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7章 皇家颜面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此时月光清透如水,遍洒大地,同满地落雪相映成辉,一望无垠都是洁白。

    亭台楼阁的檐角下挂着数盏红绉纱灯笼,与庭中白雪相衬,显得绮丽而又凄艳。

    莲澈默默跟着沈妙言走进衡芜院,眼角余光瞥见庭中那一大一小两个雪人,一双眼不禁多了几分深沉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窗下的软榻上,偏头就瞧见沈妙言带莲澈进了东隔间,声音还透着欢喜:“这就是我睡觉的地方,莲澈,你晚上同我一起睡吧!”

    君天澜修长的五指扣紧茶盏,狭眸中掠过一丝杀意,还未发作,就听见冷淡的声音响起:“男女七岁不同席,沈妙言,你矜持些。”

    狭眸微微眯了起来,这话虽然也是他想说的,可为什么从那小鬼嘴巴里蹦出来,听起来就这么讨厌?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让拂衣姐姐给你准备一间厢房。还有你身上这套衣服,也该换掉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角余光看去,沈妙言带着莲澈径直走出去了,她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笑容,眼里都是那个小鬼。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茶盏重重搁到矮几上,“夜凛。”

    夜凛迅速出现,察觉到自家主子心情不好,连忙拱手道:“主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君天澜右手肘撑在矮几上,以手扶额,一只脚慵懒地踩到软榻上,半眯着眼:“咱们国师府,不养闲人。”

    夜凛瞬间领会他的意思,立即应是,很快便去办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兴冲冲地帮莲澈安排好厢房,等他洗完澡换了衣裳,又同他说了好一会儿子话,见天色实在太晚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    她哼着小曲儿回到衡芜院,一只脚刚跨进门槛,就听见冷漠的声音响起:“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过头,看见君天澜在软榻上看书,一派慵懒闲适,于是连忙跑过去,“国师,莲澈他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突然歪过头:“国师,你的书拿倒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颊一烫,随手将书扔到矮几上:“本座偶尔会锻炼一下倒着认字的能力。一些特殊情况,是需要倒着看字的。”

    他才不会说,他其实一直在等她回来,直到听见她的脚步声,才连忙装作看书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国师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沈妙言由衷称赞,随即趴到他身边,“国师,你教莲澈功夫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君天澜直接回绝,内心更加讨厌那小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沈妙言睁着大大的圆眼睛,“莲澈他骨骼清奇,乃是练武奇才,将来一定会帮上国师忙的!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下脸:“你是不是觉得,本座每日都很空闲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爽地冲他扬了扬拳头,轻哼一声,爬起来回了自己的东隔间,还不忘将帘子拉得紧紧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合欢宫偏殿。

    楚云间过来的时候,偏殿里的丫鬟嬷嬷等跪倒一片,哭声震天。

    他撩起袍摆,在桌边的圆凳上坐了,俊逸清秀的面庞上,是不加遮掩的凌厉:“皇后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连忙上前,将事情细细说了一遍,只省略掉楚珍想害沈妙言那一部分。

    楚珍拥着被衾坐在床上,双眼红肿,楚楚可怜地望着楚云间:“皇兄,您要为珍儿做主啊!”

    虽然她素来畏惧这个哥哥,可到底是她亲哥哥,总不至于偏袒沈妙言那个外人吧?

    徐太后也抹着泪,眼中俱是狠意:“皇儿,这事,都是沈妙言那丫头一个人的错,便是判她凌迟,都是轻的!”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腰间佩玉,阴冷的视线扫过偏殿中的所有人,薄唇勾起一抹冷笑:“看来这宫中,竟无人将朕放在眼里了。李其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李其上前,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,将今夜的事件原原本本道来,连带着楚珍和沈月如勾结妄图谋害沈妙言之事,也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殿中寂静,烛花一朵朵淌落,他们都呆呆望着坐在圆桌边那个身着龙袍的年轻皇帝,他,居然什么都知道?!

    诡异的安静之后,楚珍突然嚎啕大哭:“纵是如此,也是那沈妙言有错在先!我是金枝玉叶、天家帝姬,弄死她一个罪臣之女,算得了什么?!皇兄摆这样大的阵仗,可是要为那贱人出头?!”

    她抹着眼泪,眼中都是怨毒:“皇兄可是后悔了?后悔放弃了沈妙言?皇兄根本就不爱皇后嫂子,皇兄想要沈妙言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这话太过大胆,跪着的宫女等人倒抽一口凉气,以头贴地,战战兢兢,唯恐一个不慎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沈月如站在一旁,一双剪水秋眸怔怔凝视着楚云间,尽管楚珍蠢钝,可刚刚所言,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陛下他,后悔了吗?

    而楚云间垂下眼帘,慢条斯理地呷了口李其奉上的茶水。

    再抬起眼帘时,那双瞳眸中都是平静。

    他放下茶水,站起身,缓慢地走到楚珍跟前。

    众人屏息凝神中,他抬手,一巴掌甩到楚珍脸上。

    楚珍捂住脸尖叫一声,瑟缩在徐太后怀中,惊恐地望着楚云间,素日里的嚣张跋扈,统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徐太后紧紧搂着她,即便心疼,可是面对如此强势的儿子,也只有唯唯诺诺的份,不敢乱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楚云间居高临下,双眸中毫无感情:“朕给你两条路选,第一,嫁给李迁。第二,自刎以证清白,维护皇家颜面。”

    李迁便是跪在地上的那名侍卫,此时的他脸色煞白,浑身发抖,一双眼紧盯着楚云间的鞋履,只恨当初为何会进了合欢宫,为楚珍当差!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死,”楚珍的眼泪犹如断线的珠子,声音几近沙哑,双手抱紧了徐太后,“我不愿意死……”

    徐太后摸了摸她的脑袋,犹豫着看向楚云间:“皇儿,这一次,不如,就算了吧?你皇妹贵为长公主,怎能嫁给区区一个侍卫?”

    楚云间的薄唇扯开一抹绝情的笑,“母后以为,君天澜安插在宫中的人,都是摆设吗?即便杀了这满殿的人,他也能有办法,让今晚的事迅速在京城中扩散开。到时候,皇家颜面何存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