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7章 容战祝寿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众人一一献上寿礼,最后上去献礼的,乃是温倾慕与楚随玉。

    楚随玉的小厮从外面搬了一座红绸盖着的物品进来,楚随玉亲自揭开,众人看去,只见乌金木底座上,正摆着一尊剔透的白玉弥勒佛像。

    那佛像乃是用一整块白玉雕刻而成,雕工栩栩如生,十分罕见贵重。

    楚随玉执了温倾慕的手,深情地望了眼她,随即笑容温和地转向温阁老:“慕慕说,祖父这些年以来,对佛家文化很感兴趣。这尊白玉佛像,乃是小婿去年就命人雕刻准备的,但愿祖父能够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掌温暖潮湿,温倾慕怔了怔,惊讶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早已准备好寿礼,昨晚拿过去问他的意思,他却说她准备的寿礼不够好,说是不用操心礼物,他早已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当时,他坐在软榻上,正与府中侍妾对弈,回答得很是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事,向来是不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后院诸事,哪位侍妾要出门逛街,哪位贵妾的亲人要过府拜访,诸人的吃穿用度,全府的开支,与京城里其他人家的礼尚往来,全是她独自操办。

    月末的时候,顶多将账单拿给他瞧一瞧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连着几天不在府中,那些账单他是瞧都不会瞧的。

    可祖父大寿,他怎会如此认真地准备寿礼?

    温倾慕想不明白,楚随玉紧了紧她的手,示意一同拜下去。

    她回过神,连忙垂下眼帘,与他一道行礼。

    温阁老见他们二人恩爱,心中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了地,抬手示意免礼,笑道:“你们成婚近两年,也该早些为老夫生个外孙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闻言,眼底神色复杂了几分。

    每晚,楚随玉要么宿在妓院,要么歇在侍妾房中,从不曾碰过她。

    生个外孙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楚随玉却笑呵呵地应下:“我也正有此意呢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偏头看他,他也正好看过来,一双眼透着欲说还休的深情,仿佛她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两人正要退下,忽然门外响起一声大笑:“阁老办寿,我这位商人,不知能否蹭一杯喜酒喝?”

    温倾慕一惊,回头看去,只见身着火红色锦袍的男人,手执折扇,正笑吟吟地跨进门槛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还携裹着长途跋涉的疲倦,可那双桃花眼却极有神采,那么妖艳的一张脸,偏偏长在了男人身上,薄唇噙着一抹微笑,瞬间就点亮了整座花厅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,他目不斜视,走到温阁老跟前,规规矩矩作了个揖:“阁老。”

    温阁老捋了捋胡须,老眼中掠过精光。

    他的嫡孙女与这个男人之间的事,他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尽管不喜晋宁王用那种手段迎娶他的嫡孙女,可对花容战当初隐瞒身份进府,他更不喜欢。

    花容战对他的冷淡毫不在乎:“听闻阁老近些年,常常搜集佛家之物。花某府中恰好有珍藏的一物,特地作为寿礼,献给阁老。”

    说罢,示意手下将东西抬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去,十几名小厮抬着一口巨大的红木雕莲花箱笼进来,里面整整齐齐盛满了经书。

    而那经书,竟都是用小篆字体雕刻在黄金上的!

    大厅中安安静静,众人表情各异,这送的哪里是经书,分明就是送的一整箱黄金!

    价值之贵重,完全盖过了他们所有人的寿礼。

    温倾慕的神色变了变,复杂地盯着花容战,可对方只是含笑,摇着折扇走到国师身边落座。

    楚随玉微微一笑,握着她的手,在另一桌坐下。

    宴席开始,沈妙言咬着银筷子,隔着君天澜,瞅了瞅花容战,吃了两口春卷,禁不住又瞅瞅他。

    “沈丫头,本公子脸上有脏污吗?你这样看我做什么?当心国师吃醋。”花容战目不斜视地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视线,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给她夹了片牛肉,声音淡漠:“让你去南城监督运货,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运什么货,大人不过是不想让我参加这场寿宴。”花容战说着,深沉的视线盯着不远处那位端庄明艳的晋宁王妃,“可我,偏要参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吃着牛肉片,即便隔着一个人,也能清晰的感受到,花容战身上散发出的凛冽气息。

    用过午膳后,男客们聚在一起谈诗论画,君天澜知晓沈妙言不爱听这个,便让她自己出去玩。

    温府后花园荷香小榭对面搭了戏台,温倾慕的母亲温夫人请人过去看戏,一些年轻小姐不爱看,便各自结伴,在府中闲逛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穿过花园,却见不远处的亭子里,楚随玉、温倾慕同坐着,沈峻茂、张敏也在。

    她躲到大树后面,很快,一位身着鹅黄衣衫的娇俏姑娘跑进亭子,似乎是温倾慕的那个庶妹温雅。

    她擦了把额头的细汗,一双美目只含笑盯着楚随玉:“王爷唤小女来此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楚随玉悠闲地吃着茶点,目光扫过沈妙言藏身的大树,笑道:“哪里是本王请你过来的,是你姐姐想要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温雅和温倾慕同时一愣,便听到楚随玉继续说道:“可怜本王的皇妹嫁于国舅不久,就葬身火海。王妃的意思是,若国舅不嫌弃,可以娶温雅过门作续弦。”

    亭中众人同时一愣,温雅反应过来,不可置信地望向温倾慕:“你让我给人做续弦?!温倾慕,你虽是我嫡姐,却也不能这样糟践我!”

    温倾慕自己都懵了,她何时说过,要让温雅给沈峻茂作续弦?!

    她望向楚随玉,对方只含着柔和的笑,当着众人的面握住她的手:“王妃,你自己昨晚说的话,怎的今日就忘了?”

    那眼底,隐隐可见有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温倾慕心头浮起憎恶,白净美艳的面庞上,却只得陪着笑:“温雅,沈公子家世不错,又是唯一嫡出的,作续弦,也不会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要做你自己去做!我才不要给人做续弦!”温雅被她姨娘和温预宠坏了,竟不顾身份,大喊出口,很快哭着跑开。

    沈峻茂注视着她的背影,心头却有点动摇。

    温雅也不错,听闻在温府中颇为受宠,若是娶她,定然能给他的仕途谋利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张敏,面子上却挂不住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