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5章 笑渐不闻声渐悄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入夜之后,瑶雪宫。

    安似雪坐在软榻上,漫不经心地绣一枝桃花,“找你来,并非是为了把平安脉。”

    站在她跟前的男人,周身透着书香气息,儒雅俊美,正是白清觉。

    他身着太医院服制,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,温和的面庞上,带着浅浅笑容:“安嫔娘娘有事,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一针一线地绣着花,声音平静:“我知你是国师的人,想来,你同他,有着特殊的传信方式。我希望,你也能替本嫔传递些消息,给妙言。”

    白纱帷幕被夜风吹得晃动起来,寝宫之中并无他人,静谧安和。

    “娘娘想要告诉她什么?”

    白清觉注视着安似雪的侧脸,这个女孩子的相貌只是中上,却偏有一身欺霜赛雪的肌肤,再加上那根根傲骨和世家贵女的风范,称之为大美人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他想着,便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安似雪听见笑声,抬起头,不悦地蹙眉:“白太医,在本嫔面前,注意你的仪态!”

    明明是厉声呵斥,可白清觉一点都不怕,只抿着嘴笑。

    安似雪气恼起来,态度极差地开口:“为本嫔转告妙言,就说,长公主似是有孕,应是那名侍卫的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不由挑眉:“就这?”

    安似雪剜了他一眼,没理他,只低头继续绣花。

    白清觉欣赏了她片刻,忽然俯身凑到她面前,声音压得很低: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……”

    安似雪猛地抬头,两人视线相撞,谁都没有笑。

    对视片刻,白清觉行了退礼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安似雪盯着他的背影,声音极轻:“白太医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顿住步子,冷冷清清的声音自背后响起:“那些事情,希望你我,都能忘掉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多虑了。微臣,绝不会打搅娘娘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潇洒地跨出了门槛。

    安似雪端坐许久,低头看向绣绷上的那枝桃花,喃喃自语: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……”

    那枝桃花栩栩如生,像是将即将到来的春天。

    她低头,咬断了绣绷上的丝线。

    白清觉走到院子里,回头望了眼寝宫,那个纤瘦少女的身影被灯火映在木窗上,明明灭灭,仿佛只是幻象。

    早在安似雪入宫前,他们就已认识。

    而他在瑶雪宫为她治疗胭脂红毒时,就知道她已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因为她要背负的,不止是她的命运,还有整个安家。

    就像她曾经说过的,她的人生是一叶渺小的孤舟,在广袤的大海上,绝不能行错方向。一旦偏离轨迹,等待她的,就是海上那可怕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她的决心,他都明白的。

    他和她过往的一切,将成为秘密,被时光永远掩埋。

    从她站上紫阳山狩猎场的舞台,为楚云间献上那支梳妆舞,他就知道,以后,她会是后宫的安嫔娘娘,而他,依旧是太医院那位不问世事沉迷医术的白太医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生,注定南辕北辙。

    白清觉缓步走出瑶雪宫,望着路旁积雪的梅花,脑海中蓦然闪现他们相识的情景。

    薄唇微翘,他露出一抹温厚的笑容,拎着药箱,像过去无数次走过这条路的模样,平静地离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

    翌日,国师府。

    今日早膳中,多了一道红糖鸡蛋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桌上,盯着那只白瓷大碗,里面盛着红糖水、荷包蛋、红枣、枸杞等物,看着就很有营养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,光是看着就感觉甜得能掉牙,一定不好吃。

    她嫌弃地将那碗推得远些,“国师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正优雅地享用一碗面,望了眼那红糖鸡蛋,淡淡道:“这是素问专门为你做的,你不是来小日子了?说是能补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爆红,她是来了小日子不错,但是能不能不要在大庭广众下说出口?

    好丢人啊!

    她悄悄望了眼周围侍立的丫鬟,又将那碗往君天澜面前推了推:“国师,我觉得你那碗面看起来好好吃,咱们换换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君天澜淡漠地说着,搁下筷子,一碗面已经见了底,“快吃,吃完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精打采地将那碗红糖鸡蛋捧到自个儿跟前,嗅了嗅味道,感觉也不是太糟糕,这才试着去吃。

    她勉强吃了小半,实在是甜得发腻,一双圆眼睛巴巴儿地瞅着君天澜,见他一副不吃完不许走的模样,只得硬着头皮,将红糖鸡蛋给吃光。

    两人坐了辆不起眼的马车,一路往长街而去。

    拐过无数街角,行人渐渐稀少,最后那马车停在一间老旧的古董铺子门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跳下马车,隐约记得,这是国师第一次带她来的地方,好似顾钦原就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她进去,踩着木质楼梯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只见房中一尘不染,顾钦原身着白衣,正跪坐在蒲团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掩上门,君天澜已经在他对面跪坐下来:“我听容战说了才知道,除夕那晚,你的旧病又发作了?你不该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已经抑制住。”顾钦原挽袖,为他斟了杯茶,“如今楚云间很信任我,他在朝中的部署,我已经接手了大半。元宵那晚,对你的刺杀行动,便是我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起茶盏,“虽得了他的信任,可凡事,仍需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表兄放心就是。”顾钦原说着,目光掠过沈妙言的脸,想起什么,又道,“那件东西,容战没办法从晋宁王妃手中得到线索。据我的人调查,晋宁王妃似乎将那条线索藏了起来,正和容战交涉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偏头看见沈妙言舔嘴唇,便将手中的茶盏递到她手上:“容战他,不会轻易让步。此事可徐徐图之,不必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楼下掌柜的在外面敲门:“主子,白太医到了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很快被领了进来,他望了眼顾钦原的面色,放下药箱为他把脉,“比前些日子好多了,切记,绝不能再碰酒。否则,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。我为你开个养身的方子。”

    他拿了笔墨纸砚到矮几上,写了几行字,又望向沈妙言,笑容温厚:“对了,你安姐姐让我给你捎几句话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