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3章 纯洁,羞怯,和萌芽的爱情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哪里!沈御史府的侍卫及时赶来,将他救走了。只是他这妻管严的名声,是真正在市井里传开了!当时,里三层外三层,全是围观的百姓,可热闹了!”

    夜寒说得眉飞色舞,不经意间挽起半截袖子,露出里面中衣的袖管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经意瞥了一眼,那袖管上绣的是一圈四瓣紫丁香。

    大男人袖子上绣这样的东西,真是稀罕。

    晚膳过后,君天澜要处理公务,沈妙言吃得有些多,便独自一人在游廊中散步消食。

    转过游廊,却看见夜寒正费劲儿地捞一盏掉进水里的灯笼。

    “夜二哥。”她唤了声。

    夜寒偏头见是她,笑了笑:“小姐,你怎么不陪着主子了?”

    说着,长臂努力地往水中探,终于给他探到那盏灯笼。

    她望着他挽起的长袖,里面中衣袖管上的紫丁香再度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,问道:“夜二哥,这紫丁香,是谁给你绣上去的呀?”

    夜寒摆弄着那盏灯笼,望了眼袖口,毫不在意地说道:“都是素问弄的!我当时袖子破了,叫她帮我补补,结果给我绣了这么一圈东西上去。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花,胭脂气也太浓了些!我数落她几句,她还生气!”

    说着,发现那灯笼里面的灯芯还是干燥的,便拿打火石试着去点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默良久,想起以前,素问教她认花草时,说紫丁香味苦、性寒,有清热燥湿的作用,可入药。

    当时坐在窗下,素问还有意无意地提了句,说紫丁香代表初恋,纯洁,羞怯,和萌芽的爱情。

    当时她懵懵懂懂,一听而过,只注意到素问说这些话时,阳光洒在她的侧脸上,那一瞬,她实在是很漂亮。

    夜寒将灯笼点着,重新挂到游廊下,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很是阳光:“我这袖子若是给夜凛他们瞧见,定要嘲笑我!下次,我可不敢再叫她帮我补衣裳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旋即笑道:“绣得这样精致,素问一定花了不少功夫。你这么说,她若听见,会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”夜寒挠挠头,“姑娘家最难哄了,我还是将就穿吧!小姐,我去巡逻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走远,琥珀色的瞳眸中掠过无奈。

    第二日,国师府绣房的绣娘,将沈妙言在花宴穿的新衣裳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衣裳是纯白的窄袖衫子,罩一件嫩绿色半臂,搭配到脚面的月白百褶长裙,虽然颜色简单,可衣料都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爱美,生怕到时候穿不合身来不及改,一拿到衣裳,就迫不及待试穿起来。

    她对着铜镜照了照,还算满意,便晃悠着走到书房,在君天澜跟前站定:“国师,好看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从书卷中抬起头,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,淡淡道:“穿什么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又没胸。

    漫不经心地说完,便又低头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沈妙言恼怒,冲他扬了扬粉拳,不开心地冲回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她很生气地将新衣服往外拽,谁知还没用上劲儿,只听“哧啦”一声,外头罩着的半臂和里面的白衫子竟都撕裂了。

    雪白的、绣了枝霞草花的小肚兜,便就这么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她呆愣两秒,紧紧攥住衣衫,再次冲到书房:“国师,这衣裳——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,”君天澜皱眉,凶巴巴打断她的话,“你这是做什么?胸本来就小,脱了衣裳也还是一样小!还不快把衣裳穿回去!还有没有女孩子的矜持了?!”

    这一通抢白,将沈妙言想说的话硬生生堵在喉咙里,她几乎快被君天澜气晕了,红着脸瞪了他一眼,抱着衣裳快步冲回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她将新衣服全都脱下来,唤了拂衣进来,拂衣针线活儿做得好,稍一检查,便板起脸:“这套衣裳被做了手脚,只要小姐动作稍大些,就会像纸片一样破损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仿佛摸到什么,皱起眉头,目光落在长裙的腰封上,仔细摸了摸,随即从角落的针线篮里拿了剪刀,将腰封的针线一点点挑断。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看去,只见拂衣从腰封中摸出一只压得很扁的纸包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头一凛,叫了素问进来,素问只闻了闻,便将纸包拿远些:“落胎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倏然放大:“好毒的心思!若我穿着这身衣裳去参加花宴,铁定会在人前丢人!不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落胎粉上,不止如此,恐怕,还会招惹上别的麻烦。

    她想起什么,小眉毛几乎竖起来:“肯定是白珏儿,府中见不得我好的,就她一个!拂衣,绣房的人,可听你的话?”

    “奴婢管理府中的所有丫鬟,她们自是听的。”拂衣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示意她俯下身来,对着她的耳畔低语了几句,拂衣便露出一抹轻笑,拿着纸包立即去办了。

    素问有些好奇,“小姐,你让拂衣去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波流转,眼底满满都是腹黑。

    花宴这日,沈妙言起了大早,照旧穿上那套新衣服。

    拂衣已经为她将针脚补好,不会轻易就被扯破。

    她扎好两个圆团子,对着窗台上的青铜镜,抿了抿小嘴。

    若白珏儿光是弄坏她的裙子也就罢了,可偏偏,她还缝了落胎粉在裙子腰封里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长公主府中,有两位怀了孕的女人。

    白珏儿是没胆子对那两个女人下手的,唯一有可能的,是那两个女人同白珏儿勾搭到一起,想要诬陷她毒害别人子嗣。

    指尖顿在发团子后的霞草花发钗上,她缓缓抬起眼帘,目光落在窗外那树梨花上,琥珀色的瞳眸冰冷彻骨。

    她们不肯放过她,她也未必,愿意放过她们。

    若非要纠缠不休,那就等着看,到底谁的本事大好了。

    国师府的马车徐徐往长公主府驶去,等到门口时,但见府邸豪奢,贵客盈门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她随君天澜下了马车,瞧见白珏儿从后一辆马车中款款下来,打扮得华丽隆重,霎时便吸引了在场之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而她,似乎很享受这样的万众瞩目。

    沈妙言忽然想起,这该是白珏儿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上流宴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