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4章 国师的美色诱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君天澜,你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!”

    她吼着,拍出一大串水花扔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对方轻巧避开,优雅地系上衣带,高大的身姿在地面拉出修长的剪影,冷峻精致的面庞含着点点笑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哼哼唧唧地想要游上岸,然而半个身子爬到岸上,就发现肩膀光溜溜的,手臂也光溜溜的。

    她连忙缩回水里,低头一看,身上的衣裙不知去哪儿了,只剩下肚兜和亵裤。

    她暗道不好,抬头望向岸边,君天澜从竹篮子里扯出一角素白衣物扬了扬:“沈妙言,你便好好泡在水里,本座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罢,淡漠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羞又气,在他身后大吼:“君天澜,你把衣裳还给我!”

    然而对方脚步毫不停歇。

    “国师,”她的声音软下来,努力蓄出两个眼泪泡,“我不要泡在水里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不会轻功,又不能飞回去!

    “国师!”

    她柔柔弱弱地喊出声,可对方连头都不回。

    “国师,我错了!我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她觉得诚恳认错或许能得到对方一个回眸,但是对方的身影依旧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事了,她愤愤拍打了下水面,最后无力地泡进水里,直至水面淹过头顶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到衡芜院,坐到大椅上看书,等他看完几篇策论,望了眼角落的滴漏,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薄唇勾起一抹轻笑,他放下书卷,拿了沈妙言的外裳,慢条斯理地往华容池而去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,也该吃够苦头了。

    等他来到华容池,水面却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寂静之中,梨花瓣在空中纷飞舞动,这一池活水汨汨流动着,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草药香。

    他耳尖一动,正要回头,脖颈间便是一重,那丫头从背后跳起,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:“国师,你害我在这里困了这么久,此仇不报,非君子!”

    说罢,一脚踹到君天澜的腿窝处,利用她全身的重量压到他后背上,两人一同跌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疾手快,一把抽过君天澜的腰带丢到远处,笑容腹黑张狂:“国师,总得叫你尝尝,我受的苦!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他的腰带,那腰带正随着流水远去。

    他正要游过去捡,沈妙言八爪鱼般扑过来,对他上下其手,竟直接将他的中衣扒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他终于皱眉,想夺回自己的衣服,可沈妙言仿佛是一尾滑溜溜的小鱼,钻进水中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!”他对着空荡荡的池面大吼出声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那小丫头终于钻出水面,笑容无辜:“国师,你的衣裳被我扔了,咱们便一同泡在这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只穿着肚兜,在水中沉沉浮浮,一头乌发披散在水面上,那么灵动,像是小美人鱼。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气得不行,这丫头的下马威,果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想着,盯着对方那张欠揍的笑脸,忽而一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风华绝代,只是那双凤眸中的不怀好意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稳住心神不让自己被美色诱惑,舔了舔唇瓣: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就瞧见他朝自己游过来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后退,直到后背抵上池壁,面前的男人越来越近,双手撑在她的身侧,那么高大,完全将她笼在他的阴影里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材实在太好,全身没有一丝赘肉,胸肌健壮,八块腹肌堪称完美,水珠从脖颈滑落到小腹处的人鱼线,再往下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脸红得通透,捂脸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如此,颇有扳回一局的成就感,于是一手撑在她脸旁的池壁上,一手挑起她的下巴,凤眸低垂,凝视她的双眼:“沈妙言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低沉清冷,偏又带着致命的********诱惑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,都是无法抗拒的凛贵和霸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迫抬起头,视线落进那双沉黑沉黑的凤眸里,只觉魂魄似乎都要沉溺进去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抵住他的胸膛,表情呆呆,心跳极快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终于往下了些,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线,看起来,很柔软……

    她想起昨日他吻她的滋味儿,那凉薄的唇,像是冰泉,像是火焰,冷冽与灼热融为一体,叫她全身都打颤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着,心跳越发地快了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君天澜凝视着这个小姑娘,手渐渐收紧。

    她被他圈在这一方狭小的天地间,无处可逃,像是被大灰狼按在爪下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只要他想,他甚至可以对她做任何事……

    那漆黑的凤眸逐渐点亮,像是两团燃烧的火焰。

    明明不过是想要吓唬她,可为何,如今心动的,是他自己?

    “国……国师……”沈妙言有些畏惧,怯怯唤了声。

    他对上那双琥珀色的清澈瞳眸,神志稍稍回笼,轻轻捏了把她的面颊:“不要再唤我国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妙言愣了愣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开手,与她拉开距离:“随便什么都可以,直呼姓名也可以。只是,不要再唤我国师。”

    她是他想要认真对待的女孩儿,是他想要娶进门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一直唤他国师,多么生分!

    随着他拉开距离,那股威压也消失不见,沈妙言的呼吸都顺畅许多。

    她在水中沉沉浮浮,语带苦恼:“可我不知道该唤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像嫣儿那般,唤我天澜哥哥,也是可以的。”他漫不经心地说着,心跳却有些快。

    内心,莫名有点期待。

    期待她软软糯糯地唤他天澜哥哥,期待她全身心信赖地亲近于他。

    “那是慕容姐姐的称呼,我不想跟她一样。”沈妙言蹙眉,私心里,想要更亲近的称呼。

    两人都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见这小丫头始终想不出来一个合适的称呼,君天澜吹了声口哨,远处响起风声,夜凛很快出现在池岸边,低头拱手:“主子?”

    “去拿两套干净衣裳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,下意识地将沈妙言护在身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