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6章 与虎谋皮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楚随玉拿折扇轻轻敲击着掌心,一双形状完美的眼眸,含情脉脉:“你若不是现在这个尴尬身份,本王定会上门求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,“多谢王爷抬爱。那么剩下的,就交给王爷去办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等馄饨了,起身抓着糯米团子离开。

    楚随玉凝望着她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,唇角勾起一道轻笑。

    皇兄啊皇兄,当初你让沈国公府满门入狱,到底是对,还是错?

    沈妙言在街上买了不少时蔬水果带去倚梅馆,在那儿吃了午饭,又在馆后的厢房里睡了个午觉。

    等醒来时,身侧的安似雪也刚睡醒,替她拢了拢松松垮垮的中衣,状似不经意地开口:“妙言,如今你已是十三岁的年纪,已是真正的姑娘了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想起这几次来过的小日子,便红着脸点了点头,从床头取下一把桃花木梳,跪坐在床上,给安似雪梳理那头如云乌发:“安姐姐,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?”

    懵懵懂懂的稚嫩语气,仿佛还是小孩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安似雪背对着她,将一缕长发往指间缠绕:“既已是姑娘家,便不该再和他住在一间屋子里。你又不是婢女,为什么要住在那儿?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,捏了捏沈妙言的脸蛋:“你若不在乎他,我早就将你接到这儿住了。偏偏,他明明打了你一顿鞭子,你还在乎得跟什么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睫,只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安似雪将她拥进怀中,像是长姐疼惜幼妹,声音温柔:“妙言,你自幼被保护得极好,对人没有防范,我怕你将来,在他手上吃亏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嗅着她身上的梅花香,低垂着头,故意让刘海儿遮住瞳眸,不肯让安似雪看见她眼中的复杂:“安姐姐,我会小心的。国师他,不会对我怎么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依旧是稚嫩懵懂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似雪便叹了口气:“罢了,我也不劝你了,凡事,你自己小心就是。若是出了事,只管来找安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安姐姐……”沈妙言搂住她的脖颈,鼻尖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她早就不是从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了,她手上,早已沾染过鲜血、人命、阴谋。

    可在安姐姐面前,她只想做回那个傻傻的国公府小姐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沈妙言在街头买了一个大肉包,一边啃,一边踢着小石子往国师府走。

    刚走回去,就瞧见侍卫们抬着一顶黑金软轿,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一名侍卫正要掀开轿帘,她挥挥手示意退下,迈着小碎步,亲自过去挑开轿帘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,就瞧见穿着素白襦裙的小姑娘,一手抓着轿帘,一手抓着啃了一半的大肉包,睁着圆眼睛瞅他。

    乍一眼看上去,蠢萌蠢萌的。

    视线定在她抓着轿帘的手上,那只手脏兮兮油腻腻的,哪里像是小女孩的手。

    他蹙眉,握住她的手腕,从袖中取出帕子,将那只手缓慢地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所有侍卫都站在旁边,默默看着他们家主子为这小姑娘擦手,擦完这只擦那只,擦完手再擦嘴,这一擦就是小半刻钟。

    沈妙言吞掉最后一口包子,君天澜将她的唇角擦拭干净,眉尖仍旧蹙着:“以后,不许边走边吃。女孩子吃东西,该矜持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冷峻的模样,很想同他辩驳几句,可满腹的花言巧语,最后只化为了一个“哦”。

    君天澜满意于她的乖巧听话,便牵了她的手,走出轿子,一路进了国师府。

    等用过晚膳、沐浴过后,君天澜坐在书房的软榻上看书,沈妙言捧一本医书坐在他身边,正看得认真时,忽然听见他声音淡漠地开口:“今日出府,可见到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她愣了愣,偏头望向君天澜,见他面色如常,不像是兴师问罪的样子。

    抱书的手紧了紧,脑海中掠过楚云间笑眯眯的面容,张开口想说什么,犹豫半晌,说道:“就只见了安姐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书卷,眼底掠过冷意,面上却不动声色:“下次不许一个人出府,若是遇到危险,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合上书,放进旁边书架里,朝君天澜行了个屈膝礼:“国师,我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她快速离开书房,脱掉绣花鞋和外裳,钻进小床,一双圆眼睛在黑暗中散发出淡淡的琥珀色光泽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国师知道她和楚随玉的事。

    国师有太多顾虑,所以无法立即对楚云间下手。

    可她,不想等太久。

    而书房中,君天澜也合起手中的书卷,望向书架,将这本未看完的书放到沈妙言的医书旁边。

    那傻丫头当他什么都不知道,可他是什么人,即便是市井之间,也安插有不少国师府的密探。

    想知道她和楚随玉的谈话,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楚随玉此人,阴险狡诈不下于楚云间,这丫头同他合作,无异于与虎谋皮,真是太乱来了。

    修长的指尖敲击着矮几,他望向对面的雕窗,五月末的夜,月华澄净如水,凉幽幽的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不过,同强者周旋,兴许能让那丫头也学到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真正的强者,便该是在强者之中诞生的。

    也或者,凭着这小丫头的聪慧,兴许到最后被摆了一道的,是楚随玉呢?

    他垂下眼帘,也罢,他多看顾些便是,总不会叫她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六月,这日一早,沈妙言喝过补汤,捧着一本杂史,一边在廊下散步消食,一边盯着书册念念有声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在一旁打璎珞玩,刚打了一半,阿沁忽然急匆匆过来,皱着眉头,“小姐!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书,阿沁走上台阶,轻声道:“奴婢刚刚去花市,想买些珍稀花种,却听到市井之中不少人议论,说沈家目无天子,不止休弃长公主,连带着烧死长公主的那场大火,都是沈家暗地里所为。”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都愣了愣,沈妙言听着,却没有丝毫惊诧,完全是意料之中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合上书卷,琥珀色的瞳眸中,是不加遮掩的笑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