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8章 和国师守岁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楚珍哭得越发厉害,惹得徐太后心疼不已,十分为难地说道:“就不能想个办法瞒过去吗?珍儿她,可是你的亲妹妹啊!”

    楚云间眉梢眼角仿佛浸润了霜雪,面无表情地转身往殿外而去:“要么嫁,要么死。”

    他跨过门槛,夜风将他明黄色的龙袍吹得翻卷起来,愈发衬得他宽肩窄腰,身姿修长。

    屋檐下,暗红色的灯笼光打在他的肩膀上,他束发的盘龙金冠闪烁着妖异的光芒,像是世上最沉重的一顶发冠,像是世上最冰冷的纯金。

    他消失在众人视线中,殿中静默了几瞬,楚珍才重又嚎啕大哭,跳下床,一脚将李迁踹到在地:“都是你!若非你无用,我何须嫁给你这个废物!”

    说罢,直接抽出挂在墙上的宝剑,拼了命般捅向李迁的胸口。

    沈月如连忙示意嬷嬷们上前拉住她,好言劝道:“就算他死了,以陛下的性子,为了维护皇家颜面,定然会将你送进寺庙,青灯古佛,了此一生。珍儿,切勿冲动!”

    楚珍扔掉剑,转身趴在床上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殿中人面面相觑,沈月如将在场的人都狠狠敲打了一番,这才放他们走。

    等终于忙完合欢宫的事,沈月如乘坐轿辇往凤仪宫而去,长长的金色甲套扶着额头,眉宇间多了一丝疲倦。

    采秋提着灯笼,在一旁看得分明,不由说道:“娘娘不必烦恼。长公主这颗棋虽然没发挥到用处,可到底还不算是颗废棋不是?将来拾掇拾掇,还是能为娘娘所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。”沈月如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周身都是戾气,“本宫烦的不是楚珍,而是沈妙言那丫头。早知她今日会对本宫造成这样大的威胁,当初就该加把火,送她和沈国公府一同上断头台!”

    轿辇沿着空无一人的巷道,缓缓往凤仪宫而去。

    朱墙碧瓦都积了白雪,冷风拂过,远处无数红艳艳的宫灯摇曳生辉,可于沈月如而言,这宫道却是凄冷的。

    采秋试探着说道:“后宫女子,大都是及笄了的。陛下既然独独对沈妙言青眼相待,莫非,陛下偏好幼女?若是如此,咱们府中的那位庶小姐,娘娘倒是可以弄进宫来,好帮娘娘固宠。”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之后,沈月如裹了裹斗篷,冷笑道:“本宫如今,还没沦落到需要旁人帮忙固宠的地步。这种话,莫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采秋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国师府中,沈妙言趴在床上,听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炮竹声,才想起今夜是除夕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从荷包里掏出那颗青鱼珠,左右看了看,这珠子比七彩玲珑珠小了一半,隐约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,约莫的确是个宝贝。

    她完全把这珠子看做是自己的战利品,正好栽种生草的小碗空了,便将那颗珠子丢进去,自己穿鞋下了床。

    今夜是除夕,不能这么随便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掀开月门门帘,见君天澜还在灯下看书,便自个儿跑去小厨房,挑了一只超大的食盒,开始装装拣拣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然知道她跑出去了,于是特地叫夜寒过去看看她在干嘛,知晓她只是去了厨房,而不是去看莲澈,便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沈妙言抱着食盒,费劲儿地进了屋子,“哐当”一声,将那食盒放到软榻上。

    她一手扶着软榻,一手给自己扇风:“真重!好累好热啊!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手中书卷,就瞧见她冲他龇牙一笑,随即低头,将一盘盘食物从食盒中取出:“宫里那场夜宴,我都没吃到什么东西。除夕这样的节日,还是在自己家里过才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府什么时候成你家了?”君天澜有意逗她。

    “国师在的地方,就是我的家。”沈妙言笑容狡猾,将一大盘苹果摆在矮几中央,“苹果,寓意来年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挑眉,又瞧见她取出一大盆米饭,由白色的大米和黄色的小米一起煮成。

    “这呢,叫做金银饭,寓意来年金银满盆。”沈妙言说的头头是道,又取出一只点心匣子来,里头盛了各色各样的糕点。

    “这又作何解?”君天澜心情颇好,下意识地,直接将她抱到怀中。

    她的小身子软软的,香香的,抱着很舒服。

    沈妙言僵了僵,随即伸手拈了颗枣子:“吃枣,寓意春来早。柿饼,寓意事事如意。这个杏仁,寓意幸福人生。还有长生果,寓意长长久久!”

    说着,“咯嘣”一口,咬了那颗青枣,只觉唇齿间都是枣香和清甜。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抿着笑,目光落在匣子角落的年糕上,伸手拿了一片,举到沈妙言面前:“那么,年糕寓意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年糕……”沈妙言拿帕子擦了擦小嘴,灵动的圆眸一转,“当然是祝福国师步步高升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君天澜唇角的笑容多了丝腹黑,将手中的年糕凑到沈妙言唇边,在她耳边呵气如兰,“年糕,是希望小孩子,来年长高高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一红,“国师嫌弃我矮?”

    君天澜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笑话,又羞又恼,于是狠狠咬了一大口他手中的年糕:“我可是好心来跟国师守岁的,国师缘何嘲笑我?哼,国师如此刻薄腹黑,当心以后没人陪你守岁!”

    “没人陪本座,本座就把你捉来陪。”君天澜不以为意,将年糕又往她唇边凑了凑,“快吃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晚上在宫里就没吃东西,若是要长个子,自然不能饿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口小口咬着,快吃完时,却不小心咬到君天澜的手指。

    远处有爆竹声传来,屋内寂静,君天澜注视着她红润的小嘴,瞳眸幽深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松了口,不以为意地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便剥了颗杏仁递给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接过,蹙着眉头,目光扫了眼指头,那里还残留着细细的贝齿印记。

    小小的,很可爱。

    他拿了帕子,将手指上的口水擦干净,心里却并不厌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