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1章 定下杀局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君天澜便清了清嗓子,“本座虽然待你好,但你须得记住,不可恃宠而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“哦”了一声,觉得国师又开始变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回到衡芜院,她收拾了干净衣裳,正要去华容池泡澡,君天澜却没好脸色:

    “本座仔细想了想,未免你恃宠而骄,该做的,你还是得做起来。日后沐浴,自己拎水去厢房,不可再用本座的华容池。房中的日常打扫,也得你亲自做。国师府,不养闲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自己拿了干净衣裳,冷着脸,先一步去华容池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怔在原地,盯着他背影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这货,到底怎么回事?!

    一会儿宠她上天,一会儿又唱黑脸,不许她这个不许她那个,还叫她打扫房间……

    她莫名其妙地挠挠头,想不清楚也懒得去想,因着出了一身汗,便自个儿出门拎热水冲澡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华容池回来时,沈妙言已经冲完澡,穿着干净的素白衣裙,坐在软榻边的脚踏上看书。

    许是没睡午觉的缘故,她抱膝,在那儿昏昏欲睡,医书掉到地上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他缓步走过去,在她跟前蹲下,仔细凝视了她半晌,最后捡起地上的医书,拿到书架上放好。

    他撩了袍摆,在软榻上落座,随手翻开一本未读完的杂史。

    而坐在脚踏上的小姑娘逐渐靠过来,小脑袋贴着他的腿,似是觉得这么睡很舒服,禁不住蹭了蹭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傍晚,黄昏的光从背后的隔扇洒进来,将两人都笼在柔光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翻看了几页书,低眸望向沈妙言,对方小狗似的团成一团,抱着他的腿,睡得无比踏实。

    夕阳在她身上镀了一层金色,她的口水流到他的袍子上,可他却并不觉得脏。

    收藏着古老书籍的书架静悄悄伫立在书房中,挂在窗下的棉花帘子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飞满尘埃的夕阳中,娇软的小女孩儿,坐在脚踏上,依赖地抱着英俊男人的腿酣眠。

    这景致,温柔至极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拂衣进来请晚膳,君天澜在她开口前便示意她噤声。

    拂衣瞧见睡着了的沈妙言,立即领会君天澜的意思,只悄悄掌了灯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,从沈妙言的耳垂滑落,房中便只剩浅浅的灯笼光。

    窗外响起夏夜虫儿的鸣叫,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她才揉揉惺忪睡眼,醒了。

    “国师,什么时辰了……”她望了眼窗外的夜色,因为睡得太多,整个人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“早过了用晚膳的时辰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,面无表情地翻了页书,“下午光知道睡觉,功课又没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脑袋,起床气发作:“刚睡醒就唠叨功课,国师你烦不烦。我饿了,要吃饭!”

    说着,便起身气冲冲往外走。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书卷盯着她的背影,凤眸中满是不悦,这丫头大约被他宠坏了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竟也敢对他发脾气了!

    楚国敢这么同他说话的,只有她一人吧?

    两人一道在花厅用过晚膳,君天澜便抓了她回来做功课。

    沈妙言唉声叹气,好在这男人性子镇定,有他在旁边看书做表率,她抓耳挠腮了一阵,便也渐渐将书看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夜深了,君天澜表示该上床就寝,沈妙言换了身干净的中衣,躺在东隔间的小床上,因为下午睡饱了,此时便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阵,想起国师送沈峻茂的美妾,又想起沈峻茂和张敏之间的嫌隙,瞳眸中不禁划过暗光。

    她套上外裳,抓了只灯笼,悄悄出了寝屋。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就瞧见她鬼鬼祟祟地跨出门槛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一人跑到后花园,此时月光澄澈,树木葱茏,蟋蟀的鸣叫声汇成海洋,同池塘的蛙声一道,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她钻进草丛中,凭着机敏和伶俐,没过一会儿便逮了两只蟋蟀。

    等小半个时辰过后,她提着的笼子里已经关了好多只。

    她特地挑了只大的留着,把其余的放生了,哼着歌儿回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寝屋里仍旧静悄悄的,她望了眼君天澜的床榻,见他一手撑着脑袋,双眼合着,这才掂着脚尖小心翼翼摸回东隔间。

    国师不许她玩物丧志,她将蟋蟀笼子藏进床底下,又拿箱笼等物挡严实了,才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等到她睡熟,君天澜睁开眼,潜进东隔间,不费吹灰之力就摸出了那只蟋蟀笼子。

    每逢夏日,京中便流行斗蟋蟀为乐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往日里还算乖巧,大约又是花容战把她带坏的。

    他想着,有点恼花容战,将蟋蟀笼子又给她放回去,悄悄回了寝屋。

    翌日,等君天澜去上朝后,沈妙言便拿帕子盖住蟋蟀笼子,抱在怀里,兴冲冲去了金玉满香楼。

    金玉满香楼雅间内,花容战和楚随玉都在,还有几位面生的贵公子,正围着桌案斗蟋蟀。

    见沈妙言过来,花容战笑道:“这可真是稀罕,沈丫头,你到我这儿做什么?又来找晋宁王?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笼子搁到桌案上,“听说只要赢了你的蟋蟀,就能得到百两黄金?”

    花容战挑眉,“唰”一声摇开折扇:“你这是……来踢馆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沈妙言将自己捉的大蟋蟀放进场子里。

    花容战的蟋蟀将军与沈妙言的大蟋蟀僵持片刻,很快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发出兴奋的高呼声,沈妙言却并不在乎谁赢,只同楚随玉一道离开圆桌,在角落的两张大椅上落座。

    楚随玉递给她一盏酸梅汤,一双眼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她:“三小姐特地来找本王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沈妙言饮了口酸梅汁,“如今沈峻茂身边有两名美妾,再加上他出资开的福缘楼因为张敏的缘故被砸,所以他同张敏间,早已生了嫌隙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想利用这个嫌隙?”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勾起一道腹黑的笑,眼底隐隐散发出狠光:“你说,若张敏因爱生恨,杀害沈峻茂,这京中局势,会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