步行进去。可国师就能坐着马车进去,还无需接受侍卫或者宫女的盘查。

    这,便是权势的好处了。

    宫中处处张灯结彩,面容姣好的宫女们身着崭新宫装,个个面带微笑,端着托盘,提着灯笼,排成队列来来去去。

    丝竹管弦声从承庆殿传出,衣香鬓影,花团锦簇,极尽铺排,整座皇宫充斥着过年的欢乐。

    红艳艳的宫灯在屋檐下挂成一排,冷风中摇曳着,同大殿顶部的白雪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那承庆殿,可马车却往御花园那边去。

    “国师?”她回头,满眼好奇。

    “还有些要事,要和同僚们在亭子里商讨一二。”君天澜淡淡说着,对处理琐事,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烦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佩服他这样的沉静,便也不再追问,只乖巧地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马车在御花园外停下,君天澜让她在车里等着,自己带着夜凛进了园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坐了会儿,就听见外面传来环佩叮当声和不少脚步声,紧接着便有一个傲慢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……她沈妙言算什么东西,不过是罪臣之女罢了,国师大人只是暂时对她有兴趣。等国师大人玩腻了,本公主定要她好看!”

    是楚珍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车窗上,透过黑纱窗帘看去,就瞧见楚珍被一群世家小姐簇拥着,高傲地往御花园走来。

    她今日穿着套斜襟盘扣金色宫装,裙摆绣了大片繁丽的红牡丹,双手挽一条赤红色轻纱披帛。华丽的牡丹髻上,插着凤凰衔珠凤钗,一颗红宝石正好垂在她的额头中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中掠过轻视,这身装扮华贵艳丽至极,可惜,楚珍的气场,撑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像是,非要在一匹毛驴身上,按个纯金马鞍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张敏指着马车,语带惊讶:“这不是国师府的马车吗?看来国师一定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一群贵女纷纷整理起仪容来,唯恐给国师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楚珍则上前几步,瞧见马车中隐隐透出夜明珠的光亮,连忙理了理云鬓,正了正发钗,对着车窗柔声道:“上次梅花宫宴一事,是珍儿唐突了,还望国师大人勿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转变太大,发嗲似的,甜得腻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强忍住大笑的冲动,使劲扣住暖炉,抿住嘴巴憋着不出声。

    楚珍听见里面传出轻微的响动,连忙再接再厉:“国师大人,珍儿对您一往情深,天地可鉴,日月可照!沈妙言那小贱人,哪里配得上您?这世上,能够优秀到站在您身边的女人,只有我楚珍一人啊!我愿意……我愿意嫁给您,一生一世都爱着您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!”

    马车内的沈妙言瞬间笑喷,这真的是那个嚣张跋扈的楚珍吗?!

    楚珍脸色一僵,猛地走过去掀开窗帘,就瞧见沈妙言在里头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她不禁怒火中烧,咬牙切齿地大吼出声:“沈妙言!你怎敢如此戏弄本公主?!”

    她身后的那群小姐们也很想笑,不过碍于楚珍的身份,只得硬生生憋着,几个年纪小的,脸儿都憋红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条斯理地放下暖炉,从马车中钻出来,握着裙摆,一派雍容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屈膝,朝楚珍见了个礼:“长公主殿下,我家国师不在,刚刚那番话,我会原封不动地转告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楚珍气得脖子都红了,一把摘下腰间长鞭,往四周瞟了一眼,“国师今儿个不在这里,沈妙言,明年的今日,就是你的忌日!”

    说罢,正要挥起鞭子去抽沈妙言,却又想起什么,往后退了几步,将鞭子塞进张敏手里,“你去打她!”

    张敏愣了愣,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叫你去就去,废话那么多干什么?!”楚珍不爽,顺手将张敏给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又不傻,若国师大人回来时,瞧见她将沈妙言打得不成人样,肯定会觉得她阴狠毒辣。她才不会傻到给国师留下不好的印象,打人这种事,当然要让旁人去干。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张璃眉尖一蹙,想伸手拉住张敏,可张敏已经提着鞭子上去了。

    她在沈妙言不远处站定,清了清嗓子:“你惹了长公主厌恶,可别怪本小姐手下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说罢,努力挥起手臂,就想去抽人。

    她力气不大,抽出的鞭子软绵绵的,沈妙言轻而易举就避开来,反倒夺了那根鞭子,毫不犹豫地反抽回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小姐们同时倒抽一口凉气,这沈妙言,好大的胆子!

    饶是穿得厚,可那鞭子落在身上可是实打实的,张敏的袄子,被抽出了一道大口子,娇嫩的手臂上,隐约可见一道浅浅的鞭痕。

    雪夜中,陡然爆发出一声尖叫,张敏扑过去就要打沈妙言:“你居然抽我!”

    她实在太过愤怒,以至于扑过去的速度太快,沈妙言稍稍侧过身,伸出一只脚,张敏直接被绊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站在雪地上,望着那些吃惊的小姐们,稚嫩的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:“我这个人,最吃不得亏。断没有站在这里,叫别人白白欺负的道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