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8章 火烧掩梅庵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隐藏深意的话语。

    素问瞳眸微动,沈妙言走到房间屏风后,“热水都备好了,真是周到。素问,我洗个澡先。”

    素问应了是,便站到窗边,监视着楼下院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洗完出来,穿的却依旧是白天那一身。

    她从箱笼中拿了两件黑色斗篷,交给素问一件,“咱们今晚去外面睡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很淡定地套上斗篷,连兜帽也一同戴上。

    素问静静看着她,在不知不觉中,小姐她似乎长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跟着穿好斗篷,主仆二人悄悄下了木楼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屋檐下,朝黑黢黢的四周看了看,目光最后落在院中的大树上,她身边有夜寒暗中跟着,徐太后他们,应当没有机会派人监视她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便镇定地带着素问,出了院子,一路往庙庵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她记得白天路过后院时,那里有一排厢房,是给香客们居住的。

    大约是太后驾到的缘故,庙庵内并无香客,所以这些厢房都空着,沈妙言随便拣了间,带着素问住进去,自来熟地开始煮茶。

    她跪坐在火炉前,斗篷内的白色襦裙委地,拿着小蒲扇轻轻扇火:“长夜漫漫,山月正好。素问,你可别睡着了,等下要看戏的。”

    素问端着两个洗干净的杯子过来,“奴婢会陪着小姐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窗户被人打开,夜寒跳进来,从怀中取出两个荷叶包:“从主持房中顺来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剥开荷叶,里面赫然包着烧鸡。

    “好香!”沈妙言撕下一只鸡腿,咬了大口,笑道,“都说修行的得吃素,那位主持,是打算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吗?”

    夜寒和素问都笑起来,夜寒也想吃,便伸手去抢素问的鸡腿。素问不给,板着脸重重拍了下他的手背,他便缩回手,一脸可怜巴巴。

    素问白了他一眼,最后拿刀将整只烧鸡切成两半,拿了一半给他。

    沈妙言啃着烧鸡,望着他们二人吵吵闹闹,弯弯的眉眼中,多了几分调笑意味。

    三人分吃了烧鸡,喝了热茶,便一道盘腿坐在凉席上,听素问讲她师父以前的故事。

    正玩得高兴时,外面忽然响起嘈杂的脚步声,紧接着便有人高喊“着火了”。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窗,朝远处张望,那个小木楼的方向,火光四起,几乎照亮了半边夜空。

    果然,那座木楼中设那么多烛火,木材又那般干燥,就是特地为了烧死她。

    她看得分明,外面无数尼姑往来奔走,却没有一个人拎水桶。

    想来,徐太后早就吩咐下去,不准人救她。

    她跳下软榻,戴好兜帽,望向夜寒:“国师派了多少人暗中跟着?”

    夜寒一愣,眼中掠过诧异,“小姐怎么知道主子还派了其他暗卫?”

    “虽摸不透你家主子的性子,可他在乎我这一点,却是毋庸置疑的。”沈妙言说得漫不经心,“你带上那些暗卫,弄点火油什么的,去把楚珍和白珏儿的院子烧了。”

    夜寒和素问听着,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们两个如此反应,不禁挑眉:“她们要我的命,我却不能反击吗?”

    两人回过神,夜寒连忙道:“属下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说着,匆匆从窗户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指尖叩击着桌面,外面叫喊声震天,救火的样子做得十足,可实际上谁也不会去救她。

    自然,她也不需要她们来救。

    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那座木楼上,正好方便她暗中行事。

    徐太后心狠,想用大火活活烧死她,那就别怪她以此为跳板,去做她想做的事了。

    清透的月光从雕窗外洒进来,衬得她小脸莹白干净。

    鸦羽似的眼睫低垂着,那琥珀色的瞳眸深不见底,不知在酝酿什么。

    素问坐在她身边,默默陪着她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夜寒匆匆从外面进来,“小姐,事儿办成了!只是不知道,结果如何!”

    沈妙言起身,似是怕冷般,将斗篷裹得严实些,“出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夜寒隐进黑暗中,素问跟着她离开这儿,穿过几道月门,楚珍和白珏儿的院子里,果然起了大火。

    然而那些尼姑和宫女、侍卫们,此时都围着那座偏僻的小木楼,一时半会儿想要赶回来,哪儿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着火光照亮夜幕,空气中溅射出星星点点的火星子,像一只只扑棱翅膀的火蝶。

    火舌在黑夜之中席卷着一切,逐渐将这两座院子都吞噬殆尽。

    素问下意识地看向沈妙言的脸,却因为兜帽的缘故,看不清她的眸眼。

    然而火光映照出的唇角,却无分毫笑容。

    十三岁的小姑娘,设下这等取人性命的阴谋,心情该是沉重的吧?

    此时,燃烧的屋宇内。

    楚珍趴在地上,满脸脏污,拼了命地想要爬出去。

    明明让母后去弄死沈妙言的,为什么大火烧的,却是她的房屋?!

    因为愤怒和恐惧,她的脸狰狞扭曲,有火舌卷上她的裙摆,慌得她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,李迁坐在床上,衣衫不整。

    楚珍猛地回头,扯着嘶哑的嗓子,“李迁,你愣在那里做什么?!还不带本公主出去!”

    李迁端坐着,抬手,缓缓将自己的衣服扣好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表情,只淡淡道:“公主,我出身寒微,入宫前,想着能保卫那座皇宫,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一件事。可是没想到,我却被分派到了你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他扣好了盘扣,低垂着眼眸,英俊的面庞上,有火光跳跃:“公主视人性命为草芥,合欢宫中,我的不少兄弟,都因为伺候公主不周,被活活杖毙。我也被公主要求,去玷污一个无辜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,我只想着保家卫国,成为英雄。可因着跟了你这样的主子,我连死,都是屈辱地死在尼姑庵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革裹尸,在黄沙漫天的边塞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,于我而言,都是奢侈……”

    李迁慢条斯理地说着,任由火焰从脚旁烧起,“既是如此,那不如让我在临死前,做最后一件正确的事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