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7章 贤淑?怎么可能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自打上次张敏与张璃在市井里,放出楚珍腹中胎儿不是沈峻茂的传言,最后引起轩然大波,沈妙言便知晓了谣言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特地让楚随玉放出这种风声,依照楚云间的多疑心性,即便谣言是假的,他也必定会恼恨沈御史府。

    清冽的目光落在远处的锦簇花团上,嫣红的唇角含着一缕轻笑,不知道庶叔在听到这样的谣言后,会如何反应呢?

    此时的沈御史府内,几名小厮跪在厅下,沈朋阴沉着脸色,呷了口茶,冷声道:“京城里,果真是如此传言的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大人,小的们听得真实,的确是这样传的。”其中一名小厮拱手道。

    沈朋紧紧扣住茶盏,下一瞬,直接将那盏茶砸了出去:“老夫在朝中不曾得罪过人,究竟是何人,敢胡乱传出如此谣言!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赶紧去查背后的人!”

    那几名小厮连忙爬起来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旁华氏连忙安抚他,“老爷莫要动气,兴许是上次峻茂在江边做的事,叫那些个百姓们误会,才传出这样的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无知妇人!”沈朋推开她的手,“这则谣言,显然是冲着我来的,看来,是有人见不得我好过……”

    沈御史府的人花了三天时间去调查,几乎将整座京城翻遍了,动用了所有人脉,却依旧查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沈朋坐在书房中,听着手下的回报,捋了捋胡须,面色阴沉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书房中静悄悄的,华氏端着一杯茶走进来,“老爷,这可如何是好?圣上会不会怀疑上咱们?”

    说着,将那盏茶放到沈朋手边,轻轻叹了口气,“原以为咱们总算能过上好日子了,可谁知道,先是长公主突然进门,再是峻茂休妻,如今又……”

    沈朋喝了口茶,正沉思间,沈月彤从外面急急跑进来,声音娇俏:“爹,京城里又新出了首饰花样,女儿想要!”

    沈朋抬眸看去,只见沈月彤身着水红色掐腰绣金线长裙,十六岁的年纪,脸蛋美艳动人,比如儿还要出色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心念微动,若是找机会将彤儿送进宫,既能巩固沈家地位,又向陛下表明了真心,那些市井谣言,定然会不攻而破。

    他捻着胡须,又望了眼沈月彤,淡淡道:“你这个年纪的姑娘,自是要打扮漂亮些。既是想要首饰,叫你娘亲带你去买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爹!”沈月彤连忙兴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沈朋话锋一转,阴鸷的目光落在沈月彤脸上,“彤儿如今已是嫁人的年纪了,心中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沈月彤愣了愣,想法,当然有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面颊绯红:“爹,女儿心中的良配,您又不是不知道。女儿觉得国师大人,就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紧紧捏着衣角,一想到君天澜冷峻精致的容颜,修长挺拔的身材,君临天下的气场,就禁不住地心旌摇曳。

    从很早很早开始,见到这个男人第一眼起,她就喜欢上了他……

    书房中,气氛异常。

    沈朋品着茶水,目光越发阴沉:“君天澜?彤儿,你不知道,为父与他,陛下与他,是死敌吗?”

    沈月彤愣了愣,咬紧嘴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但是……

    对怀春的少女而言,那些仇恨都是上一辈的恩怨,与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爹,只要我嫁给他,咱们几家不就能缓和关系了吗?”她开口,语带天真。

    华氏伸出手指,戳了下她的额头:“彤儿,你傻不傻?如今这样的局面,陛下是一定要对付君天澜的,你还要上赶着嫁给他,万一他今后被抄家问斩,你是要跟着他死吗?”

    “抄家问斩?”

    沈月彤想起沈国公府一家,不禁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可她到底还是喜欢君天澜的,于是试探着想要劝说沈朋,沈朋却先开了口:“彤儿觉得,比起君天澜,陛下如何?”

    沈月彤一愣,这话的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沈朋定定看着她,等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一步:“爹,姐姐已经是皇后了,就算我入宫……”

    最多也只是妃位。

    而且,她并不喜欢姐夫。

    再者,姐姐那样霸道的人,若是知道自己进宫,即便明面上不说什么,暗地里,也一定会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她不想姐妹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向来贤淑,自然不会和你计较。有你进宫帮衬,她高兴都来不及。”华氏柔声说道,“走,娘带你出去买首饰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皱着眉头,她见识过她姐姐的手段和心计,更了解她的性情。

    贤淑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这件事到此为止,彤儿,为父养你十六年,你可得知恩图报。”沈朋实在不愿意在沈月彤身上过多浪费时间,挥挥手,示意她们出去。

    沈月彤跟着华氏,乘坐御史府软轿去大街上买首饰,虽买到了心仪的珠宝,可心里却始终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时分,她和华氏坐在酒楼里用膳时,透过窗户,看见大街上那顶熟悉的黑金软轿经过,郁闷的表情才有变化,不顾华氏的呼唤,拎着裙角就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气喘吁吁地拦住软轿,心跳快得仿佛要蹦出胸腔。

    身为贵女,随时都要注意言行举止,不可随意将男人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因此,她将年少时的喜欢深深藏在心底,可是这一次,那份喜欢宛如河水决堤,再也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想要,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喘着气,“国师大人,我是……我是月彤。”

    带着期望的目光,凝视着始终垂落帘子的软轿,双手紧紧攥住裙摆,因为紧张,甚至连指尖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跨在大马上的夜寒回头望了眼静默的软轿,旋即转向沈月彤,声线冰冷:“沈二小姐,我们主子无意与您说话,请让开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愣了愣,夜寒已经面无表情地催马上前。

    她被迫退到路边,四周的百姓指指点点,叫她羞得面颊通红。

    狼狈和尴尬犹如潮水来袭,她有些承受不住,崩溃地跑回了酒楼雅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