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8章 渔翁之利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伸出手,试探着去触摸屋檐外的阳光,触摸到的却是一手的冰凉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看着张敏的孩子流掉,如今,又开始利用张敏对付楚珍……

    她背负的罪孽,又何曾少过?

    不远处,那些贵客们好奇地看着楚珍打骂沈峻茂,却没人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他们到长公主府,本就是为了看这一出戏。

    幸灾乐祸的眼底,是为人的冷漠。

    沈妙言手脚冰凉,静静注视着这群阳光下锦衣华服的公子小姐们,她要走的路,注定是踏在冰雪之上的。

    正孤独间,君天澜牵住她的小手,“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望他: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穿过人群,一路出了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她盯着地面一大一小两个投影,红润的小嘴忽然咧开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她其实,也不是形单影只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的花宴散了后,楚珍拎着沈峻茂去了前院,偏僻的院落里,便就只剩下哭哭啼啼的张敏和几个丫鬟。

    张璃和白珏儿也在,张璃坐在房中的大椅上,喝着茶,声音轻慢:“白小姐,今日这事,长公主不追究,可相府却不能不追究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坐在她身边,即便在家中时再如何嚣张跋扈心高气傲,可对上张璃,却觉得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一位乃是相府大小姐,在京中素有“才女”的名称,是她不能比肩的。

    光是坐在这里的大气和高贵,就完完全全压了她一头。

    她从小也是锦绣堆里长大的,什么宝贝没见过,可就是养不出这样的贵气来。

    她想着,一张脸晦暗不明:“张大小姐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张璃扫了眼哭哭啼啼的张敏,淡淡道:“这事乃是大事,我爹虽不承认我妹妹是他女儿了,可敏敏到底与我血脉相连。她如今在长公主府,举步维艰,不如你赔偿些银两,给她傍身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要求很实际,对白珏儿而言,也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她瞥了眼张敏:“二十万两银子,并四个会些拳脚功夫的丫鬟,可够?”

    张敏这样的处境,有几个会功夫的丫鬟傍身,会好过许多。

    张璃眼前一亮,看了眼白珏儿,暗道这个商家之女,倒是很上道。

    白珏儿解决了这棘手的难题,便拖着一身疲倦,怀揣着满腹心事离开了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是她太过心急鲁莽,她失策了。

    下一次,她一定会提前周密计划……

    而张璃在床榻边缘坐下,握住张敏的手,秀美的面庞没有一丝表情:“我照顾你,乃是因为娘亲尚还惦记你。敏敏,你这般处境,可想好应对的法子了?”

    张敏双眼红肿,闻言,眼泪不停地往下滑落:“姐姐,我没有你聪明,我只是觉得沈公子博学多才,将来定然能坐上高位,才孤注一掷,同他在一起的……后面这些事情,我从来都没有想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擦了把泪,凝重的目光落在门外:“不过,沈妙言离开前曾说,楚珍肚子里的孩子,不是沈公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璃目光一顿,握着张敏的手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实在是笨,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这样好的把柄……”张敏说完,哭得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张璃替她掖好被角,眼底却有阴光闪现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这消息透露给敏敏,无非是要敏敏和楚珍狗咬狗,她好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可偏偏,敏敏若想过得好,就不得不按着她的想法行事。

    沈妙言她,好腹黑深沉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想着,含笑望向张敏:“这样的事,就交给我吧。楚珍的确是个障碍,能除掉的话,乃是好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她跨出长公主府的门槛,眼中神情复杂,只有敏敏当上沈峻茂的正妻,沈家和张家才真正算作连成一线。

    届时,张家强大了,她才更有可能接近国师大人。

    轻轻眨了下眼睛,她抬手示意身边的丫鬟靠近过来,附耳低声道:“你去市井中,如此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和沈妙言回到府中,刚下了马车,顾明就匆匆过来禀报:“主子,白老爷到了!”

    白老爷?白鸣?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动,好不容易在白珏儿那儿扳回一局,她爹就来了,这样硬的后台,也不知她能再赢几回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揪住裙角,一言不发地跟着君天澜进了府。

    前院花厅内,白鸣正坐在下方品茶,见君天澜进来,连忙起身拱手:“国师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坐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耳房绕进花厅,在屏风后面躲了,想要偷听这两人谈论些什么。

    白鸣同君天澜寒暄了一阵,便将话题转到白珏儿身上去,笑道:“草民的女儿,不知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君天澜未及回答,外面响起一声娇呼:“爹!”

    白珏儿拎着裙摆奔进来,十分亲昵地挽住白鸣的手臂:“爹,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白鸣摸了摸她的脑袋,笑着呵斥:“多大的姑娘了,还这般冒冒失失,没得让大人笑话!快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腼腆地坐下,白鸣的视线投向君天澜:“这段时间,珏儿承蒙大人照顾,草民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白鸣看看自己女儿,又看看君天澜,试探着说道:“大人如今已过弱冠之年,却迟迟不曾与人订下亲事。草民这女儿,出身虽非官宦之家,却也是锦绣堆里养大的。大人若是不嫌弃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点到为止,端看君天澜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白珏儿垂着头,抓住裙摆,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    她知道,君天澜是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今日她被沈妙言陷害,他根本就不曾过问半句。

    屏风后,沈妙言坐在绣墩上,屏息凝神,稚嫩的小脸上无半分笑意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等着君天澜的回答。

    而这个视线焦点的男人,优雅地捧着一盏茶,淡漠地呷了一口,似是品尽了舌尖茶水的清香,才缓缓开口:“娶亲之事,不可儿戏。本座尚未对任何女子动心过,即便白小姐才貌双全,也还是得徐徐图之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并非拒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