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4章 带你回家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拖着虚弱的纤瘦身躯,身后是长长的血迹。

    她扶着墙壁,一步一步,缓慢地往倚梅馆而去。

    头发凌乱地披散下来,衣衫破烂,浑身都疼得颤抖,脚步软绵绵的踩在青石砖上,仿佛下一瞬就会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她那双眸子里,却没有半分温度与可怜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倔强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步跟在她身后稍远的地方,一双凤眸中酝酿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转过街角,沈妙言实在是没有力气了,只能靠在墙壁上,重重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尽管她疼得死去活来,却依旧不肯张开口,呻·吟半声。

    眼前是繁华的十里长街,熙熙攘攘的人群与鳞次栉比的店铺,在她眼中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再强大的意志力,也抵不过入骨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终于支撑不住,缓缓地在街角屈成一团,最后晕厥倒地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欲上前,几名流氓地痞模样的男人,从临街的酒楼走出来,一眼就看到昏倒在地的沈妙言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“哟”了一声,上前踢了踢她,“这丫头打哪儿来的,嘿嘿,这满身是血,瞧着还怪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人用脚捋开沈妙言脸上的碎发,不禁笑道:“老大,这小丫头长得还挺水灵,瞧着还有呼吸的样子,不如咱们弄回去玩玩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瞧着是没人要的,那咱们便捡了这便宜吧!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扔了剔牙的竹签,盯着沈妙言的脸蛋,眼中流露出垂涎之意:“好久没碰这样嫩的小姑娘了,啧,今晚咱哥仨儿,能好好开荤了!”

    四周路过的人都知这三人乃是恃强凌弱的恶棍,虽有同情沈妙言的,可谁也不敢上前阻止,于是纷纷摇头离开。

    三人爆发出一阵志得意满的大笑,然而,下一秒,这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三道血雾,在空中喷薄开来。

    三颗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四周经过的百姓们惊吓得尖叫出声,纷纷躲避这惨剧。

    小孩子们,更是吓得转身就扑进娘亲怀中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原本繁华热闹的长街,寂静得只能听见风声,和飞鸟的几声鸣叫。

    君天澜背对着那三具尸首,面无表情,缓缓将沾血的长剑,收入鞘中。

    三具尸体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君天澜弯腰抱起地上的沈妙言,转身走向国师府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本座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容池边的软榻上,趴着一个小小的姑娘。

    上身密密缠着白纱布,下身着一条宽松的百褶长裙,乌黑的头发铺散在枕上,衬得小脸苍白憔悴。

    眼睫微动,琥珀色的瞳眸渐渐聚焦,映入眼帘的,是大雾弥漫中,纷飞的梨花瓣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懵懂地想要接住一瓣花,可那些花瓣都擦过她的指尖,被风吹进了不远处的温泉池里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,静静看着那座温泉,最后忽然坐起来,她,还在国师府吗?!

    一股无名的恐惧在心底弥漫开,她挣扎着下了软榻,后背包扎好的伤口被这动作牵扯裂开,血液将白色的纱布染成深红。

    她没走两步,额头便沁出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疼,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她扶住软榻的靠枕,缓缓跪了下去,身体的力气再度被抽空,竟无法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梨花林中,君天澜临风而立,凤眸中,满是怜惜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小姑娘,为何非要这般倔强?

    若是喜欢那画儿,跟他说便是,十幅,百幅,他都会替她买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,非要去偷?!

    为什么在他问时,非要撒谎?!

    他缓步走向沈妙言,沈妙言低垂着头,听见熟悉的脚步声,周身不可抑制地轻颤。

    她全身心地信赖他,可他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狠狠抽了她一顿鞭子。

    最疼的不是身体,而是心啊!

    像是努力地捧出自己的真心,珍宝一样献给他,却被他扔在地上,毫不怜惜地用脚碾碎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,比这更疼的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她背后蹲下,大掌轻轻覆在她纤瘦的后背上,白色的纱布也包裹不住纤瘦的蝴蝶骨,血液从上到下晕染开,他知道于她而言,一定很疼。

    “走开。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从牙缝中,缓缓咬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恨我?”君天澜声音很轻,大掌依旧贴在她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别过半边身子,使劲儿推开他的手:“滚!”

    她曾是国公府小姐,即便落到寄人篱下的地步,即便被人骂为罪臣之女,可骨子里,却依旧是高傲与矜贵。

    她背负着为沈国公府平反的担子,她无时无刻都在提醒自己,她是国公府的大小姐,是爹爹最骄傲的女儿,绝不能为爹爹蒙羞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跪坐在地,喘着粗气,背后的伤口崩裂开来,血液流得愈发快速。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望着这个小姑娘,其实她推人的力气一点都不大,软绵绵如同挠痒,可为什么,他会觉得痛?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再乱动,身上的伤永远痊愈不了。不是说,要学本事去报仇吗?这样自暴自弃,就是你报仇的法子了?任由自己的血液流个干净,你又能伤到谁呢?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低沉清寒,如同寒潭之水浇筑在冰凉的溪石上。

    见这小丫头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,他缓缓道:“若是恨我,就强大起来,向我报仇。我君天澜,就在这里,不避不躲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慢慢抬起头,那双圆圆的瞳眸中,是对他显而易见的恨意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看着,心抽疼了一下,抿了抿薄唇,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须臾,他走过去,将她拽到软榻上,强迫她趴下:“换药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并未反抗,趴在榻上,轻轻闭起双眼。

    君天澜解开那些绷带,果然伤口都裂开了。

    瞳眸幽深,他拿了帕子将伤口重新清洗一遍,才为她上药。

    他其实,下手并不重。

    这些伤势看着吓人,可他控制着力道,只是些皮外伤罢了,并未伤及根本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料到,小丫头会这样恨他。

    恨他也好,至少,会化为强大的动力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脸埋在双臂中,眼泪无声地淌落,浸湿了软枕。

    等药终于上好,君天澜拿了纱布,重新将她的伤口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泪眼朦胧地坐起来,低头瞧见他绕着绷带的手,不知哪儿来的勇气,忽然捧住那只手,对着手臂,重重咬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