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1章 人心的重量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若事败,抓得可是本王的人……你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临街的二楼雅间内,沈妙言握着信封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抬起眼帘,笑容透着疏离:“晋宁王既不是成心与我合作,那么,我收回这离间计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扬了扬那封信,转身就走:“若想引诱楚珍出宫,少不了这手金错刀。晋宁王另请高明模仿好了。”

    楚随玉望着她纤瘦的背影,唇角的笑容化为玩味儿,三两步便追上她,“本王不过几句玩笑话,三小姐何必当真?”

    说着,拿过她手中的信封:“这信,本王自会送到楚珍手中。如今时辰尚早,三小姐不如坐下来,与本王小酌一杯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沈妙言笑容淡漠,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楚随玉注视着她的背影,薄唇勾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她,很懂那手金错刀的价值。

    也很懂,如何与人周旋。

    他现在很期待,端午的到来。

    那封信几经周转,终于传到楚珍手中。

    彼时楚珍正在合欢宫,忙着同一名侍卫共享巫山**,玩得正在兴头上时,一名小宫女匆匆进来,“启禀长公主殿下,宫外有人为您送来了一封信!”

    “滚!”楚珍最不喜做那事时被人打搅,不由大怒。

    那小宫女跪在地上,一脸忐忑地将信举过头顶:“殿下,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珍见她畏畏缩缩的模样就讨厌,推开身上的男人,一把夺过那封信,粗手粗脚地拆开来,里面的字迹,是她曾经想方设法临摹,却总也临摹不好的……

    金错刀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怔住了,握着信封的手微微颤抖,这是君天澜的字迹啊!

    “端午观龙舟,不知卿可愿出宫一聚?寒露高台已订下,侯卿到场观赛。料想卿与在下,定是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

    寥寥数言,叫楚珍整个人都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君天澜的信,他这是,在向她告白吗?!

    她披了外裳便跳下床,大喊出声:“金珠,赶紧去尚衣局,为本公主订几套最好看最华丽的宫装!再命人去库房里,将本公主私藏的那几盒胭脂水粉取来!”

    金珠从殿外匆匆进来,屈膝行了个礼,满脸茫然:“公主,这是?”

    “照做就是!”楚珍翻了个白眼,赤着脚奔到镜子前,左右照了照,觉得肤色红润,还是相当美艳的。

    她丝毫没考虑君天澜为何会忽然写这样的信来,在梳妆台前坐下,粉面含春,满心满脑都是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。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,你放心,端午龙舟赛,珍儿一定会去的!你千万不要,太过想念珍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盯着镜子微笑自语,明明怀着身孕,却像是怀春少女一般,只恨时光走得太慢,无法马上就到端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国师府衡芜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秋千架上,面容淡漠地仰头望向天空,她利用楚珍对君天澜的喜欢,引诱她出宫,或许手段是卑鄙了些,可这世间的黑暗如此之多,又怎会缺她一个?

    以暴制暴,以牙还牙,这不是大多数人选择的复仇方式吗?

    暮春的梨花瓣落到她的裙摆上,她低头拾起一片,花瓣纹理分明,纯白娇美,透着无限美好。

    指甲轻轻掐进花瓣之中,那柔嫩的花瓣便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心里,凉凉的。

    琥珀色的瞳眸如同湖面般平静,她知道,她心里住着的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,很快就会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屋檐下,身着黑色织锦长袍的男人看了她许久,走下台阶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跟前,伸手拾去落在她头发上和肩头的梨花瓣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伸出手,牵住他的一缕袖角,“国师,若我今后,变成那种很坏很坏的女人,你还会待我好吗?”

    “有多坏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视人命如草芥,凡是妨碍到自己的东西,都会不顾一切地铲除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垂着眼睫,轻声道。

    那秋千架很宽大,君天澜坐到她身边,淡淡的龙涎香气,将两个人都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他晃了晃秋千,偏头看向沈妙言:“你说的,是像楚云间那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对上他平静的视线,心头微凛。

    是啊,视人命如草芥,将妨碍到自己的东西尽数铲除,那不就是楚云间吗?

    她日后,会成为他那样的人吗?

    若是为了复仇,而不顾一切,不顾无辜者的性命,她同楚云间,又有何区别?

    君天澜收回视线,“本座虽不知你在盘算什么,可是,沈妙言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,它不是用来秤货物的,而是用来秤出人心的重量。”

    清冷低沉的声音萦绕在耳畔,沈妙言静静聆听,她知这番话,乃是国师对她的教导。

    “妙言,你非残酷之人,即便是张敏那种想要取你性命的人,你也会怜惜她痛失骨肉。为政者,恰恰便需宽大为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说着,大掌轻轻覆到她的发顶上,薄唇抿出一丝轻笑,“本座很欣慰,你是这样善良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着头,双手揪住裙角,瞳眸中蒙着一层雾气,却不曾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庭院中呈现出长久的寂静,梨花瓣无声地落下,有蒙蒙细雨从天际的云堆里洒下,水气弥漫,周遭是灰蒙蒙的景色。

    君天澜牵了她的手,将她带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,望了一眼落在泥土中的梨花,那纯白蒙上灰尘,大约是永远都回不去盛开在枝头时的干净了。

    她紧紧攥住君天澜的手,瞳眸复杂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她那份天真与良善还能维持多久,她直觉,在更远的将来,她会成为杀伐果决的无心之人。

    没有人,能够妨碍到她。

    眼见着便到了五月,端午这日,君天澜带沈妙言去江边看龙舟赛,白珏儿央着同行,国师府的马车穿过氤氲着朦胧水雾的长街,抵达江岸。

    今日江风有些大,岸边人头攒动,旗帜翻飞,酒楼鳞次栉比,其中远处高耸的寒露台十分显眼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君天澜下了马车,缓缓抬头,目光便对上一旁高楼窗前,临风而立的男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