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章 残花败柳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此时,宫中大雪初霁,夜风将乌云都吹散了开,露出夜幕上那一轮弯弯新月。

    月光清透,遍洒大地,与琉璃宫顶的落雪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沈妙言出了偏殿,将殿门掩好,抬头望向明月,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莲澈提醒。

    另一边,金珠按照原先计划好的,迅速跑到承庆殿,对着沈月如一阵耳语。

    沈月如愣了愣,随即面作为难之色,转向楚云间,伏在他耳边,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楚云间蹙起眉尖,沈月如低声道:“事关重大,乃宫闺丑闻。陛下认为,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手中杯盏,略显凌厉的眸光从君天澜脸上扫过,见他面无表情,眼中的凌厉逐渐敛去,淡淡道:“皇后统辖后宫,此事由你全权做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目光再度掠过君天澜。

    若真同沈月如所言,沈妙言出了那种事,君天澜不可能坐得如此安稳。

    怕出事的,不是沈丫头,而是……

    沈月如却不知晓楚云间在想什么,听见他这么说,心中十分高兴,连忙道:“陛下放心,臣妾定然处理妥当,不会惊扰这场夜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起身,以“头痛”为名,先行退场。

    金珠正要跟上,徐太后叫住她,细细打听了合欢宫的事,顿时喜上眉梢:“既如此,哀家也当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也起身退场。

    前来参加宴会的都是人精,见皇后和太后相继离开,知晓后宫中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他们面上虽依旧观赏歌舞不动声色,可纷纷在心中揣测,莫非这事和长公主同那位沈小姐有关系?

    沈月如出了承庆殿,想起什么,唇角勾起一抹轻笑,对采秋吩咐道:“去找个小太监,将国师请到合欢宫来。”

    采秋笑着,立即应是。

    沈月如和徐太后一前一后到了合欢宫,却不见楚珍过来迎接。

    沈月如心中奇怪,徐太后却没她想得多,只当沈妙言要倒大霉了,以为能帮楚珍出一口恶气,于是兴冲冲在金珠的带领下往那偏殿冲:

    “那臭丫头,当真以为有国师为她撑腰,就能同珍儿作对了!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!”

    一路说着,便到了那偏殿,还未推开门,就听得里面传出男女欢·爱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心中大快,若是那沈妙言被人糟蹋了,向来国师便也不会再同以往那般宠爱她。到时候,捏圆搓扁,还不是由珍儿说了算?

    沈月如却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,若是得手,按照楚珍的性子,早该迫不及待出现在她们面前,将事情大肆宣扬,怎的到现在为止,都没见她人?

    她不由冷声问金珠:“你家主子呢?”

    金珠也有些奇怪,说道:“长公主殿下遣奴婢去跟娘娘报信儿,说她会在偏殿门口等着,可是……莫非,公主是去用晚膳了?”

    沈月如两道秀眉紧皱起来,目光落在紧闭的隔扇上,从那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似乎有些,耳熟……

    而徐太后完全没有沈月如的顾忌,伸手就去推门。

    沈月如的瞳眸瞬间放大,“母后,别推门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徐太后已经抢先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内,正上演着一出活春宫,一男两女白花花的身体交织在一起,满屋弥漫着情·欲的味道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沈月如随后一步进来,一眼就看到楚珍尚带春色的脸。

    拢在大袖中的双手骤然发力,金色甲套深深嵌进了白嫩的掌心,那张端丽的面容上,此刻写满了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怎么会,怎么会这样?!

    她知道楚珍的计划,那计划虽然算不上高明,可沈妙言手无寸铁,应该是很好对付的,怎么最后倒霉的却是楚珍?

    她那双剪水秋眸中全是愤怒,紧紧盯着楚珍,这个长公主,空有美貌和地位,却一点都不中用!

    而徐太后呆呆望着床上的女人,最后尖叫一声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跟在她身后的嬷嬷连忙抱住她,屋中顿时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床上,沉浸在欲海中的三人回过神,楚珍迷茫地望着四周的一切,想起自己跟人做了什么,顿时拿被子拥住自己,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脚将侍卫和宫女踹下床:“你们两个畜生,怎敢把主意打到本公主头上?!”

    两人也慌得不行,跪在地上,那侍卫不停解释:“公主之前喂了属下催情之药,属下却遭沈妙言暗算。再后来,再后来那药物发作,属下就,属下就……”

    他吓得要死,抱着自己的衣裳,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徐太后悠悠转醒,哭着冲到床边,将楚珍抱着:“我可怜的女儿啊,这可如何是好啊!”

    她的珍儿还未嫁人,出了这档子事,将来该如何是好?!

    沈月如眸光冰冷,“母后,若想为珍儿隐瞒,那么这些人,就都留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满屋子的宫女嬷嬷都吓了一跳,连忙跪下来讨饶,徐太后声音发狠,目眦欲裂:“就照你说的做!还有沈妙言,哀家要她挫骨扬灰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楚珍嚎啕大哭起来:“母后,儿臣这副身子,将来该如何嫁给国师大人?!母后,国师大人定是不肯娶我了!”

    她哭得伤心极了,徐太后连忙将她拥在怀中,柔声安慰:“好珍儿,母后这就为你和国师拟旨赐婚!珍儿莫慌!”

    “多谢母后……”楚珍哭声小了些,抬手抹了抹眼泪,眼睛里都是喜悦,随即又有些凝重,“可是,如果他不同意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能娶哀家的女儿、楚国的长公主,乃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!谢恩都来不及,怎敢不同意?!”徐太后冷哼一声,“这楚国,但凡哀家下的旨意,谁敢说不同意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殿门陡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:“我敢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望向门口,沈妙言跨进门槛,尚还带着孩子气的小脸上,此时遍布寒霜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明明很小只,可是站在那里的气魄,竟然完全震慑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冰凉的视线扫过楚珍,红润精致的唇角微微翘起:

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,本小姐可是奉太后之命,过来跟你道歉的。不过中间走岔了路,所以晚到了几刻钟,怎么你就搞成了这副模样?啧,你还想嫁给国师,国师才不会娶你这样的残花败柳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