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1章 他有些急了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月彤保持着行礼的姿态,因为吃不准楚云间的意思,而不敢随意起身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直到她腿都蹲麻了,才听到温和的声音自头顶响起:“彤儿是自己人,何必与朕多礼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眼前便出现一片月白衣袖,那个人,竟亲自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战战兢兢不敢看楚云间,按着沈朋的叮嘱,轻声道:“彤儿怕丫鬟招待不周,因此特地前来。园子里的海棠开得极好,陛下可要随彤儿一同前往?”

    此时宾客都被引到了湖心的楼阁,父亲特地为她制造了和陛下独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楚云间微微一笑,即便他和沈朋,对彼此的打算心知肚明,可戏还是要做全的,便含笑道:“赏莲宴,赏的自然该是莲。彤儿若是有空,不妨陪朕去湖心,赏一赏莲花?”

    沈月彤一怔,不敢拒绝,只得应是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小船到了湖心楼阁,沈月彤正想着上去之后该如何表现,却见楚云间并不进门,只沿着外面的游廊,径直往断桥那边走。

    她心中疑惑,跟着过去,很快就瞧见沈妙言坐在君天澜的大腿上,面颊绯红,正低头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股无名之火从胸腔中窜了上来,她握紧拳头,几乎不敢置信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一向不同女人亲近的国师大人,竟然,让沈妙言坐在他的大腿上?!

    她正要冲过去,可想起如今的立场,只得生生按捺住冲动,憋着一股怒火,跟在楚云间身后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国师好雅兴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负着手走过去,含笑的目光流连过沈妙言的面庞,眼底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君天澜随手拿起一块冰糖脂油糕喂到沈妙言唇边,并未看他:“比不得陛下,有美人作陪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咬住脂油糕,目光落在沈月彤身上,忽然明白,庶叔用了沈月彤来破谣言之局。

    只要将沈月彤也送到楚云间身边,就会让楚云间相信,他御史府,并没有任何不臣之心。

    圆圆的眼睛中掠过嘲讽,庶叔他,真舍得下本钱,送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够,还要再送第二个……

    只是不知,沈月彤她,是否心甘情愿?

    她正想着,沈月彤已经站了出来,焦躁地开口:“光天化日,沈妙言你竟然坐在男人的大腿上,真是太不像话了!身为你的堂姐,我命令你马上滚下来!”

    楚云间任由她说,只是笑眯眯的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本来还怪不好意思的,瞧见沈月彤如此反应,不禁眉头一挑,干脆伸手环住君天澜的脖颈,“遇事儿时只瞧见你把我撇的远远的,完全是六亲不认的态度。怎的今日,居然又自称起堂姐来了?”

    她说着,忽而狡黠一笑,“堂姐不喜欢我坐在国师身上,可是因为你喜欢国师?”

    沈月彤吓了一跳,面色惨白,“你胡说!我才没有喜欢国师大人!”

    因为紧张,她浑身都战栗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如今,爹爹要将她嫁给陛下,若是惹恼陛下……

    她哆嗦了下,几乎不敢去想后果。

    然而沈妙言却不肯轻易放过她,眼中腹黑更盛:“堂姐,我听夜二哥说,你前些天,还在大街上拦住了国师的软轿呢!可惜国师不想跟你说话,你一定很生气吧?”

    她的下巴搁在君天澜肩膀上,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颈,小脸上挑衅的坏笑,要多欠揍有多欠揍。

    沈月彤面色红白交加,胸脯剧烈起伏着,正要发飙,一个温婉大方的女声响起:“陛下、国师大人、彤儿,原来你们在这里。宴席快要开始了,不如一同进去?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只见沈月如身着凤袍,正笑吟吟站在扶手边。

    沈月彤恢复神志,只轻哼一声,“我才没有喜欢国师大人!我心中,早已有了良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含羞带怯地望了眼楚云间,便转身快速跑进楼阁内。

    沈妙言嘴边依旧噙着浅笑,同沈月如对视片刻,直到沈月如也转身跟着楚云间离开,她的眼睛里才流露出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若刚刚沈月如没有出现,那么沈月彤和楚云间的联姻,必定被她破坏掉了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沈月彤表现出在乎国师的模样,楚云间即便是为了颜面,也不可能再让她进宫。

    可惜了。

    她正盘算得出神,身子忽然一轻,她怔愣着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双手抱住她的腰,将她往他身边挪得更近些。

    两人的面容相距不过一寸,这样近的距离,叫她顿时紧张起来:“国师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紧紧抓住君天澜的衣袖,声音软软绵绵,稚嫩的脸蛋上满是懵懂畏惧,琥珀色瞳眸清冽见底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眼底的神色幽深了些,这小丫头,明明刚刚还是一副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模样,怎的他一靠近,就瞬间化成受惊的小白兔?

    好像他是大灰狼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,国师,宴席快要开始了。”沈妙言避开君天澜灼灼目光,小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本座?”君天澜盯着她的双眼,音色低沉清越,慢条斯理,透着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没有不喜欢啊!国师很好,比脂油糕要好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喃,面颊发烫,皱着小眉毛,一颗心犹如小鹿乱撞,顾左右而言他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君天澜有些生气,难道他仅仅就比脂油糕好?!

    他扳住她的面颊,不许她东张西望:“沈妙言,告诉本座,你到底喜不喜欢本座亲近你?”

    明明说长大了要嫁给他,可是如今这样躲躲闪闪的,到底是什么意思?!

    他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说喜欢吧,显得她不矜持。

    说不喜欢吧,可她心里,还蛮享受坐在他腿上的滋味儿的。

    这么犹豫着,君天澜更加生气,将她放下来,大步往宴席厅走:“罢了,本座再不问你这些。”

    问了,也只是让他丢人而已。

    什么喜欢,想来她也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心里,大约是没他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的背影,不知怎的,脑海中浮现的,却是“恼羞成怒”这个词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