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4章 心比天高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楚国商人地位虽高,可到底不如官家。

    白珏儿打扮得这样隆重美艳,很容易招人妒忌。

    可她偏偏没有半分收敛,还一个劲儿地逢人就巧笑倩兮,生怕别人看不到她满头的珍珠翡翠似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牵着君天澜的衣袖,并不愿意提点她,只乖巧地跨进门槛。

    白珏儿落在后面,正要追上去,就瞧见四周有小姐以扇掩面,眼中都是不屑:“这是哪家的小姐?怎的穿成这样?看着像是暴发户家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白家的小姐呢。”

    “白家?就是那个首富白家?啧,就这副恨不得把所有朱钗首饰都戴上炫耀的架势,竟然是首富家的小姐?也太不低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花公子那么有钱,也从未像她这样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小姐提起花容战便娇笑成一团,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白珏儿站在原地,拢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攥起,眼底都是怒意。

    她低头,金线绣葳蕤牡丹的大红长裙随风轻扬,裙摆缀着一圈珍珠粒,明明那么富贵美艳,可此时却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,嘲笑她没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她紧紧攥住裙摆,寒着一张俏脸,大步进了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不就是出身官家么,有什么了不起,还不是看钱财说话?!

    若是没了钱财,看她们还能笑得出来么!

    总有一天,她要这些嘲笑她的女人们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白得透明的小脸上,遍布冰寒,她一身煞气地去追君天澜了。

    花宴在公主府花园举办,沈妙言随着君天澜坐下,却发现身边席位上的人正是顾钦原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身上的寒气太重,只瞄了一眼,她便哆嗦了下,默默往君天澜身边更靠近一些。

    气氛正尴尬时,花容战在远处朝沈妙言招招手,唤道:“沈丫头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君天澜,见他没说什么,便起身走到花容战身边。

    花容战转身将她带到一处无人的紫罗兰花棚架下,轻声道,“告诉你家国师,负责管理白家商号的人,已被钦原掌控了三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“顾钦原掌控白家?”

    “不可置信吧?”花容战摇着折扇,伸手摘了朵紫藤萝小花,眼底满是认真,“其实连同花家的商号,也都是被钦原掌控的,我不过是挂了个名,掩人耳目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那朵紫罗兰丢到地上,“我擅长的,从来就不是经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着他,他的目光太过复杂,她读不懂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花容战微微一笑,目光却落在远处,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就瞧见身着王妃服制的温倾慕,扶着云儿的手,正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花藤架上的紫藤萝生得太密,她并未看见里面的人,只在近处的石凳上坐了,眉宇之间,隐隐透着不悦。

    花容战竖起食指,对沈妙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便扒开藤萝,朝外张望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一名身着浅黄色衣衫的少女带着丫鬟走过来,她生了张白净的鹅蛋脸,眉目娇俏,眼神灵动,十分活泼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走到温倾慕身边,甩了甩帕子,笑容不屑:“嫡姐,姐夫的事,可不是我自愿的。姐夫说,我长得好,看着就像春天里的阳光一样,夸我活泼呢。那一个吻,也不是我自愿吻上去的,是他非要吻我!”

    一番话从头到尾,完全是显摆的语气。

    云儿怒火中烧:“二小姐,你说在温府无趣,我家娘娘好心将你接到王府住,你却和王爷搅合到一起!你对得起娘娘吗?!”

    “呸,你一个丫鬟,有什么资格插嘴?!”那黄衣少女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温倾慕蹙着眉尖出声,瞥向黄衣少女,“温雅,爹不会让你给王爷做侧妃的。温府里,我一个人做皇室的媳妇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轻轻揉了揉太阳穴,眼底都是疲惫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这庶妹心比天高,可皇家的儿媳,哪里是那般好做的。

    迈入火坑,她一个人就够了。

    温雅却完全不明白温倾慕这番心思,只翻着白眼,不屑说道:“嫡姐是怕我嫁过来,夺了你的恩宠吗?你嫁给王爷一年,肚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再这样下去,你离下堂妇也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云儿几乎要被她气死,红着眼圈要争辩,温倾慕抬手止住她,冷眼盯着温雅:“王妃也好,下堂妇也好,无论我变成什么样,都无需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温雅冷哼一声,带着丫鬟,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二小姐真是太过分了!”云儿委屈着,啪嗒啪嗒掉起眼泪来。

    温倾慕手肘撑在石桌上,玉白的手托着额头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嫁给楚随玉,本就是意外,本就是痛苦。

    温雅她尚还年幼,还不明白何谓喜欢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王爷的容貌和温柔便喜欢上他,太不值了。

    四月的风和煦轻柔,她的目光落在远处那一簇鲜艳欲滴的海棠花上,眼中多了一抹茫然。

    当初与晋宁王相遇,似乎便是海棠盛开的季节。

    他到府中拜访,恰逢她穿过前院去找祖父,那时府中的海棠开得极好,远远地,她听见有人吟诵,“……几经夜雨香犹在,染尽胭脂画不成。”

    是温柔至极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偏头去看,就瞧见一位公子身着墨绿色长衫,摇一把白纸折扇,正含笑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祖父寻她过去,说是晋宁王有意求娶她为王妃。

    彼时她眼里心里都是花容战,自然不愿意嫁给旁人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拒绝,她的祖父温阁老叹息一声,“我本也不愿将你嫁入皇室,王妃之名说着好听,可哪里是那般容易当的。然而晋宁王拿你爹爹的把柄说事,你叫祖父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温阁老满腹才学、两袖清风、政绩卓然,可偏偏唯一的儿子温预,是个不成器的东西。

    早年在外地做地方官时,他曾强抢过良家妇女,也曾借职务之便,收受贿赂。

    当时温阁老借着巡视之名,亲自去受害人家中致歉,苦苦相求,赔偿无数,才将这些事儿给瞒下来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些不光彩的事全被楚随玉重新挖出来,证物俱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