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5章 国师追妻三十六计(3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盯着她看了良久,最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不由蕴怒,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,她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竟然还是无动于衷!

    难道,他就不在乎,她会真的嫁给旁的男人吗?

    她眼睁睁看着他沿着小路离开,气得几欲晕厥。

    这样闷骚的男人,脾气还总是阴晴不定,真不明白张璃、沈月彤和楚珍她们,为什么会喜欢他!

    她摸了摸肚子,原还想着等泡完温泉,去吃些宵夜,现在却是气都气饱了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独自一人漫步于梨花林里,面容清冷淡漠。

    他的衣裳和长发早已风干,永不凋零的梨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在他的肩头和袍摆上,同长长的发丝一道纠缠飞舞。

    这情这景皆可入画,只那双幽深典雅的凤眸,复杂得过分,宛如夜幕中最深沉的一抹颜色,只消看上一眼,就能让人的魂魄似乎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他终于驻足,修长的手指捏住风中的一枚梨花,垂下眼睫,薄唇的弧度没有丝毫温度。

    那个小丫头,曾经还说要嫁给他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却分明只是嘴上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都将他看做兄长了,她大约,是不喜欢他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那颗心顿时寂寞孤独到极致。

    沈妙言沐浴完,换了干净的衣裙回到衡芜院,君天澜的寝屋中空空如也,也不知他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她自个儿躺在东隔间的小床上,琢磨了会儿少女心事,便很快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京城最大的妓院云香楼雅间内。

    这雅间宽大奢华,家居摆设,俱都是古董瓷器、金银玉器等贵重物品。

    月光透过宽大的落地雕花木窗洒进来,角落里的乐姬弹奏出清和婉转的乐曲。

    席地陈设着十几张紫竹席垫,中间搁一矮几,上面摆满了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花容战盘腿而坐,身边簇拥着三五个貌美如花的姑娘,正娇笑盈盈地同他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余美人,或坐或躺,都倚着身旁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他们正在玩行酒令,若是答不出来,就得喝掉花魁娘子绣花鞋中的美酒。

    这是京中上流贵族中盛行的游戏,众人玩得高兴,喝得多了,个个儿脸上都透出微醉的熏红,连说话都大胆色/情起来。

    而一位身着水红色襦裙的美人,含笑为在场的人满上酒水。

    她半垂下脸,只一个恬静的侧脸,便已很令人惊艳。

    所有女子中,只她一人赤着双脚,那双小巧玲珑的绣花鞋,早被花容战拿去当了盛酒的容器。

    正玩得高兴时,雕花木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回头望去,只见身着黑色锦袍的男人,携裹着煞气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花容战面色微变,连忙起身行礼: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也都起身,跟着行礼:“国师大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地撩起袍摆,坐在了花容战的位置上,“你们玩,不必管本座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么一尊大佛呆在这儿,他们即便有心想玩,却也无胆继续玩呀!

    眼见着雅间中的气氛冷了下来,花容战摇着折扇,试探着道:“大人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?”

    他家大人,每次议事,都会将他叫去金玉满香楼。

    云香楼这种地方,他是从不会踏足的。

    今夜,倒是稀罕。

    想来,是同那个小丫头有关。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他一眼,面容沉静:“本座问你,如何让一个女人,喜欢上你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整座雅室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他的心腹,知道他素日里始终保持着冷情冷面,情/爱这种东西,同他沾不上半分关系。

    怎的今晚,大人会突然问出这样的话?

    花容战的一双桃花眼笑得眯了缝,合拢折扇,开口道:“大人,可是沈家丫头移情别恋了?这京中,难道还有比你更好的人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起身,淡淡道:“本座不过是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花容战连忙拉住他的大袖,将他重新拉回到席垫上,“我不过是开个玩笑,大人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依旧笑眯眯的,“沈家丫头眼光还是有的,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不喜欢大人了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君天澜起身又要离开。

    花容战拉住他,“好了,我不说那话就是!”

    君天澜盘腿坐下,被所有人围观,不知怎的,这一刻耳尖忽然就有些泛红,垂下眼睫,定了定心性,似是鼓起了勇气,冷声道:“说出一条有用点子的,赏金百两。能够成功的,赏金万两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一听,顿时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一名公子笑道:“女子都爱美仪态的男人,大人打扮好看些,轻而易举就能俘获那人的芳心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话说的,好像咱们大人还不够美似的。”花容战不屑,以扇敲击着掌心,“这条不算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美人试探着开口:“大人才貌皆是顶尖的,那不如,用性情去征服那位女子?只是不知,那女子喜欢何种性情的男人?”

    君天澜怔了怔,他倒是从未考虑过,那小丫头喜欢什么样性情的男人,看来得找机会问问了。

    他想着,示意身后的夜凛拿笔记下。

    这位美人轻而易举便得到百两黄金,其他美人眼红不已,纷纷雀跃起来,计策一条条地出炉,最后被君天澜接受了其中四条。

    第一便是刚刚说的性情,第二,则是每时每刻都出现在她眼前,经常夸她,经常占据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第三,占据她的视线后,先给予她温暖,等她习惯了,再故意冷落她。这样的落差感会让她意识到,他是她身边最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第四,等到她孤独无助时,以英雄救美的方式出现在她身边,如此便能轻而易举俘获她的心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到衡芜院,已是夜深。

    他无心睡眠,坐在软榻上,就着烛火,盯着夜凛记下的四条计策,反复观看揣摩,终于觉得差不多领悟的时候,才将纸片小心翼翼藏进软榻里面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沈妙言伺候君天澜梳洗,正在镜台前为他挽发,忽然听见他淡淡开口:“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