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0章 若我为你死上一次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楚云间说完,将茶盏放到矮几上,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陛下,”安似雪忽然出声,注视着他的背影,“陛下当初毁了与沈国公府的婚约,那么如今,又何必再和妙言纠缠不休?”

    楚云间微微侧头,笑容冷漠:“安嫔,既是后妃,便该知道说话的分寸。刚刚那些话,朕不想再听见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安似雪垂下眼帘,陛下对妙言起了心思,只怕不能为妙言带来任何好处,反倒,会让她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。

    此时的凤仪宫,沈月如躺在乌木雕花贵妃榻上,乌黑的秀发铺散了整个枕席,看起来十分秀美动人。

    一旁有小太监细细将瑶雪宫的事说了来,“……后来国师大人带着沈妙言离开,没过一会儿,陛下也出来了。说起来,沈妙言进宫,似乎是陛下的口谕呢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闭着双眼,脑海中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昨晚,陛下与她百般恩爱,一度让她以为,陛下回心转意,心中还是有她的。

    可怎么转眼,就又叫那个小贱人入宫?

    陛下果然喜欢沈妙言吗?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问道:“安嫔怎么说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笑嘻嘻的:“陛下并未在瑶雪宫歇下,安嫔娘娘似乎也未挽留。奴才估摸着,安嫔娘娘该是知道,陛下心中有沈妙言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沈月如冷哼一声,抬手示意那小太监退下。

    今夜,御书房中的灯点了一宿。

    楚云间批着折子,脑海之中,沈妙言的模样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他搁下笔,望了眼外面的沉沉夜色,眼底流露出一抹轻笑,既然她逃避他,那他就去追好了。

    等追到了,他要将她牢牢禁锢在身边,不准她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日,沈妙言正在东隔间酣睡,拂衣匆匆进来,说是圣旨到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打搅了好眠,恨不得将楚云间拖过来揍一顿。

    耐着心听李其宣完旨,她撕了楚云间的心都有了,只因楚云间又叫她进宫陪安姐姐!

    陪陪陪,到底是陪安姐姐,还是他又想出了新花样整她,鬼才知道!

    她眼珠一转,望向李其:“国师去城中办事了,我没有马车,进不了宫。”

    李其皮笑肉不笑:“沈小姐,圣上体恤您辛劳,早已派了车驾在外面候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头一跳,暗自问候了楚云间祖宗十八代,接着一手扶额,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声,斜睨向他:“我昨夜染了风寒,怕过了病气给安姐姐,你替我告诉楚——”

    “陛下早有吩咐,说是现在天气尚还寒凉,怕沈小姐身子娇弱受不得来回颠簸,就让奴才顺道请了位太医过来,替沈小姐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李其一甩拂尘,身后已然走出位太医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椅子上,轻轻吁出一口气,沉默半晌,起身道:“你家主子考虑得还真是周全,领路吧。”

    李其笑了笑,抬手道:“沈小姐请。”

    等到了皇宫,一顶软轿,直接将沈妙言抬进了乾和宫。

    她万般不乐意来这个地方,盯着坐在书案后处理奏章的楚云间,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:“楚云间,你既忙着,那还是赶紧送我去安姐姐那儿吧,或者送我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忙?”楚云间搁下朱砂笔,雅致的面庞上,笑容温和,“你在这里,朕又怎会忙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生气,“楚云间,别忘了,咱们是不死不休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为你死上一次,咱们从前的恩怨,便都一笔勾销,如何?”

    早春的暖阳从雕窗投洒进来,年轻的帝王身着月白底绣金龙的长袍,含笑坐在龙案后,眉梢眼角都是鲜有的温和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站在御阶下,一身素色衣衫,稚嫩的脸儿尚还长开,因为生气的缘故,面颊鼓鼓的红红的,莫名讨喜。

    许是春光太好,明明该是不死不休的仇人,可这么相对着,却叫人觉得,他们不过是一对闹了别扭的小情人。

    沈月如站在御书房外,看到的,便是这么一幕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笑容和窗外洒进来的阳光,深深刺痛了她的双目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平时的楚云间,即便笑着,可眉梢眼角却总像是凝结了霜雪,眼底那一层阴郁,怎么都褪不去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他面对沈妙言时,却仿佛卸下了全身的盔甲,温柔得好似御花园的一汪春水?

    她的表情有一丝崩溃,戴着金色甲套的手紧紧扶住门框,原来霸王卸甲,也是要看人的。

    比如,在心爱的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娘娘?”采秋扶住她,颇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沈月如的目光,最后落在沈妙言的衣服上,因为服丧,她总是穿素色衣裳。

    素色,衣裳……

    脑海之中,蓦然蹦出那一晚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一晚,陛下对她格外温柔,是不是也因为,她穿着素色衣裳的缘故?!

    陛下,将她当做了沈妙言!

    一股无法言喻的怒意和酸涩从头到脚涌了出来,她紧紧抓住采秋的手,盯着沈妙言,恨不得诛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书房中的两人注意到沈月如,她几乎是瞬间便收敛了那副狰狞的表情,柔笑着上前见了礼,“妙言今日怎的进宫来了?可是来看安嫔的?不如本宫陪你去瑶雪宫?”

    再理智的女人,在面临夫君移心别恋时,也会变得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此刻的沈月如,只想将沈妙言弄走,叫她再也别出现在楚云间面前。

    沈妙言虽然厌恶沈月如,可借着她的话离开御书房,似乎也不错,她正要答应,楚云间却抢先一步开口:“皇后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带着显而易见的厌恶,沈月如垂下眼帘,“臣妾,是来为陛下送茶点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心翼翼走上御阶,将食盒放到龙案上,打开盖子,取出里面泡好的茶和糕点:“陛下日夜为国操劳,偏总有些不长眼的东西,视陛下为仇敌,总想借机行刺陛下。殊不知,她这般,乃是在同楚国的江山社稷作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眉头一挑,沈月如这是在指桑骂槐?

    她不禁冷笑一声,“究竟是明君还是暴君,不是堂姐你一张嘴说了算的。你们继续恩爱,我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语毕,潇洒转身,大咧咧就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出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