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9章 不会娶她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白珏儿惊诧地抬起头,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位光风霁月的男人,他,这是何意?

    白鸣笑容满面,捻了捻唇角的胡须:“大人有心了!草民今晚要连夜赶去南城,与人议事,此去约一个月时间。一个月后,希望大人能够接纳珏儿。此外,大人若是有需要差使草民的地方,草民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茶盏搁到桌案上,神情淡漠:“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屏风后,沈妙言攥着裙摆的手,愈发得紧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君天澜并不喜欢白珏儿,尽管知道他很大可能是逢场作戏,可听见他这么说,她的心依旧生疼。

    白家父女已经出去了,她与君天澜隔着屏风,谁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良久后,君天澜淡淡道:“打算在里面待多久?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抓皱的裙角抚平,瞳眸平静:“待到国师迎娶白珏儿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,本座不会娶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着,呼吸之间,仿佛能嗅到淡淡的龙涎香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一双黑色云锦暗纹皂靴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小嘴,忽然伸出一只脚,轻轻踩在他的脚面上。

    那小小的嫩绿色绣花鞋落在宽大的漆黑鞋面上,小与大,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看了眼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亲说,女孩子嫁人后,在与夫君洞房那天,一定要将绣花鞋放到夫君的鞋面上。这样,夫君日后,才能听话。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刘海儿遮挡住了双眼,叫人看不清眼底的神情。

    可声音,却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想笑,却不大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的鞋面,淡淡道:“那也该等到新婚那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言,绣花鞋又蹭了蹭他的鞋面,才慢吞吞收回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伸手摸了摸她的发团子,“时辰不早,该用晚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真的不会娶白珏儿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起身,跟着他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,若非钦原要求,他甚至早就杀了白珏儿。

    他是不在乎白家的财富的,可钦原在乎。

    钦原觉得,白家这条人脉和商线,在将来可以发挥出巨大作用。

    对白家,钦原他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沈妙言从华容池泡完澡回衡芜院,穿过花园,就瞧见凉亭中摆了豪奢的酒菜,白珏儿正慢条斯理地享用。

    看见沈妙言时,她拿起绣帕擦拭了一下唇角,笑容不屑:“沈妙言,今日我爹来了。我爹向国师大人提起了我的婚事,你猜,国师大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沈妙言驻足,漠然地盯着她:“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呵,国师大人说,会慢慢与我培养感情。”白珏儿喝了口美酒,眉梢眼角都是得意,“枉费你伺候国师一场,一腔心意,怕是要付诸流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盛了脏衣服的木盆,尽管是落魄小姐,可站在那里的姿态犹如一株幼嫩的青松。

    月光下,脊背笔直,不曾有半分弯折。

    那双圆眼睛里,满满都是坚定:“白珏儿,与你这一系列输赢参半的争斗,教会我一个道理,一时半会占据上风,没有任何好得意的。最终获胜的,才是真的赢家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扫了眼白珏儿手中的美酒,笑容淡然地离去:

    “若是我,会将美酒留在最后享用。白珏儿,这就是咱们俩的区别了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盯着她离开,在她的身影消失之后,“砰”一声,摔碎了手中杯盏。

    灯笼映衬下,她那张清秀的面庞浮现出狰狞之色,因为愤怒,胸口剧烈起伏,咬牙切齿:“沈妙言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两日,沈妙言正同素问一起看医书,夜寒打外面回来,给两人捎了外头的烙饼:

    “我今儿个买饼时,听见一个说书人,在那里眉飞色舞地讲什么梁国皇族秘辛。说是梁国公主不知检点,与侍卫私通,怀着那侍卫的孩子,嫁给了朝中御史大夫的嫡子。据说那公主骄横跋扈,不准驸马纳妾,还招了大批面首入公主府!”

    夜寒说着,兴致勃勃地压低声音:“我瞅着,这是在影射咱们京城那位长公主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捣着药,眼底掠过了然,看来张敏将事情办得很好啊,接下来,就看沈峻茂会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长公主府,沈峻茂正躺在抄手游廊里的长椅上小憩,茂盛的植株将他的身影遮挡的严严实实,两个路过的小宫女笑嘻嘻说着外面的见闻,完全没注意到他在这里:

    “今儿出门为金珠姐姐买东西,正好路边有个戏摊子,不知在唱什么,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。我好奇凑过去一瞧,那花旦扮得是位公主,说是与侍卫私通,怀了身子,却隐瞒下来,悄悄嫁给了当朝御史大夫的嫡子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,怎的像是咱们公主?说起来,咱们公主腹中的孩子,到底是李侍卫的,还是驸马的呀?上次我瞧金珠姐姐伺候长公主沐浴时,那肚子不像是三个月呢。”

    “嘘,可别让外人听见了!”前面那名小宫女连忙竖起食指,紧张地朝四周瞧了瞧,“这儿可不是合欢宫,小命还要不要了?!”

    两人都噤了声,小心翼翼往四周看了看,连忙加快步子离开。

    沈峻茂从长椅上坐起身,带着淤青和红肿的面容,因为愤怒而狰狞扭曲。

    楚珍,好一个楚珍!

    他快速冲去楚珍房中,守在门口的金珠吓了一跳,正要阻拦,他大力推开她,猛地将门踹开,里面的奢靡情景便尽数落入眼中:

    地面是男人和女人破碎的衣裳,大红色帐幔中,两个身影若隐若现,令人面红耳赤的呻·吟不停地传出,甚至还能听见木床发出的“吱吱”声。

    沈峻茂差点没被气得吐血,双眼猩红,大步冲过去,取下墙上挂着的宝剑,猛地砍掉那重重帐幔:“楚珍,我问你,你肚子里的,到底是谁的孩子?!”

    床上的男女一丝/不挂,楚珍勾着身上李迁的脖子,眼波流转,透着春情,声音却很是不屑:“当然是你的!你可以滚出去了,本公主还有正事!”

    沈峻茂盯着床上这两人,目眦欲裂,尽管不爱楚珍,可她到底是他沈峻茂明媒正娶的妻子。

    他无法忍受地大吼一声,举剑就砍向他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