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0章 碾压韩叙之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韩公子对沈姑娘的情意,真是叫人感动。”张璃瞥了眼君天澜,语带暗示,“再过两年,沈姑娘便该及笄了吧?”

    感动你个鬼,及笄你个鬼!

    沈妙言很想将杯中酒水泼到张璃脸上,却生生抑制住冲动,阴阳怪调地开口:“怎么,这还没嫁过来,就开始想着将我从国师身边弄走?”

    说着,当着张璃的面抱住君天澜的胳膊,翻了个白眼:“你这样的女人真可怕,还没进门就指手画脚,若是进了门,岂不是要将国师府重新翻个天?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说话不要太过分!”张璃蹙眉,以扇掩唇,视线落在她抱着君天澜的双手上,眼底都是憎恶。

    沈妙言恍若未觉,将君天澜抱得更紧些,唇角腹黑地翘起:“国师,看见没,这个女人表面上端庄得体,实际上,啧啧,好凶狠哦!妙妙好害怕!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……”

    张璃怄得要死,却见沈妙言钻进君天澜怀中,探出一双灵动的眼,其中满满都是对她的鄙夷。

    她的胸膛剧烈起伏,最后还是世家贵女的修养让她勉强平息掉怒火。

    她寒着一张小脸瞥向君天澜,见他对沈妙言在他怀中乱拱的行为毫不在意,于是只得生生忍下这口气,将目光投向场中正比赛棋艺的公子。

    韩叙之轻而易举便战胜了几位公子,而射艺那边,张振理独占鳌头,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韩叙之终于获得围棋第一,而与此同时,张振理也拿到了射艺第一。

    张璃面含微笑,自己的弟弟如此优秀,叫她这个做姐姐的,也倍觉面子上有光。

    “韩兄精通诗文词赋,却不知射艺如何?”张振理笑着作了个揖。

    “略通一二。”韩叙之撩起袍摆,接过一旁侍者递来的弓箭,眼角余光带着骄傲,瞥向沈妙言,神情中满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张振理拈弓搭箭,朝着大厅尽头的一张靶子射去,正中靶心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望向韩叙之:“韩兄请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不以为意,试了试弓箭韧性,便当着众人的面,将弓箭拉成满月。

    这弓箭最考较人的臂力与眼力,韩叙之看起来不过是个柔弱公子,竟也能拈弓搭箭,无论射中与否,都已叫在场的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箭头瞄准了靶心,韩叙之最后望去的,却是独自坐在角落饮酒的韩棠之。

    他用功练习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,不过都是为了向父亲证明,他比韩棠之更加优秀。

    秋闺考试时,他输给了韩棠之,可圣上到底是看重他的,竟然破格封他为六品下承议郎。

    他如今才过弱冠之年,将来的锦绣前程,自是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他总会,比韩棠之更加优秀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信心百倍地瞄准了靶心,很快松开拉弦的手。

    长箭呼啸而出,直接射落了张振理的那支箭。

    人群震惊地寂静了片刻,随即爆发出高呼,纷纷赞叹韩叙之射艺高超。

    而韩叙之站在万众瞩目的视线中,缓缓放下弓箭,目光落在地面的那支断箭上,却想起小时候,韩棠之每每轻而易举就能射中靶心。

    他则在韩棠之离开射场之后,发奋练习射箭,一次又一次,最后终于能够成功射落他的箭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一道骄傲的笑容,挑衅的目光落在角落,韩棠之却正同一名身着半旧梨花色长裙的姑娘说话。

    是想以此掩饰尴尬吗?

    韩叙之放下弓箭,享受着众人的恭维,暗自觉得,韩棠之面对如此优秀的他,一定是面子上抹不开,才故意同女子说话掩饰嫉妒。

    张振理拍着巴掌,笑道:“韩兄文武双全,这座白玉莲花灯盏,合该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却忽然顿住。

    大厅中安静得骇人,所有人的视线,都集中在从座位上站起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他站在月光里,一身黑色绣金蟒织锦长袍无风自舞。

    头戴黑金发冠,几缕长长的碎发从额间垂落,愈发衬得那张面庞如白玉般冷峻精致。

    他是位高权重的国师,却也是祸国殃民的绝世美人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发直,喉头微紧,这样绝美的画面,乃是毕生都难以看见一次的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性感的薄唇,勾起一抹微不可察地轻笑,他缓步走下台阶,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撩起衣袍,在棋盘边落座。

    众人一怔,这是,要挑战韩叙之的意思?

    国师君天澜为世人所熟知的,乃是三点。

    第一,权倾朝野,一手遮天。

    第二,冷情冷面,阴毒残酷。

    第三,风姿绝世,世无其二。

    可他究竟擅长什么,众人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韩叙之静静注视着这个嚣张的男人,好胜心被彻底激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凌驾于在场所有人之上,甚至连他那位清高孤傲的兄长,都唯他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不是意味着,只要他打败君天澜,就能够证明他比韩棠之优秀得多?!

    他清秀的面庞上逐渐浮现起一抹轻笑,走过去,在君天澜对面坐下:“国师大人,这一局,下官可不会让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端坐在上座,素白襦裙委地,静静看着君天澜的背影,许是喝了两口果酒的缘故,这么看着,竟觉得他的背影比平时高大许多。

    棋盘上,棋路纵横交错,韩叙之本抱着如临大敌的心情,可是同君天澜走了几步棋之后,那份如临大敌便被轻视所取代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棋艺,太烂了。

    他暗自想着,不由抬眸瞟了眼对方,对方面色淡漠,看不出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是在强装镇定吗?

    他想着,又走了一步棋。

    四周观棋的人皆都保持安静,脸上表情却异彩纷呈。

    有屏息凝神的,有强忍住笑意的,有鄙夷轻视的。

    只因君天澜的棋艺,实在是太烂了。

    看上去,竟是一点章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反观两人,韩叙之一派淡然,甚至悠闲地品起了茶水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,则拧眉深思,双指夹着棋子,许久都不曾落下。

    韩叙之几乎不用思考便走了下一步棋,可君天澜捏棋的手却越来越紧,盯着棋盘,唇角微抿,似乎是在紧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