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3章 国师,你自个儿下去喂鱼吧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国师不要脸!”沈妙言死死捂住腰间荷包,连连往车厢角落缩,“明明那么有钱,却对我这样小气!我要告诉全楚国的人,你是小气鬼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逼到角落,手背被她重重拍了下,顿了顿,随即越发用力地去抢。

    两人闹作一团,最后君天澜将她压在身下,硬是从她的腰间摘下了那只鲤鱼荷包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软榻上,实在是被欺负得狠了,圆眼睛里含着两个眼泪泡,声音带着哭腔:“明明是我抓蟋蟀赢来的钱,你凭什么要抢去……亏我还好心,要请你吃凉粉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盘腿坐好,理了理衣襟,毫不手软地从荷包里取出银票,将空空如也的荷包扔还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爬起来,抱着空无一物的荷包,眼泪瞬间掉下来,哭得伤心极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银票塞进自己的袖口,瞥了她一眼,虽有些于心不忍,可这是计策的第三条,乃是为了第四条铺垫,所以绝不能出错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强忍下心疼,面无表情地开口:“你吃穿用度都是国师府的银钱,要银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只是哭,不愿意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尴尬地坐着,等马车终于到了国师府,沈妙言立即跳下去,哭着直奔衡芜院。

    君天澜落后了几步,等他走上屋檐下的台阶,但见隔扇紧闭。

    他推了推门,却推不开,好似是从里面落了锁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等几个小丫鬟,站在不远处的游廊里,瞅着他抿嘴轻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子上过不去,禁不住打门:“沈妙言,开门!”

    里面却传出女孩儿的哭声,隐约还有摔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想到摔坏的可能是他珍藏的那些古董宝贝,心疼得厉害,直接将隔扇撞开,闯进书房,就瞧见他那些宝贝古籍,一本接一本地被从书架上丢下来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!”他气急,大步上前,握住她的手腕,将她拽到自己身边,“你可知,这些古籍,世间仅有一本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眼通红,仰头瞪他:“我管它有多少本,国师不还我银票,我就继续扔!”

    说着,挣脱君天澜的手,冲到书架旁,将上面的书籍全都扫落下来:“我不光扔,我还要拿出去卖!你都说了是珍宝,想来定会卖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三两步冲过去,钳制住她的双手,将她狠狠抵在书架上,凤眸中遍布寒意:“你再敢扔一本,本座把你丢进荷塘喂鱼!”

    沈妙言动弹不得,眼泪流得更欢:“有本事你就扔啊!反正国师欺负我惯了,也不差这一回!”

    她哭得伤心极了,君天澜见不得她流眼泪,实在于心不忍,便松开了手,“本座不过是帮你保管钱财,不会动你的银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活动了下手腕,瞟了他一眼,忽然抱住书架上的一本古籍,直接往外冲。

    君天澜额头青筋直跳,不费吹灰之力便在门口逮住她的后衣领,将她提了起来:“沈妙言!不准再动本座的东西!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脚在空中打晃晃,两手却将那本古籍抱得紧紧:“那你把银票还我!”

    “银票是你的命吗?!”

    几百两银票而已,也值得她这样拼命?

    “没有银票,我一刻也活不下去!”沈妙言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倒也不是多心疼银子,只是不喜欢他这样欺负他,抢她东西。

    “把书还给本座。”君天澜一手拎着她,一手就去夺她怀中的古书。

    沈妙言死活不肯交出来,两人闹得太狠,一人握住书籍一端争抢,最后直接将那本珍惜古籍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心直滴血,这本书是他路过一座老旧书斋时,侥幸所得。

    若是放出去,天下士子必然趋之若鹜,争相观看。

    说是价值万金,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沈妙言怯怯望了眼他的表情,将手中抓着的一半儿书放到旁边案几上,踮了脚尖,小心翼翼往外走。

    然而没走两步,身子一轻,再度被人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君天澜,“那什么,国师,赢得银子我都不要了,咱们扯平可好?”

    “扯平?”

    低沉清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,因为太过冷漠,叫沈妙言的小身子禁不住抖了抖。

    她知道国师喜欢看书,摆在他书房中的书,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。

    而她刚刚弄坏的那本,似乎是他最喜欢的……

    “书又不是我一个人弄坏的,你也有份啊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越来越弱,两只小脚在空中打着晃晃,感觉到背后那人越发冰冷阴沉的气息,琥珀色瞳眸顿时生无可恋地注视前方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错在本座?”

    那人一字一顿,催命似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快被吓哭了,没等她求饶,君天澜便提着她,大步往衡芜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背后男人沉稳的呼吸。

    在路过丫鬟侍卫们的围观中,她直接被君天澜拎到了衡芜院后面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八月酷暑,池塘中荷叶亭亭,莲花开了几朵,偶有红鲤成群结队自水下游过,景致很是怡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地在池塘边站定,将手伸到塘面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嘴唇,望了眼脚下平静的水面,禁不住哆嗦了下,声音软糯无辜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君天澜直接松了手。

    巨大的落水声响起,沈妙言整个人跌进池塘中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日后再敢动本座的书,就不只是把你丢进池塘这样简单。”君天澜终于报了撕书之仇,心情大悦,唇角翘起,背着手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他迈出两步,身后便有扑腾声响起:“国师……救命!腿抽筋了!”

    他回转身,那小丫头在水中剧烈挣扎,连喝了好几口塘水,面色惨白,眼见着就要沉下去。

    心中一凛,他连忙跳下水,费了大力,将她推到岸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浑身湿漉漉地爬上岸,回头望了眼正要游上岸的君天澜,唇角翘起一抹腹黑的微笑,绣花鞋毫不犹豫踹到他脸上:“国师,你自个儿下去喂鱼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