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0章 明珠蒙尘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两天后,国师府。

    沈妙言神清气爽地走进衡芜院,将从棉城带回来的小礼物分送给拂衣等人,又取出一只木匣子,里面是她和阿瞒他们做的棉花帘子。

    她跑到君天澜的书房,搬了椅子,将串了棉花球的丝线挂到窗户上,微风吹来,毛茸茸的,很好看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进来,虽然这棉团子串同他的书房风格不大吻合,可是看着小丫头在椅子上吃力垫脚的模样,呵斥的话语终究还是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刚挂完几串帘子,顾明匆匆进来,轻声说道:“主子,沈小姐中毒之事,已经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她背对着两人,耳朵竖起,就听见顾明语带犹豫:“那日,白小姐的贴身丫鬟阿彩借着学菜的由头,进了院里的小厨房,在沈小姐的杯具底部抹了名为相思子毒的毒药。经由开水冲泡,毒药便进了茶水里。”

    她回过头,君天澜坐在软榻上,摩挲着指间扳指,面庞清冷,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一只脚踩在大椅边缘:“自己女人被欺负到这个份上,竟然一点作为都没有……哼!”

    若是君天澜忘了她中毒的惨状,她不介意作势从椅子上摔下去,提醒他,她那日脸色有多苍白,身体有多虚弱!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落在她脚上,抬手示意顾明退下去。

    书房中只剩两人,他起身走过去,见沈妙言依旧背对着他,跃跃欲试地将脚往大椅边缘挪,便忽然伸出手,揽住她的腰,将她抱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后退几步,瞪着君天澜:“国师,若是此事你觉得为难,那我自己来好了。毒药什么的,素问那里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鼓起腮帮子,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君天澜扣住她的手腕,大力将她拉回来:“本座何时说过,不管这件事?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的不信任,真叫他生气。

    两人正对峙间,拂衣挑了珠帘进来禀报:“主子,顾先生到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穿着斗篷的男人进来,掀开兜帽,看见君天澜握着沈妙言的手腕时,微不可察地蹙了下眉头,随即开门见山:“表兄,白珏儿,还不可以杀。”

    他冒着危险赶赴国师府,就是为了劝阻君天澜对白珏儿下手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将白家的一切掌握在手心,为免打草惊蛇,白家的小姐,绝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帘,也就是说,她这次被白珏儿害,算是白害了吗?她故意喝下毒茶,算是白喝了吗?

    察觉到身边小姑娘逐渐冷下去的表情,君天澜松开手,淡淡道:“我不会动她。”

    但不代表,不会动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顾钦原放了心,转向沈妙言,虽然不喜欢这个小姑娘,却也知晓她的确是受了委屈,于是淡淡道:“等在下彻底掌控了白家,沈小姐如何对付白珏儿,在下都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顾先生放心,我不是只图眼前小利的人。国师的大业,我也很在乎。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顾钦原走后,沈妙言坐在小床上玩那两颗珠子,琥珀色的瞳眸中满是思量,她摸不透君天澜和顾钦原的打算,尽管这二人也是与楚云间为敌,可她总觉得,她还缺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正思考间,添香进来,说是晋宁王前来探望她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示意请进来。

    楚随玉仍旧身着墨绿色锦袍,腰间挂着玉坠,许是学了花容战,也执一把折扇,大书着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他还拎了一盒点心,放到沈妙言的床头,在椅子上落座,笑道:“听闻,沈三小姐被人下毒暗算,本王担忧,便过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望了眼房间的布置,又含笑道,“沈姑娘这闺房,倒是没有一点脂粉气。下次本王过来,送你两盒胭脂吧!女孩子,总得打扮好看些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十分温柔,目光又总是含情脉脉,仿佛是在对情人呢喃着情话。

    若是没同他接触过的女子,被如此对待,定会以为这男人对她有意。

    可是沈妙言见识过他游走花丛的潇洒,他对每个女子,都是如此温柔呵护的。

    “谢过王爷。”她认真地屈膝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!”楚随玉抬了抬扇子,笑容满面,“三小姐乃是上品美人,如今即便明珠蒙尘,本王也是要捧在掌心里,小心翼翼对待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动,想起那日在酒楼,他将美人划分为三个品级,便淡淡道:“我爹爹被冠之以谋逆罪名,抄家问斩……我又哪里算得是上品?”

    楚随玉笑容越发柔和,注视着沈妙言的目光,像是两汪春水:“三小姐,沈国公是什么人,本王很清楚。新帝害怕国公功高震主,才想方设法搜罗来那些罪名,目的不过是为了……巩固帝位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如此直白,倒是叫沈妙言一时吃惊。

    都说这位王爷从不过问朝堂之事,每日里游走于秦楼楚馆间,同无数女子欢好,可是今日,怎么会突然与她提起这些?

    楚随玉将沈妙言的震惊看在眼底,轻摇折扇,眼底愈发温柔:“三小姐,本王的诚意,你应当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几乎是瞬间便反应过来,楚随玉这是在,拉她做同盟!

    她便也微微一笑,“王爷客气了。只是我尚还年幼,恐怕帮不了王爷什么。如今,我也是依靠着国师生存呢。”

    楚随玉刚刚那番话,叫她看清了,这个男人的真面目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想要的东西,恐怕是那个纯金王座。

    只是,他到底是想要与她达成同盟关系,还是想要她做他的爪牙,无从考证。

    她沈妙言,不会随意为这种不清不楚的人卖命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楚随玉收拢折扇,周身气质温润如玉,“本王如今的处境,并非面上那般简单。皇兄对本王的逼迫,是你们都想象不到的。本王有所图谋,也不过是想要活下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长长呼出一口气,含笑起身,“三小姐无恙,本王就放心了。告辞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青鱼珠,双眼眯起,京城这潭水,看来是越搅越浑了……

    有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