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章 对国师吹枕边风(上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此时的合欢宫中。

    帷幕低垂,楚珍躺在床上,徐太后坐在绣墩上,正紧张地望着白清觉。

    白清觉收回把脉的手,温厚儒雅的面庞上,流露出些许担忧:“太后娘娘,长公主殿下她,有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徐太后和楚珍同时大喊,脸上俱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已有半个月了。”白清觉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半个月?”

    楚珍呢喃出声,目光很快落到大殿角落的李迁身上,伸手摸了摸平坦的腹部,杏眼中都是彷徨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和沈峻茂有了婚约关系,如今这个孩子,来得太不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眼底划过一抹狠意,她开口道:“白太医,你赶紧为本公主开一副落胎的方子。今晚之事,不准透露半个字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清觉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,“长公主这一胎,胎像并不稳定。若是强行落胎,恐怕会伤及根本。不止以后再无怀孕的可能,而且也会导致长公主身体虚弱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楚珍和徐太后同时瞪大双眼,满脸都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徐太后皱起眉头,望向楚珍,有她护着,珍儿有没有子嗣根本没有关系的,大不了从妾室那里抱一个抚养。

    可是,若落胎会导致珍儿身体虚弱,那么便万万使不得了。

    楚珍满脸愁容,“母后,我总不能几个月后,大着肚子嫁给沈峻茂吧?”

    徐太后眼中闪过凶光,抬手摸了摸她的手:“珍儿放心,母后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、平平安安嫁给沈峻茂的!”

    白清觉静静看着这一对抓狂的母女,暗自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说危险她们就信了,也不找其他太医过来复诊确认。

    这样的脑子,若非楚云间护着,估计早就不知道在后宫中死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楚云间登基之前,将这对母女弄到扬州国安寺去祈福,大约,是怕她们打乱他的大计吧?

    他想着,很快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天气晴好,院中的积雪被侍女们扫走了,院墙角落有不知名的小草探出嫩芽,像是昭示春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拄着拐杖,系着银狼毛斗篷站在屋檐下,独自呆了一会儿,觉得无趣,便拄着拐杖,一瘸一拐地沿着抄手游廊往花园走。

    花园的湖面结着薄薄的一层冰,几树梅花悄然盛放,白色与红色相得益彰,这景色看起来明净而不失艳丽。

    她独自走着,前头有几个小侍女正在清理杂草,刚冒出头的嫩芽儿,被铲子纷纷除了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了会儿,不知怎的,有些心疼,便开口道:“这些草不用管了,等长高些,再来除吧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小丫鬟转身见是沈妙言,连忙行礼称是,又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地面的小草,它们一小棵、一小棵的,嫩绿中还透着鹅黄,看起来就很柔嫩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姐,怜惜幼草。”

    一道柔婉的声音响起,沈妙言偏头看去,只见身着一袭碧色长裙的少女正盈盈而立,一张鹅蛋脸透着清丽婉约,漆黑的瞳眸像是两汪春水。

    这个少女,总能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不禁笑了笑:“阿沁?许久没见你了,你在哪里当值?”

    “奴婢依旧负责打理嫣然阁呢。”阿沁凝视着沈妙言,笑容温婉,“小姐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得颇有些不好意思,又抬头悄悄望了她几眼,心里实在是很喜欢她,便想着,等晚上国师下朝回来,求他把阿沁弄到衡芜院来。

    阿沁见她出神,便走上前,为她系好斗篷的系带,“奴婢总以为,这世上大约不会再有人喜欢这些杂草了。看着它们被铲掉,总觉得十分可惜。没想到,小姐和奴婢竟是一样的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了眼地上的嫩草芽儿,轻声道:“比起枝头的繁花,它们似乎,更值得人喜欢和怜惜呢。”

    因为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钻出坚硬的重重冻土,在这样寒冷的时节出现在这个世界上,在寒风中努力添上自己的色彩,多么不容易。

    阿沁摸了摸沈妙言的脸蛋,笑道:“在奴婢看来,小姐也是叫人喜欢和怜惜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望了眼日头,颇为惋惜道:“时辰不早,奴婢该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着她离开,对她的喜欢又多了一层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虽然对她好,可终归是国师的人。

    她也很想要,培养自己的势力……

    晚上,在花厅用晚膳时,沈妙言简单地跟君天澜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君天澜吃着菜,面庞冷峻:“除了她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只想要她。”沈妙言抱着碗,小脸上都是认真,“国师每日早出晚归,没人陪我玩,我很孤单。”

    “玩?”君天澜抬眸瞟了她一眼,“若是空闲,就去跟素问学医术。本座不想再听见,你说‘玩’这个字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内心颇感无力,只得眼睁睁看着他净手后离开。

    她用完晚膳,独自走出花厅,在府里的游廊中溜达了一圈,看见两个侍卫从不远处走过去:

    “……听闻,晋宁王爷为晋宁王妃将醉仙楼重新翻修了一遍,据说,比之前更加奢华大气。”

    “啧,都说晋宁王夫妻感情不好,这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嘘,我告诉你,你可别告诉旁人啊!常常来咱们府里的那位花公子,他与晋宁王妃乃是青梅竹马,后来因爱生恨,那醉仙楼,就是他带人砸的。后来不知道怎么的,晋宁王夫妻的关系突然就变好了,晋宁王才会出巨资,翻修醉仙楼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肯定是晋宁王妃,晚上在床上,跟晋宁王吹枕边风啦!哪个男人能受得了枕边风?!”

    两个人笑得猥·琐,很快就走远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靠在游廊的柱子后面,晋宁王夫妻和好?

    那花狐狸,一定很伤心。

    她想着,又不由自主想到“枕边风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枕边风,男人,都受不了吗?

    圆圆的瞳眸中满是狡猾,她笑得腹黑,拄着拐杖,得意洋洋回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君天澜用了晚膳才回来,沈妙言罕见地殷勤,不顾腿伤,巴巴儿地要为他更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