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章 闹脾气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说罢,老神在在地背着手,蹦跳着离开。

    沈连澈站在原地,好半晌都没从脸红状态回过神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夜寒将花园里的对话,一字不落全都回报给了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今日穿了象牙白的袍子,系着浅金色如意纹封腰,外面罩一件紫棠色的宽松外裳,长发只用一根黑玉簪松松挽起。

    那冷峻而精致的五官透着妖冶,这么慵懒地靠坐在软榻上,看起来光华耀目至极。

    “……沈小姐还说,莲澈的那个,还很小,被看了……也没有损失……”

    越往后说,君天澜的脸就越黑,夜寒战战兢兢说完,就听见他低低笑了起来:“偷看男人洗澡?很好。”

    夜寒双腿发抖,见君天澜做了叫他退下的手势,忙不迭撒丫子跑了。

    沈小姐啊,您要是被主子责罚,可千万别怨恨我。

    主子叫我随时照看你,你的一言一行都要回报给他,我也是没办法啊!

    他想着,提前为沈妙言默哀了一阵,便风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过了不久,沈妙言提着食盒回到衡芜院,小脸上都是兴奋:“国师,正月初一早上要吃水饺的哦!这是荠菜瘦肉馅儿的,可好吃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将碗筷摆好,抬头却见对方一身煞气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不知他为何生气,于是笑着夸赞道:“国师这身新衣裳真好看!国师坐在这里,就跟天上的神仙下凡似的,把满屋子都照得蓬荜生辉了!”

    “本座不是夜明珠。”君天澜冷声。

    夜明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语噎,又凑到他面前,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挥了挥:“国师,你到底怎么了?大年初一摆这样的脸色,不吉利啊!”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,她的腕骨很细,他轻而易举就握在了手心:“听说,你偷看那小鬼洗澡?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动,瞧见君天澜那双狭眸眯了起来,周身的煞气愈发凝重可怕。

    她的手腕被握得生疼,试着想要挣出来,却只是徒劳,最后蓄出两个眼泪泡:“国师,疼……”

    这软糯的声音激不起那人的怜惜,君天澜盯着她那双无辜的圆眼睛,实在觉得火大,直接粗暴地将她推倒在地:“滚!”

    沈妙言跌坐在地,呆呆望着这个突然之间就发怒的男人,张开嘴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呆愣片刻后,她也恼了,一脸冷酷地站起身,将桌上的水饺收进食盒,拎着食盒便气冲冲往外走。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看她的背影,眉宇之间戾气更重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对方根本不搭理他,只横冲直撞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给本座滚回来!”

    他把手边的茶盏砸了出去,怒吼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而不闻,大步跨出了门槛。

    屋中寂静下来,君天澜摩挲着指间扳指,坐了会儿,最后还是起身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脚步极快地往小厨房跑,君天澜追了她许久,终于在半道将她拦住,从后面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给拉回来:“你还有脸闹脾气?!”

    周围路过的侍女见此情景,纷纷回避了,一时间屋檐下只剩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圆眼睛中含了泪,却倔强地不肯叫它们落下来:“我若有错,国师大可直说,何必推我?!”

    说着,努力挣开他的手,抱着食盒,低头站在那里,眼泪终于落了下来,在紫檀木食盒顶上晕染开一朵朵泪花。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地看着她,她看起来还很小,甚至未及他胸口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很娇气,白嫩的手腕上,鲜红的指印十分明显,那是他刚刚留下的印记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低着头掉眼泪,看起来委屈又可怜。

    刚刚胸腔中那股莫名其妙窜上来的怒火被这眼泪浇灭,他在她面前蹲下,接过那食盒放到地上,伸出手,面无表情地给她将眼泪擦干净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擦泪的动作,却叫沈妙言哭得更加厉害,哭得小脸通红通红。

    君天澜怎么也擦不干净那眼泪,最后放下手,凝视了她半晌,忽然起身将她拥进怀中。

    这个拥抱来得很突然,沈妙言愣了愣,就感觉到一只大掌轻轻抚摸她的头发:“对不起,刚刚对你凶了些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颊贴着他的衣裳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是第一次推她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心软的人,苦头吃一次就够了,这一次,不想轻易原谅。

    见她没声音,君天澜捧起她的小脸,端详片刻,那张冷峻精致的脸流露出一抹无奈的表情:“不肯原谅本座?”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不语。

    君天澜轻轻叹了口气,大掌覆在她的发顶上,只觉哄这一个小姑娘,比对付千军万马还要困难。

    再想想楚云间后宫中的那三千佳丽,也不知他是怎么在女人中间维持平衡的。

    他一手拎起地上的食盒,一手牵了沈妙言的手,转身往衡芜院而去:“这里冷,咱们回去吃饺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着头,由他拉扯,眼睛里都是漠然。

    终于回了衡芜院,他将食盒放到软榻的矮几上,那两碗饺子早糊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坐到榻上,将沈妙言抱到他的大腿上,便亲自拿筷子夹起一只尚还完整的水饺凑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本不想吃,可他极有耐心,大有她不吃便不收回筷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一脸不情愿地咬住那只水饺,慢吞吞地吃了,君天澜便又夹起一只送过来。

    一碗饺子下肚,沈妙言撑得不行,一时没收敛,直接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,很努力地想憋住笑,却还是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只觉脸上火辣辣的,瞪着君天澜,俨然是炸毛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咳嗽一声,轻手轻脚将她抱到软榻上坐好,自己端了饺子吃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看着,即便饺子碎成了渣,可他吃东西的姿势仍旧优雅。那饺子其实早已放凉了,可他像是察觉不到般,只淡然地享用着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他身上那些伤疤,国师,过去一定吃过很多苦头。

    可那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他不该粗鲁地推她的。

    等君天澜吃完饺子,顾明急匆匆进来禀报:“主子,宫里派人送了东西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