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8章 你是不是很爱王妃姐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面色苍白,悄悄摸了摸平坦的肚子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自己有孕,那日在云香楼中,她被沈峻茂推倒,直到血液从身下流出来,她才知道她有孕了。

    不仅胎儿没保住,大夫甚至还说,她可能这一辈子都不能再有孕。

    一个不可能怀孕的女子,又如何能被扶正?

    如今晋宁王妃将庶妹介绍给沈峻茂,只是个开始,将来,还会有更多的人上门议亲。

    她想着,暗自攥紧了绣帕,在这一刻,恨极了沈峻茂的无情。

    等沈峻茂与张敏离开,温倾慕抬手,示意亭中伺候的侍女都退下。

    亭中只剩她和楚随玉两人,她端着面前的茶盏,眼中满是隐忍:“王爷要挑拨离间,何故拿温雅和臣妾做筏子?”

    午后的夏风透着灼热,楚随玉摇开折扇,盯着温倾慕,清秀如玉的面庞上浮起点点笑意:“王妃嫁给本王,总得有点用处不是?”

    温倾慕的手一紧,没等她说话,楚随玉已经起身离开,声音是罕见的清冷:“本王回大厅了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楚随玉的背影,半晌之后,美艳端庄的面庞上,平静得过分。

    微风撩起她的裙摆和大袖,她坐在那儿,王妃的高贵美艳,世家贵女的端庄矜持,都完美地集于一身。

    可唯独,那平静的眼,那精致的唇角,却没有一个女人该有的幸福。

    沈妙言躲在大树后,凝视了许久,心尖忽然就抽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温倾慕是个好女人,她会帮自己解围,她待下人也极宽和。

    她帮过许多人,可如今,却没人能帮得了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,正要走过去安慰她,忽然被人从背后拽住衣领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要叫出声,那人却捂住她的嘴巴:“别出声儿。”

    是花狐狸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去,花容战十分紧张地松开手,压低了声音:“你去找她做什么?不许跟她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,是指晋宁王妃?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,望了眼温倾慕,好奇道:“你跟她有嫌隙,我又没有,王妃姐姐她还帮过我呢!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不许。”花容战不爽地双手抱胸,绝美的脸上遍布蕴怒。

    他爱美,这大热天的,一头乌黑长发只用嵌红玉金冠束起一半,剩一半披在腰下,因着保养得好,跟丝绸似的顺滑。

    他身着火红色重纱锦袍,层层叠叠,风一吹,跟火焰似的舞动,好看是好看,就是不知道热不热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,扯了扯他那刺绣着火莲的大袖:“吶,小花,你是不是很爱王妃姐姐呀?”

    花容战跳脚:“你叫谁小花呢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砸吧砸吧嘴,回头望了眼独坐出神的温倾慕,“你小声点儿,别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别扭地别过身子,“走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离开,禁不住又回头望了望温倾慕,觉得这位晋宁王妃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走出老远,直到回头时也看不见温倾慕了,她盯着走在前头的花容战,才重又开口:“花狐狸,你是不是很爱王妃姐姐?”

    林荫小路上,花容战的步子顿住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注视着他的背影,良久之后,他才回转身,咬牙切齿地揪住她的两边儿小脸蛋,“小孩子家家的,好好读书就行了,操心这些做什么!”

    说着,轻哼一声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被揪红的脸蛋,看着他像一朵红莲花般光华夺目的飘走,禁不住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她独自漫步到花园湖边,湖中心就是荷香小榭,此时小榭对面搭了戏台子,那些贵妇和小姐们都坐在一起,磕着瓜子儿看戏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柳树下的草丛上盘腿坐了,距离她两米远的湖畔边,张敏正站在那儿,哭得伤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袖袋里取出中午吃饭时藏起来的一捧开心果,慢条斯理地一颗颗剥开,将淡绿色的果肉放在小手帕上。

    张敏听见背后的声音,回转身见是她,连忙擦了擦眼泪:“沈妙言,你在这里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在最脆弱、最狼狈的时候,碰到最不想看见的人,这滋味儿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沈妙言并未抬头,只是继续剥开心果:“张敏,你有没有后悔,嫁给我庶兄?”

    张敏愣了愣,本以为她是来冷嘲热讽的,却没想,她只是说了这么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庶兄长得还算英俊,肚子里墨水也还是有的,只可惜,人品太差。”她说着,剥开心果的动作顿了顿,“这嫁人啊,不管贫穷还是富贵,总要嫁个人品好的,他才懂得疼惜你。”

    张敏呆呆望着她,她盘腿坐在那儿,看起来娇小玲珑,分明是个孩子,可说出的话,却是她经历过两次丧子之痛,才领悟到的真理。

    “张敏,你若是安安分分,兴许这个妾室,还能坐得稳当。你若是不安分,将来的沈少夫人,怕是容不下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稚嫩的声音弥散在空气中,于张敏而言,犹如魔音灌耳。

    她并未朝沈妙言发火,只是目光痴呆地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在深闺时,也曾幻想过将来的夫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贵身份,也曾幻想过他文武双全能够宠她爱她怜惜她。

    也曾幻想过,她也能跟娘亲一样,当上一品诰命夫人,参加宴会时,总能被其他女眷艳羡追捧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不过是个妾室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,凉薄又无能之人的妾室。

    现实,总比幻想残酷。

    老天给了她好的出生,却不曾给她好的命运。

    亦或者,她本该有好的归宿,却被自己活生生毁了?

    她痴痴望着前方,摸了摸平坦的腹部,突然发出一声怪异的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剥着开心果,对那笑声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傍晚,温府华灯初上,众人齐聚一堂,共同享用丰盛的晚膳。

    温倾慕亲自下厨,做了碗长寿面为温阁老端来,引得不少人争相夸赞她的孝心。

    君天澜与花容战到了席位上入座,却不见沈妙言过来。

    他蹙眉,朝四周看了看,花容战满不在意地斟了一杯酒:“你家那个小丫头,聪明伶俐得很,实在不必担心她。说起来,你们兄妹,相处得如何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