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3章 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楚珍躺在那儿,哎哟哎哟地喊疼,沈峻茂却什么都没听进去,只听到那老御医说,自己的妻子怀了四个多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可楚珍才嫁给他不过两个多月,打哪儿来的四个多月身子?!

    他蓦然想起,四个多月前,楚珍同她那侍卫闹出的丑闻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孩子,该是那个侍卫的。

    这念头犹如晴天霹雳,刹那就叫沈峻茂慌了神。

    同时反应过来的,还有在场的众人。

    沈朋和华氏只觉脸上火辣辣的,无数好奇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,有轻蔑,有鄙夷,有同情。

    可无论哪一种目光,都叫他们浑身上下犹如被一寸一寸凌迟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徒增尴尬与羞丑。

    张敏望着地上哼哼唧唧的楚珍,眼中掠过快意,柔声道:“夫君,姐姐这胎,想必是不小心怀上的……夫君就不要气恼了。”

    不气恼?!

    沈峻茂紧紧攥住拳头,额头青筋暴起,只觉脑袋上被楚珍戴了一顶油光发亮的大绿帽,叫他日后在京城乃至整个楚国,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张敏见他如此表情,又故意劝道:“姐姐受了伤,夫君还是赶紧着人将她带回府吧?无论姐姐肚子里的骨肉是谁的,夫君总不能休了她。”

    沈峻茂一怔,对啊,他现在就可以以不贞为名,休弃楚珍呀!

    一张俊脸青白交加,他冷声道:“给本公子拿笔墨来!”

    御史府的小厮很快奉上笔墨纸砚,他将宣纸铺呈在地,手腕运力,不过片刻功夫,一封休书便热烘烘出炉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将休书潇洒地丢到楚珍脸上,居高临下,冷声道:“楚珍,你不贞在前,隐瞒子嗣以欺骗手段嫁给本公子在后,乃是十恶不赦的女人!本公子在此宣布,彻底休弃你!”

    众人谁都没有说话,只震惊地望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楚珍伤口痛得要死,抓住那封休书,迅速将其撕成碎片:“沈峻茂,你记牢了,只有本公主休弃你的份儿,你没资格休弃本公主!”

    碎纸雪花般被风吹散,沈峻茂青着脸,“不管你怎么说,本公子今日休定了你!本公子马上就进宫,跟陛下禀明一切!”

    说罢,拂袖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张敏眼中掠过一抹窃喜,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沈朋并未阻止沈峻茂做这一切,今日丢的不止是他儿子的脸,还有他御史府的脸。

    这位长公主儿媳,无论如何,他都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楚珍见他往皇宫方向走,不顾手臂疼痛,爬起来冲向沈峻茂,同他扭打在一起:“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!能娶本公主是你祖上积下的福气,你怎敢说出休弃本公主的话!”

    沈峻茂也着实恼了,不顾楚珍的身份,两个耳光扇到她脸上:“楚珍,我警告你,咱们如今已经没有关系了,你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这两巴掌把楚珍打懵了,她站在原地呆愣半晌,陡然发出一声咆哮,冲上去就对沈峻茂又撕又咬。

    酒楼上,沈妙言倚着窗台,望着人群中二人的扭打,“沈峻茂太冲动了,我庶叔他们也是蠢的,竟也不知道拦住他。在大庭广众下休弃长公主,即便事出有因,却也是在落皇室的面子。楚云间,不会叫他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凉薄的话,唇角的笑容却分外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楚随玉目光落在更远的地方,笑容温和:“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看去,只见楚云间身着白色锦袍,围观的人看见他时吓得不轻,纷纷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江风卷起他的袍角,他站在那里,唇角依旧噙着一缕雅致的微笑:“沈爱卿好本事,竟纵容朕这小国舅殴打长公主。”

    沈朋骇了一跳,没料到楚云间竟然在这里,于是连忙下跪拱手:“微臣不敢!微臣等亦受了惊吓,一时没反应过来,才会让长公主殿下受委屈!”

    沈峻茂跪在地上,鼻青脸肿,红着眼圈,脖颈上还有个鲜红的咬印。

    他拱手说道:“陛下,长公主在还未嫁给微臣前,便已怀有其他男人的骨肉。既然长公主心里住着旁的男人,求陛下允准,微臣同长公主和离!”

    “皇兄!”楚珍委委屈屈走到楚云间身边,“臣妹当时并不知道已经怀了李迁的骨肉,如果臣妹知道,一定不会嫁给沈峻茂的……现在我嫁给了他,他竟然这般毒打我,求皇兄为臣妹做主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公主她怎么可能不知道!她就是知道了,才故意将婚期提前,嫁给微臣的!”沈峻茂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江岸边乌压压跪了大片,楚云间站在中央,根本不曾看楚珍一眼,只淡淡道:“今日之事,朕已了解了大概。此事,错在珍儿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!”楚珍不悦地蹙眉。

    楚云间冰凉的目光掠过沈朋和沈峻茂的头顶:“既是如此,朕就允准沈峻茂和楚珍和离。此外,罚楚珍幽闭京城郊外的掩梅庵六个月,沈爱卿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沈峻茂心中一喜,正要谢恩,沈朋却开口道:“此事,峻茂也有错,求陛下罚他谪居南城,两年内不得考取功名!”

    他声如洪钟,叫在场的人都听得明白,他们沈家,并没有蔑视皇族。

    与长公主大打出手,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高楼上,沈妙言挑眉,庶叔他,果然是条老狐狸。

    楚云间眼中便多了一分笑,“如此,怕是不妥吧?”

    沈朋以头贴地:“求陛下成全!”

    沈峻茂这会儿子才回过神,想起自己竟然和长公主当众大打出手,还休弃了她,蔑视皇族至此,也是惊了一身冷汗,连忙跟着以头贴地:“求陛下成全!”

    楚云间便抬手:“沈爱卿如此相求,朕若是不允,怕也不妥。既是如此,那便按沈卿说的办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在楚珍震惊的表情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大呼恭送陛下,一些不解内情的百姓,更是称颂起陛下贤明。

    楚珍往后踉跄了一步,半年?她要被关在掩梅庵半年?!

    她瞪圆了眼睛,几乎恨毒了沈峻茂,正要去打他,留下来处理烂摊子的李其陪着笑,抬手道:“长公主,陛下请您即刻出发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有一辆马车缓缓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珍最怕自己兄长,只得愤愤瞪了眼沈峻茂,狠狠撂下句“你等着”,便气势汹汹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流露出一抹轻笑,不管庶叔如何处理,这互相猜疑的种子,算是被她种下了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背后的滴漏声落入耳畔,她身子一凛,糟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