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(3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安似雪和沈妙言回到厢房,沈妙言揉了揉困倦的双眼,“安姐姐,我乏了,想要沐浴睡觉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亲昵地摸了摸她的脑袋,便吩咐冬兰和冬梅去为她准备沐浴的热水。

    厢房中,屏风隔开一个空间,沈妙言坐在浴桶里泡澡,这承恩寺的浴水中放了药材,泡着能够缓解全身疲乏,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她嗅着药草香,泡着泡着,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屏风外,安似雪站在窗下的月光中,静静看着桌案上的一封信。

    冬兰颇有些忐忑:“娘娘,看门儿的宫女说,未曾看到有人进来,也不知这封信,是如何出现在娘娘房中的。不如,奴婢拿去烧了?”

    安似雪拿起那封信,缓缓打开来,里面的字迹她很熟悉。

    她的唇瓣扬起一个优雅的弧度,“鱼儿上钩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?”冬兰不解。

    安似雪并未解释,只是将这封信递给她:“烧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取了挂在衣架上的连帽斗篷穿上,“我出去见个人,你和冬梅跟着妙言,记住,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不许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冬兰满脸不解,安似雪已经穿好斗篷,带了兜帽,匆匆出门。

    冬梅抱着干净衣裳从耳房出来,瞧见发呆的冬兰,不由出声:“站在那儿发什么呆?沈小姐的水要凉了!”

    冬兰望着安似雪消失在门外,心里很有些忐忑,好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。

    她和冬梅将沈妙言唤醒,匆匆伺候了她更衣,服侍她上了床,沈妙言迷迷糊糊窝进被子里,感受着冰凉的床铺,心头忽然一凛,探出半个脑袋:“安姐姐呢?”

    安似雪只身走出厢房,四周有巡逻的侍卫,只当她是出来散心的,未曾多做盘查,就放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迎着月光,一路穿过大大小小的庙宇,最后驻足在靠近后山门的一处庭院中。

    庭院中央有一棵桃花树,已经结了花苞,满树嫩绿的花萼包裹着一点粉色,地面还落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弯下腰,拾起其中一颗花苞,微微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未盛开,便即将凋零……安嫔是在惋惜,这桃花的命运吗?”

    婉约的声音响起,四周的灯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似雪抬眸看去,只见沈月如打扮明丽端庄,正从灯火中走来。

    那嫣红的薄唇挑着一点笑:“安嫔生得美,就像这枝头的桃花。只是,安嫔的命运也像这桃花,还未来得及盛放,便该凋零了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都是人,后妃、太监、宫女、侍卫,挤得满满当当,无数双眼睛都集中在安似雪身上。

    安似雪轻轻笑了下,不似桃花灿烂,更像梨花高洁:“皇后娘娘这是何意?嫔妾不懂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有太监高声唱喏:“皇上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偏头看去,果然见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间,庭院里便跪了一地,楚云间负手而立,目光从桃花树下的两人身上掠过,雅致的笑容透着冷讽: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走到他面前,“陛下,臣妾这些时日以来,发现安嫔行踪诡异。臣妾掌管六宫,唯恐安嫔有什么闪失,于是多番探查,谁料,臣妾竟然发现,安嫔居然和白太医有私情!”

    满庭寂静,楚云间保持着微笑,目光落在安似雪身上:“安嫔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安似雪取下兜帽,变戏法儿似的,将那兜帽扎成一个布袋,眼中都是怜悯:“嫔妾怜惜落花,想着这些桃花还未盛放,便坠落进泥土中,到底可怜。于是想趁着无人,将这些落花拾进布袋,好好葬了她们,谁知,皇后娘娘如此兴师动众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扫了眼沈月如:“皇后娘娘深夜还打扮得如此齐整,可是早就知道嫔妾会到这里来?皇后娘娘安了人手,在嫔妾身边吗?”

    沈月如愣了愣,没料到安似雪完全绕过楚云间的问题,只将焦点集中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拢在袖中的手微微攥起,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懊恼,今晚不该打扮成这样的,是她失策了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她悄悄环顾四周,为何白清觉还不出现?!

    “娘娘没有任何证据,便将这样大一顶帽子扣在嫔妾头上,嫔妾实在伤心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说着,便有两行清泪潸然而落。

    她本就生得柔弱纤瘦,这么一哭,不得不叫人动容怜惜。

    这般有才情的女子,不该被人平白冤枉的。

    “皇后叫朕过来看,看的,便是安嫔葬花这出戏?”楚云间转向沈月如,一张俊脸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沈月如微微蹙眉,想起什么,连忙说道,“陛下不如派人去安嫔和白太医房中搜查,定然能搜出两人约会相见的书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楚云间打断她的话,漠然地转身离开,“今夜这出荒唐戏,该结束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沈月如满脸惶然,紧追了两步,可楚云间显然是真的动了气,压根儿就不搭理她。

    四周看热闹的人群逐渐散去,安似雪走上前,对沈月如屈膝行了个礼:“娘娘对今晚的安排,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沈月如猛地转身,怒视着她,金色的甲套嵌进掌心的肉中,也浑然不觉:“安似雪,你早就知道本宫的计谋?!”

    “嫔妾与他熟识已久,他的字,不是简单模仿,就能模仿出来的。”安似雪笑容淡漠,朝沈月如又走近几步,眼中隐隐有着疯狂,“娘娘折腾嫔妾这样久,不如让嫔妾回敬您一份大礼?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!”沈月如皱眉,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弥漫开。

    安似雪突然握住她的手腕,一张清冷美丽的脸上,逐渐呈现出诡异的表情:“娘娘,您因今晚陷害嫔妾不成,恼羞成怒,推了嫔妾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瞳眸瞬间骤缩,采秋还未来得及上前阻止,安似雪便整个人向后仰倒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女子痛苦的呻·吟声响起,安似雪额头冷汗直落,脸色苍白憔悴至极。

    拼命奔跑过来的沈妙言,在不远处刹住步子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,安姐姐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即便陷害皇后,也不需要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吧?!

    “安似雪,你疯了?!”

    沈月如不可置信地大喊出声,往后连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下一瞬,她清晰地瞧见,猩红的血液从安似雪身下汨汨流出,将那素色衣裙染成深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