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3章 国师追妻三十六计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弯腰,捡起那块被用作灯芯的月光石。

    月光石上系着红丝带,那是她小时候,喜欢这块蓝莹莹的石头,亲手系上去,以便挂在颈间玩耍的。

    她慢条斯理地将月光石挂上脖颈,抬眸望向张敏:“是我一手促成的,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张敏一愣,没想到她会如此嚣张地反问,不禁狰狞着脸,上前一步,居高临下:“沈妙言,我恨不得你马上就从这个世界消失!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天空再度绽放出绚丽的烟火,比刚刚的还要美丽壮观。

    人声鼎沸,沈妙言盯着张敏,她的脸在烟花下扭曲狰狞,一张嘴开开合合,说出的那些恶毒的话,尽数被焰火鸣放的声音湮灭。

    她听不清,也懒得去听,便将目光投远些。

    烟火的照耀下,她隐约看见身着浅蓝色锦袍的贵公子站在不远处的人群中,腰间挂一管竹萧,正寂寞地仰头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那是,韩棠之?

    可韩棠之若是在这里的话,那张璃为什么要说,他在大厅中?

    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,她蹙起眉尖,谁知下一瞬,张敏忽然整个人发狂般扑上来,狠狠将她推进身后的湖水中。

    那船舷并不高,沈妙言一个趔趄,直接栽下了水。

    画舫大厅中。

    满厅都点着烛火,有乐姬藏在珠帘后,正弹奏着情意绵绵的乐曲。

    君天澜环视四周,并未看见韩棠之。

    张璃跟进来,随手掩上雕花木门,望着他背影的目光中,含满了情愫。

    她绕到他身前,纤纤素手搁在他结实的胸膛上,美目中秋波流转:“国师大人,这里并没有什么韩公子。这一切,不过是璃儿同你开的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烛火中放了些催情的药物,这样曼妙的黑夜画舫上,令人意乱情迷的乐曲,再加上软玉温香在怀,她就不信,国师他还能坐怀不乱。

    只要他体会过同她在一起的美妙滋味儿,她不信,他还会喜欢沈妙言那个没长成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,那只玉白的手在他的胸膛上游走,渐渐的,一路往下。

    乐曲愈发****张璃面颊潮红,喘着气,指尖顿在了君天澜的腰带上。

    这些招数,都是她暗地里花银子,叫人从青楼妓子嘴里套出来的,说是对男人格外有效。

    虽说她是世家小姐,做这样的事十分不合适,可对方是她的未婚夫,她为了他做这些,又有何不可!

    她想着,鼓起勇气,想要摘掉君天澜的腰带。

    然而,没等她有进一步的动作,那纤细的手腕就被人握住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女子痛苦的尖叫声响起,伴着骨骼被生生捏断的声音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躲在珠帘后的乐姬吓得拨断了琴弦,一声铿锵,大厅内便只能听见女人惨痛的哀嚎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扭曲了面容的张璃,松开手,直接将她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张璃痛得在地面蜷成一团,整个人抽搐着,手腕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下次,若再敢碰本座,捏断的,就不止是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凉薄低沉的声音响起,张璃冷汗淋漓地抬头望向跟前的男人,但见他的面容依旧精致美好,那周身的气息依旧光风霁月。

    他是风华绝代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那双眸子里,却满满都是对她的不屑一顾?

    她是被万人追捧的才女,为什么在他眼中,她就如此不堪?!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逐渐模糊的视线里,只余下这个男人淡漠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甲板上,沈妙言巨大的落水声,被烟花鸣放的声音所遮掩。

    张敏面色紧张地靠在她落水的地方,朝四周张望,见无人注意到这里,一颗乱跳的心不禁稍稍安定了些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溜走,君天澜已经出现在她跟前,凤眸中蕴藏着无边无际的风雪,声音低沉:“沈妙言呢?”

    张敏没料到他会这么快回来,不敢直视他的双眼,嗫嚅着,浑身发抖,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    焰火已经结束,四周的灯被点亮,众人的注意力,都落到了这两人身上,渐渐围拢了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张敏眼神躲闪,似乎在往身后的水里瞟,心中一凛,将她推开,望了眼平静的湖面,陡然拔高音量,怒声道:“她若有个三长两短,本座要你们整个相府陪葬!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震惊中,他迅速脱掉外裳,正要下水,夜凛等几名暗卫及时出现,将他拦住:“主子,让属下去救人!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冷漠,推开他们的阻拦,直接跃入水中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面面相觑,张敏吓得瘫坐在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张璃在丫鬟的搀扶下,拨开人群,一张原本娇俏的面庞此刻苍白可怖,她盯着泛起涟漪的湖面,嘴唇抖动,眼底都是恨意。

    他竟然,这般在乎沈妙言吗?!

    水下。

    这里是漆黑的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,没有光,充斥所有感官的,是未知的、没有边际的黑暗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国师府的温泉池学会了游泳,可是落水的瞬间,冰凉的湖水漫过头顶,她的小腿不可抑制地抽起筋来,竟无法浮上水面。

    她往湖水深处坠去,仰起头,视线所及,是夜幕上逐渐消失的烟花。

    她向上努力地伸出手,她不想死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国师处变不惊的模样,她试着压下所有的慌张,而身体似乎逐渐习惯了这冰凉的湖水,小腿竟也不再抽筋。

    她试探着往上游,然而长长的水草缠住了她的脚踝,像是水鬼的手,缠得那么牢,叫她怎么都挣不开。

    她终于彻底慌张了,可越是挣扎,那些水草密密麻麻,将她缠得越紧。

    手掌握住的只是无尽的水流,那小小的娇躯朝更深处坠去,濒临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,是她再也看不到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扎进湖面,强健的身体像一尾鱼般迅速穿梭在水里,水下一片黑暗,他摸索观察着,却找不到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正焦急愤怒时,蓝莹莹的光从水底透出,隐约照亮了半张苍白的小脸。

    沈妙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