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9章 若伯父还在,我定会求娶妙言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大人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张璃笑吟吟抬手,同君天澜一道,往花园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在两人身后,眼角余光瞥向张晚梨,对方面容始终保持着沉静,眼睫低垂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相府花园正中央是一座巨大的湖,还未靠近,便能听见丝竹管弦声同歌姬的歌声在湖面萦绕。

    湖面上停泊了数十艘大大小小的画舫游船,俱都张灯结彩。舞姬们登上画舫楼顶,随着乐曲翩翩起舞,灯光的映照下,轻纱飞扬,缥缈梦幻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早有无数贵女公子们在游船上寻欢作乐,今晚七夕,乃是年轻人的夜晚。

    有接送的小船驶到岸边,将君天澜、沈妙言、张璃、张晚梨一道接去最大的那艘画舫上。

    登上船,沈妙言望向四周,但见瓜果点心、美酒佳肴等一应俱全,美貌的侍女们端着银盘银壶,微笑着来来往往,夏夜的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异香。

    四人来到两扇雕花木门前,守在门口的侍女行过礼后,打开门,里面陈设华美,在座的几十位宾客,皆都是京城中身份最为贵重的那一小拨。

    张璃期待地抬眸看向君天澜,这是她和他,第一次共同出现在人前。

    然而对方并没有任何表示,反而牵了沈妙言的手,径直往主座而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是在场最高的,坐在那里,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
    张璃的面色有一瞬间难堪,却很快恢复,保持着端庄得体的微笑走到君天澜身边坐下,挽袖为他斟酒:“今夜乃是七夕,希望大家在我府上玩得尽兴才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的亲弟弟张振理笑道:“光是观赏歌舞,忒没劲儿了些,不如,咱们来比一比文武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怎么个比法?”下座的韩叙之望了眼沈妙言,微笑开口。

    张振理随手捻起身边棋局上的一颗白玉棋子,“这文嘛,不如就比一比围棋。武,若是论剑未免会伤到人影响兴致,不如就比射艺,如何?”

    在座的诸位公子为了在小姐们面前一展风采,纷纷应允。

    张振理将早就准备好的彩头拿出来,那彩头是座白玉莲花琉璃灯盏,灯芯是一颗月蓝色的宝珠,正散发出淡淡浅蓝色荧光。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那灯盏,不是十岁时,她爹爹送她的生日礼物吗?

    琥珀色的瞳眸掠过冷然,大约是楚云间当初拍卖沈府的东西时,这灯盏被张府买了去。

    该死的楚云间!

    君天澜清晰地察觉到身边小姑娘的情绪变化,淡漠地瞥了她一眼,薄唇却噙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。

    他来张府参加这荒诞的七夕游船会,不过就是打听到了这座灯盏,今晚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以来,他将沈府丢失的东西尽数搜罗回来,重新摆进了沈国公府。

    这座灯盏,便是最后一件物什了。

    修长的双指托起酒杯,他抿了一口,抬眸的瞬间,眼中是对那座灯盏的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在场的公子们已经开始了角逐赛,略显紧张的氛围中,韩叙之走到沈妙言身边,笑道:“妙言妹妹,咱们许久未见,你生得越发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有些轻佻,沈妙言心中不悦,面上却笑道:“韩公子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韩公子,叫韩叙之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妙言她,何时同他这般疏远了?

    他正要说话,一旁张璃笑道:“我倒是忘了,国公府尚还在的时候,韩二公子就和妙言玩得极好,也算是青梅竹马。若国公府并未垮台,恐怕两位早就订下亲事了吧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沈妙言眸光骤变,凶狠地瞪向张璃,对方却只是盈盈浅笑,面上还有一丝羞怯:“我说错了吗?抱歉。”

    大大方方的态度,叫沈妙言无法冲她发火。

    而这番话成功取悦了韩叙之,他注视着沈妙言,眼神之中依稀可见深情款款:“若伯父还在,我定会求娶妙言。绝不叫她,做人婢女,为人驱使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既是表白心迹,更是顺带踩了一脚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笑一声,靠坐在软垫上,抬眸的刹那,月光洒进那点漆凤眸中,风姿卓绝:“承议郎既对妙言如此情根深种,为何她被押上法场时,不见你出来相救?”

    韩叙之对上君天澜,瞳眸一暗,冷声道:“家国大义,我又如何能违抗皇上圣命?”

    “那么,本座救下妙言后,她无处可去的那两天,承议郎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一方清澈的月光从雕扇投洒进来,正好落在君天澜的四周。

    他声音淡漠犹如碎玉敲冰,姿态优雅闲适地呷了口酒,黑色绣金蟒大袖微微拂动,出尘绝艳的风姿,将场中所有少女的目光都吸引了来。

    而面对他的问题,韩叙之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又在何处?自是在府中苦读诗书以求考取功名。

    虽然他从前对沈妙言,生出过等她长大求娶她的心思,可当时她还是国公府的小姐。

    沈国公府覆灭之后,他便知沈妙言无法为他的仕途带来任何利益,这样的女人,他自然不会求娶。

    可后来在曲水流觞宴会上,他又碰到了她,她比小时候要可爱漂亮多了,瓷娃娃似的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那些潜藏的不可告人的心思,便又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他想要将她带回府中,好好疼爱她,甚至可以不顾她罪臣之女的身份,给她贵妾的名分……

    但是这话,又如何能对妙言妹妹提起?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眸光闪动,将他的心思猜到七八分,适时笑道:“韩公子,那边围棋快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见她主动为自己解围,眼中多了一抹感激,连忙起身道:“妙言妹妹,那盏花灯,我定然会为你夺来!”

    说着,连忙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注视着他的背影,眼底倏然变冷,这个男人,自私透顶,令人恶心!

    那盏花灯,她宁愿落入旁人之手,都不愿意经由他的手,送到自己身边!

    她正想着,旁边张璃轻摇团扇,眼中秋波流转,笑容娇俏:“韩公子对沈姑娘的情意,真是叫人感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