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1章 国殇(上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楚云间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着他,小脸上都是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正好,朕想过去瞧瞧安嫔,你同朕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也不管沈月如,直接背着手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等他跨出门槛,沈妙言才回过头,冲沈月如龇牙一笑,随即蹦蹦跳跳地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沈月如呆立半晌,幡然醒悟,沈妙言,是早算准了楚云间会跟她一道离开?!

    她抬手,缓缓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唇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,沈妙言这无声的巴掌,打得还真响亮啊。

    楚云间和沈妙言一道往瑶雪宫而去,沿途的太监和宫女纷纷停下行礼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唇角始终翘着,看得出心情颇好:“沈家丫头,朕从未想过,会有一天,和你一同漫步于这深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想过的事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别扭地跟着他,心中暗道,也许你临死的时候,也没想过,会是被我弄死的。

    “或许从前,朕有许多对不住你的地方。但是,妙言,能不能给朕一个公平追求你的机会?朕想让你,待在朕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默默看了他一眼,他直视前方,声音平静,好似这番话的意义,同他问“你吃了吗”的意义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那自然是不可能的。”她义正言辞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朕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停下步子,转身盯着沈妙言,唇边含着一缕微笑,眼中却满是认真,“但朕需要告诉你,君天澜,他的霸道和残酷,是你想象不到,也承受不住的。如果,真有一天,他将你看做他的私人物品,那么他会用尽手段,将你留在身边。甚至,不惜为你套上沉重的枷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迎上他的目光,琥珀色的瞳眸中满是平静:“即便被用铁链拴在他身边,也比侍奉你这个仇人,来得快活。”

    二月的风,还带着彻骨的冷意。

    楚云间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,他伸出手,缓缓捉住她的下颌:“我竟不知,你如此恨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他的手,漠然地往瑶雪宫而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盯着她的背影,这个小姑娘,软硬不吃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腰间玉佩,在这一刻深深觉得,后宫佳丽三千,也没有这一个小姑娘来的麻烦。

    也不知君天澜,平时是怎么哄她的,怎就将她治得服服帖帖……

    等到了瑶雪宫,沈妙言和安似雪亲亲热热地说话,把楚云间整个晾在一边儿。

    年轻的帝王自打登基以来,从未受过如此冷待。

    他坐在一旁,望着两个姑娘说私房话,只觉坐如针毡,度秒如年。

    就在无所适从时,安似雪望向他:“陛下,臣妾的提议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回过神,想了下这两人刚刚的对话,淡淡道,“去为皇嗣祈福,自是好的。过几日,朕得了空,便带你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便笑吟吟转向沈妙言:“妙言若是有空,到时候陪我一道去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妙言捧着南方进贡的白玉香瓜,一边吃一边应下。

    楚云间看着她毫无形象吃瓜的模样,暗自思忖,要不等她回去的时候,将宫中的香瓜都给她好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沈妙言被宫中的马车送回国师府,后面还跟了一辆运满香瓜的板车。

    队伍一路从市集经过,引来不少人的注目,百姓们都知道,陛下宽仁,送了罪臣之女一大车南方进贡的香瓜,可贵重了。

    也因此,市井之人纷纷赞颂楚云间乃是心地仁慈的明君,是楚国繁荣富庶的希望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膝盖坐在车中,听着外面的议论,几乎恨死楚云间了。

    他总有办法,博得好名声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皇宫中,顺贵人和颖贵人打扮得花枝招展,一路穿过御花园,往膳房而去。

    她们听说南方进贡了一车香瓜,味道很是甘甜,便想着去膳房领两个,可到了膳房,却被告知,香瓜全都被陛下赐给了沈家三小姐。

    顺贵人登时炸毛了,站在原地将沈妙言大骂一通,可无论如何骂也无济于事,只是自己生气罢了。

    颖贵人比她聪明,拉着她去找皇后哭诉。

    沈月如本就烦闷,听见她们哭哭啼啼,就更加烦躁,骂道:“你们自己没本事,抓不住圣上的心,在本宫这里哭有何用?!”

    说着,想起什么,斜睨向两人,“哪怕你们有安嫔的本事,也不至于被圣上冷落这样久!”

    “安嫔都怀有身孕了,嫔妾就算是想争,也争不过她啊!”颖贵人颇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顺贵人跟着道:“说起来,安嫔能够怀孕,都是白太医的功劳呢!本来那安嫔那身体,就跟一棵草似的,风一吹就倒。后来白太医专门为她调理了身子,看着气色红润,能吃能睡的,这才能怀上孩子!”

    颖贵人和顺贵人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,连带着把这后宫的嫔妃都点评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月如微微眯起眼,她忽然想起,安嫔总也不争宠,似乎总是对陛下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这世上,哪有女子会对夫君不冷不热,哪有女子不会拈酸吃醋。

    除非,那女子,根本就不爱她的夫君。

    安似雪和……

    白太医吗?

    入夜之后,国师府衡芜院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窗下临字,沈妙言端了一盘白腻腻的香瓜进来,“国师,吃瓜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目不斜视,“楚云间给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在一旁坐了,用竹签戳起一块,“那一车瓜,我都分给府里的丫鬟们了,这是最后一盘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再说话,依旧安静地临字。

    等他写完最后一个字,沈妙言正好吃完最后一块瓜。

    她净了手,便听见他淡淡开口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走过去,只见那张宣纸上,临的乃是《九歌》中的《国殇》篇。

    这种凛然悲壮、亢直阳刚的挽诗,配合镂云裁月、屈金断铁的金错刀字体,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。

    她观看良久,想说什么,却始终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优雅地在银盆中净手,只当她是在思考如何赞美这一副字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她终于开口:“国师这副字,大约值不少银子吧?若是拿出去卖——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