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0章 沈峻茂之死(下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温阁老的脸色很不好,大寿之日见血,乃是不吉利的。

    两名美妾哭哭啼啼,将事情说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而府医也已经检查完沈峻茂,说是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见张敏神志恍惚瘫坐在地,便知定是她所为。

    这被杀的和杀人的,身份都不一般,谁也不敢随便插话,只望着在场身份最高的两位:温阁老和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一旁大椅上落座,摩挲着扳指,今日这出局,不用想也知道是他家那丫头设计的。

    只要她平安无事,他断无插手的道理。

    温阁老面子上抹不去,气恼地在君天澜对面落座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张家的人先过来,丞相夫人江氏奔过去,将张敏揽在怀里,恸哭出声:“我可怜的孩子!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璃站在人群中,轻轻咬住唇瓣,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她妹妹虽然蠢笨泼辣,却也不是随便伤人性命的人。

    更何况,沈峻茂还是她爱过的夫君……

    这其中,定然有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她想着,不由自主地转向君天澜,对方始终面无表情,保持着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她正想走到他身边,一个穿着素白襦裙、腰间系红鲤鱼戏莲花腰封的小姑娘拨开人群奔过去,声音又甜又脆:“国师!我庶兄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一只手,将她拉到怀中,“沈峻茂被张敏杀了,妙妙可害怕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趴在血泊中的男人,眼底快速掠过谁也没注意到的冷漠与嘲讽,小脸却惨白惨白,仿佛畏惧一般,情不自禁地往君天澜怀中缩了缩。

    张璃静静注视着这两人,心头滋味儿复杂。

    若国师大人,能像宠沈妙言一般宠她,就好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沈家的人终于赶了来。

    沈朋脸色铁青,盯着沈峻茂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而华氏大叫了一声“我的儿”,奔过去将沈峻茂抱到怀中,眼泪顺着白净圆润的面庞滑落,不停地摇晃着他:“峻茂,娘来看你了,你快醒醒啊!”

    可回答她的,只是沈峻茂逐渐冰凉的身体。

    华氏崩溃大哭,朝一旁的府医跪下磕头:“大夫,请您救救我的儿子……大夫!”

    那府医吓了一跳,连忙避开她的跪叩:“夫人,这可使不得!公子他,实在是救不回来了,请夫人节哀!”

    华氏哭得瘫倒在地,一些胆子小的贵女和小孩子也都低声啜泣起来,屋中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最后,华氏忽然发疯般冲向张敏:“你这小贱人,我要杀了你为峻茂报仇!”

    江氏护女心切,将张敏挡在身后:“不准你动我女儿!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昔日交好的御史夫人同丞相夫人大打出手,互相对骂犹如泼妇骂街,那高贵端庄的仪态,尽皆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侍女们连忙上去阻拦,屋中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沈妙言倚在君天澜怀中,静静看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若她出事,她的娘亲,定然也会这般护她……

    沈峻茂和张敏的娘亲都还在,可她的娘亲,却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间……

    一股戾气,逐渐在心底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她的娘亲那么温柔、那么善良,可上天却让她那么早就离开人世,何其不公!

    名为愤怒的东西将沈妙言包围,像是一头野兽,逐渐吞噬掉她的神志。

    她紧盯着地上鲜红冰凉的血液,明明该是不干净的东西,可这一瞬,莫名的,顺眼起来。

    想要毁掉这个不公的世道,想要屠戮尽天下恶人,想要让那鲜红的血液之花,开遍每一寸土壤。

    对于鲜血和人命的恐惧,在这一刻,尽皆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察觉到怀中小姑娘的异样,君天澜望向她的小脸,只见那双圆圆的琥珀色瞳眸,隐隐泛着猩红。

    那是嗜血的颜色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颤,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,才惊觉她双手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他蹙眉,轻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转向他,那双凤眸满是紧张和关切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回过神来,朝他露出一抹甜甜的笑:“国师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响起太监的尖声高唱:“皇上驾到、皇后娘娘驾到!”

    声音尚未落地,身着龙袍的楚云间已经背着手跨进门槛。

    龙冠束发,身姿修长,帝王的威仪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他朝屋子里看了一眼,所有人都自觉跪了下去,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沈月如扶着采秋的手进来,只望了沈峻茂一眼,便差点晕厥过去,踉踉跄跄走到华氏身边:“母亲,弟弟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被这贱人杀死了!”华氏指着面容呆滞的张敏,眼泪不停地往下淌。

    沈月如和沈月彤一左一右搀着华氏,御史府的人,在这一刻,悲伤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楚云间在大椅上落座,听温阁老叙述了事情的经过,一双凌厉的眼扫过相府诸人,最后淡淡道:“御史府嫡子被杀,这并非小事。既然凶手是相府的人,张相,你认为此事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丞相张岩早惊吓出一身冷汗,尽管他同沈朋是同僚,素日里又颇有交情,可沈朋的实际权力却远远大于他,若此事处理不当,连累的,将是整座相府。

    他想着,从人群中走出来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臣的女儿为沈公子小产两次,可沈公子却无情休弃她,这才惹得敏敏怒不可遏,以致沈公子丢了性命。然而此事终究错在敏敏,求陛下赐敏敏一死。”

    说罢,撩开袍摆,恭恭敬敬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敏到底是他的亲生骨肉,再如何怒其不争、不肯认她,却也是他从小疼到大的。

    可杀人偿命,他也只能明着求皇帝赐死,实则用这番话,暗示沈峻茂也有错,以此来为张敏求情。

    楚云间雅致英俊的面庞上,没有一丝表情。

    沈家和张家,都是他的得力臂膀。

    若此事处理不好,两家结仇,将来也不会为他尽心尽力办事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下巴,沉默片刻,淡淡道:“即便事出有因,可杀人偿命乃是楚国律法。律法不可违,朕判张敏秋后问斩,沈峻茂以二等侯爵身份入葬,你们可有异议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