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 你好狠的心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被带到楚随玉所在的二楼雅间,他正忙着同两名美人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他放下杯盏,笑容满面:“总算是把你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他对面坐下,见自己这一方早就摆了果汁和点心,不由好奇:“你料定我会来?”

    “自然,放出与云香楼老板娘争执的风声,也不过是为了让你知晓我在这里。”楚随玉摇着折扇,示意那两名美人退下。

    雅间中只剩他们二人,他起身,端着一杯酒走出雅间,在二楼的雕花围栏边站定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出去,只见楼下大厅,几位美人簇拥着一位贵公子进来,那公子相貌清秀,出手很是大方。

    “沈峻茂?”她挑眉。

    “云香楼的老板娘,妩红尘,艳名远播。在沈峻茂和他那些朋友聚会时,我出资请妩红尘特地往他们雅室走了一遭,便将他的魂魄勾走了一半儿。”

    沈峻茂微笑着,呷了口酒,轻摇折扇,“他打听了妩红尘的名号,知晓她是云香楼的老板后,隔三差五往这里跑。如你计划的那般,沈峻茂频频出没于妓院的消息,也早已被张敏知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提着一串紫红葡萄,津津有味地吃着,目光放远些,就瞧见大门处,身着水红色襦裙的美貌妇人带了五六个丫鬟,嚷嚷着要闯进来。

    正是张敏。

    这葡萄冰镇过,闷热的天气里享用,格外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得欢快,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下方局势。

    张敏终于带着丫鬟们闯了进来,含泪喊住沈峻茂:“夫君,你好不容易从南城回来,即便这两年不能考取功名,也不该这般堕落的!”

    她盼星星盼月亮将沈峻茂盼回来,却因那两名美妾而不被宠爱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沈峻茂对那两个小蹄子的新鲜感过了,他却又迷上了逛花楼。

    她总想着楚珍死后,自己就能被扶正,可如今看来,距离她扶正,还远得很。

    四周的客人都朝这边张望,沈峻茂甚觉没脸,面色黑沉地走到她身边,低声道:“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?还不回家去!”

    张敏去拉沈峻茂的手,语带哭腔:“夫君,你随我一道回去吧,若是给公公知道你来这种地方,定会责罚你的!”

    这话叫沈峻茂更加没脸,眼角余光瞥见四周人的目光,不禁狠狠甩脱张敏的手:“滚!我行事,何时用得着你在这儿规劝?不过是个妾罢了,当你是御史府的少夫人吗?!”

    这话诛心至极,张敏的面色顿时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她是正正经经的相府二小姐,出身名门,来云香楼这种地方,本就是拉下脸面过来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,竟还被夫君当众羞辱,说她不过是个妾!

    她气急,也伤心至极,哀哀地痛哭出声,梨花带雨的模样,也不过是为了激起这男人的怜香惜玉之心。

    沈峻茂莫名烦躁,想起眼前这女人到底是相府小姐,又曾为他小产过,心软了一下,正要安慰,却听到一个天籁般的灵动声音:“沈公子、张姨娘,云香楼开店是为了做生意。二位的私事,希望可以私下解决。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看去,只见一位神仙妃子般的美人儿,手扶雕花楼梯,正款步而下。

    她身着绯色襦裙,挽着雪白披帛,云鬓高耸,脖颈修长,身姿曼妙。

    峨眉淡扫,那双媚眼秋波流转间都是情意,一张红艳精致的樱桃小嘴,叫人禁不住就想要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而周身的气度,不像是从青楼中出来的,反倒像是尊贵的公主。

    沈峻茂双眼发直,将张敏抛到脑后,上前见了个礼,声音柔和:“妩小姐。”

    妩红尘看也不看他,只淡然地穿过大厅,语带高傲:“沈公子还是处理家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沈峻茂眼睁睁看着肖想多日的女人离开,正想着追上去,却被张敏抱住手臂:“夫君,咱们回家吧?”

    沈峻茂实在是恼火,挣开她的手臂,直接一巴掌扇到她脸上:“滚!”

    张敏不可置信地捂住脸颊,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楼上的沈妙言享用着鲜美的葡萄,挑起小眉毛,“这种程度,可还不够。庶兄,你要再接再厉呀。”

    仿佛上天听到了她的低语,那张敏大庭广众被扇耳光,自觉没脸,哭着去打沈峻茂:“我对你千依百顺,这便是你对我的态度吗?!沈峻茂,你好狠的心!”

    而沈峻茂瞧见妩红尘消失在大厅的屏风后,彻底恼了,猛地将她推出去:“走开!本公子的事,你少管!”

    张敏重重撞到桌案上,尖叫一声,猛地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带来的几个丫鬟连忙扶住她,沈峻茂正要去追妩红尘,就听到那些丫鬟们带着哭腔尖叫:“血!姨娘流了好多血!”

    他会过头,张敏在地上呻·吟,身下,鲜红的血液汨汨流出,将裙摆染成深红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他怔了怔。

    而楼上,沈妙言吃葡萄的动作顿住,定睛去看,不由拧眉:“张敏她,又有了身孕?”

    楚随玉毫不在意地品着美酒:“血流成这样,孩子定然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含情脉脉的目光扫过张敏的下体,唇角却翘起一抹残酷的笑:“流这么多血,日后能不能再生育,都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再生育?”沈妙言望向他,清晰地看见了他唇角尚未来得及收起的残酷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能生育才好,如此,她才更有报复沈峻茂的理由。”楚随玉饮尽杯中酒水,双眼雾蒙蒙的,像是多情,又像是什么情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乱作一团的楼下,说不清心中是何滋味儿。

    云香楼外,天空爆出一声惊雷,瓢泼大雨瞬间滚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她在倚梅馆蹭了晚餐才回国师府。

    君天澜已经沐浴过了,身着洁白的麻纱袍子,正站在窗下临字。

    他鲜少穿这样材质的衣裳,比起那些锦袍,更多了些人间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沈妙言蹭到他身边,给他研磨:“国师,我大人有大量,就不计较你没收我零花钱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笔下游龙走凤,声音淡漠:“有事相求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