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哪门子的小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马车在国师府门前停下,沈妙言扶着素问的手下了车,抬头望了眼威严的匾额,想着那个娇娇弱弱的白珏儿,便摆足了主人家的气势,抬步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一路穿过抄手游廊,进了衡芜院,守在屋檐下的侍女挑开布帘,她揣着从承恩寺求来的菩提手串,径直进了君天澜的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中是熟悉的龙涎香,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她穿过珠帘,正要开口,就瞧见君天澜站在窗下临字,侧脸依旧冷峻而精致。

    他的身旁,白珏儿身着月蓝色襦裙,外面罩一件粉珊瑚色的褙子,背后绣了繁复精致的莲花。云鬓高耸,脖颈修长纤细,耳垂下坠着两粒洁白的明珠。

    她一边研磨,一边仰头望着君天澜,唇瓣上挂着一抹浅笑,俨然是娇俏至极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也很好听:“……若论史上水平最高的诗词,还是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。那一句‘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’,真真是千古绝唱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倒觉得,李太白的《将进酒》,当推第一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仿佛未曾察觉到沈妙言进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着他们两人,攥紧了裙摆,像是喝了一瓶醋,心底咕嘟咕嘟冒起酸泡泡来。

    她刻意咳嗽了声,白珏儿回头,注意到她,娇俏的面庞上露出一抹不善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见沈妙言穿着普通,想着她大约只是伺候国师大人的侍婢。

    而她明明吩咐下去,不许人进来打扰,那些看门的丫鬟,居然将她放进来了!

    再者,当初这丫头毁了她悉心缝制的荷包,这仇她还未忘,此时自然颇为恼恨沈妙言。

    君天澜搁下笔,偏头望了眼沈妙言,见她面色红润,一张脸鼓鼓的像个白嫩的包子,晓得她在佛寺里未曾吃苦,便放了心,淡淡道:“净手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沈妙言懒得理他,生气地掉头往东隔间而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搁在半空中,冷峻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缝。

    白珏儿连忙端来水盆,声音温柔: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书房中的尴尬被她缓解,君天澜优雅地洗净手,望了眼珠帘外,凤眸幽深,这丫头,刚回来,他又没招惹她,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。

    白珏儿将水盆放到架子上,拿来干净的毛巾递给他,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:“大人府中的侍婢,忒没规矩了些。若是放到我身边,定然会把她调教得服服帖帖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擦手,“她不是侍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将毛巾搭到架子上,抬手示意白珏儿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白珏儿怔了怔,只得行过礼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地站了片刻,最后还是主动去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小床上,正把玩着那串开过光的菩提手串,眼角余光瞥见君天澜进来,又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在承恩寺,玩得可开心?”他在床边坐下,伸手去摸她的头,却被她避开来。

    他眼中掠过了然,这小丫头只要一闹脾气,就不让他摸头。

    “开不开心的,关国师什么事!反正,国师看起来很开心。到底美人在侧,红袖添香什么的,多美。国师怕是巴不得我不回来,免得打搅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透着酸气,比那未熟的青涩草莓还要酸。

    君天澜依旧不解她为何生气,却不由自主地解释:“白珏儿到府上作客,不会待太长时间。今日她到书房,本是请教问题,见本座正临字,便顺手研了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坐起身,对上他淡然自若的表情,很想问他一句你是不是傻,人家勾引的意思那样明显,怎的在你眼中,就只是顺手研磨?

    难道非要嚷嚷着嫁给你,你才明白人家是喜欢你吗?!

    可她张开嘴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就让他笨死好了,如此一来,白珏儿等于白忙活一场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心情大好,便将那菩提手串递给他:“送给你。大师开过光的,说是能减轻人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接过,瞟了她一眼:“你觉得,本座罪孽深重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!国师救我于水火之中,做了天底下最大的善事,以前的罪孽,都可以抵消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得眉眼弯弯,完全是没心没肺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天澜对她总是没有束手无策,便不再跟她多话,起身出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晚膳的时候,桌上便多了白珏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对她视而不见,一个劲儿地为君天澜夹菜,努力扮出比平时更加亲昵的模样,叫白珏儿气得牙疼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等回到自己的厢房,她便发了好大一通脾气。

    贴身丫鬟阿彩从外面进来,劝道:“小姐莫要生气,那个丫头,奴婢已经打听清楚她的底细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白珏儿坐到桌边,伸手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“小姐可还记得之前的沈国公府案?”

    阿彩神神秘秘地掩上门,将声音压低许多,“沈国公犯下谋逆之罪,被判满门抄斩。而他多年前似乎对国师大人有恩,国师大人便从法场上,将沈妙言救了下来。自那时起,沈妙言便一直待在了国师府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脸色凝重,“原来以前做过国公府的小姐,难怪那般心高气傲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喝了口茶,却又不屑起来:“可如今,不过是个罪臣之女,比寻常百姓都要下贱的东西,她怎敢骑到本小姐头上?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仗着国师大人的宠爱吗?”阿彩为她添茶,“奴婢听府里的丫鬟们碎嘴,说是国师大人平日里,十分爱护她呢。这府里的人,也都是将她当做小姐看待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她算哪门子的小姐!”白珏儿冷笑一声,眼中闪过光彩,“不过,她若是出身沈国公府,我倒是有样东西,能叫她乖乖听话……”

    阿彩疑惑地望着自家小姐,不知她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白珏儿垂下眉眼,慢条斯理地品了口茶,右眼角下的泪痣,为她平添了几分慵懒和媚态。

    她是喜欢国师大人的,从第一眼看到时,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是家里的掌上明珠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所以,这场与国师大人的爱情,她也一定会得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