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8章 拈花一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不放心你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漠,眼中隐隐闪烁着思虑。

    以君舒影的聪慧,大约早就猜到,这小丫头对他而言,意义非凡,若是君舒影拿她对付他……

    他瞥了眼无知无觉的沈妙言,或许,他不该带她来重阳宫。

    重阳宫修建的盛大华美,沈妙言跟着君天澜进去,但见殿宇雕梁画栋、镂花描金,大殿中坐着的都是京城中身份很高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没多久,午宴便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大殿地面光可鉴人,舞姬们跳舞助兴,上百桌席位分列两侧,达官贵人们皆都跪坐在席位后的蒲团上,腰背挺直,十分注重仪态。

    楚云间和大周五皇子君舒影并排坐在上座,两人言笑晏晏,乐曲声的遮掩下,谁也听不清他们都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跪坐在君天澜身后,不敢给楚国丢人,尽量优雅地享用美味的膳食。

    而沈月如等人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挑她的麻烦,俱都维持着该有的端庄姿态。

    等午膳结束,宫女们将膳食撤下,又很快端来瓜果点心。

    舞姬都退了下去,编钟乐声中,君舒影笑道:“久闻楚国人才济济,今日本王到此,倒是很想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挑衅的话语,偏被他那碎玉敲冰的音色和婉转语调所影响,反倒只像是寻常寒暄。

    楚云间闻言一点都不惊讶,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,笑容雅致而不失君主威严:“五皇子既然有这个兴致,朕自然会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,瞥了眼身侧的李其,李其连忙一甩拂尘,高声唱喏:“摆驾观花阁!”

    说是观花阁,到了才知道,原是重阳宫最高的一层。

    这儿早设好了席位,像是专为观花所建,前方雕花木板被取了下来,视野极为开阔,触目所及,是蔓延不见尽头的金色花海。

    宫女们端来茶酒果汁、瓜果点心等物,楚云间、沈月如和君舒影坐在最前排,君天澜坐在稍后些的位置,再后面则是一排宫妃,紧接着就是朝中诸位大臣及家眷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沾了君天澜的光,很荣幸地坐在他身边,视野十分好,连带着胃口都好起来,拿了颗果子就呱唧开吃。

    正吃的高兴时,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:“楚国皇帝陛下,久闻贵国夏侯将军骁勇善战,在下想要与夏侯将军较量一二,不知能否应允?”

    沈妙言寻着声音看去,说话的人拱手而立,身着银白细铠,相貌英俊,只眉间有一道浅浅的疤痕,正是当初市集上,大周使团中最前面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望向楚云间,楚云间含笑,唤了声“夏侯铭”。

    她正要去看夏侯铭,谁知另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抢先道,“启禀陛下,微臣愿意代替护国将军,与萧将军较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去看,顿时一愣,说话的人竟是韩叙之。

    他那个文弱书生,也会武功?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下巴,似笑非笑:“承议郎既然有心,那么便去一试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走出席位,朝大周的那个男人拱了拱手,那男人却看都不看他,只提起一杆银枪,飞身而出。

    韩叙之眼底掠过不满,随即施展轻功跟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韩叙之竟然还会功夫,这倒是打破她以往的认知了。

    那么,今日他主动请缨,是为了战胜这个萧将军,以博得楚云间的好感?

    她想着,韩叙之已经拔出腰间佩剑,与那位萧将军在空中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而那位萧将军显然很不耐烦的模样,长枪挽出一朵朵雪亮的梨花,招招狠辣,一点都没有谦让。

    “萧家是大周第一世家,萧城烨是萧家嫡长子,自幼就入了军营,不仅功夫出神入化,带兵打仗更是神勇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呷了口美酒,盯着空中的两人,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中划过了然,想来,这是大周在借着比试的机会,试探楚国。

    而楚云间明知韩叙之并非萧城烨的对手,却仍旧答应让他出战,莫非是为了隐藏楚国实力?

    外面陡然响起一声哐当,沈妙言连忙看去,只见韩叙之手中宝剑被长枪挑起,笔直插进地面。

    萧城烨下手毫不留情,长枪挑起韩叙之的衣领,径直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重重砸到地面,压坏了无数菊花,更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萧城烨飞身上到观花阁,长枪“砰”一声竖在地面,眼中都是不屑:“这就是楚国的人才?楚国皇帝,请认真对待在下的挑战。”

    这话完全没将楚国放在眼里,在场的人皆都窃窃私语,纷纷指责萧城烨态度不恭,可楚云间没说话,他们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站出来维护楚国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地面,几名小太监匆匆进到花海里,将韩叙之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又有几名小太监抱着崭新的金色菊花过去,将被韩叙之压倒的那几株移走,种上新的,也遮掩了他吐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,金色波纹荡漾,看起来那么平整富贵,好似刚刚的战斗,从不曾存在过。

    寂静中,楚云间摩挲着腰间佩玉,笑容雅致:“夏侯铭。”

    身着细铠的英武男人起身,朝萧城烨拱手:“萧将军,请。”

    萧城烨这才噙起一抹满意的浅笑,飞身而出。

    这两人皆都手执长枪,兵器相撞,空气中不断传来铮鸣声。

    他们身影极快,最后从空中落到花海中,一招一式,没有任何花架子,只是单纯取人性命的狠辣。

    无数菊花被践踏,沈妙言看不懂他们到底谁更胜一筹,便吃起点心,偷偷盯向君舒影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透着从容和优雅,举止之间,都是贵气。

    那朵瑶台御凤还簪在他的鬓角,那侧脸完美精致,仿佛是上天最得意的雕刻品。

    而那人似乎察觉到背后偷偷摸摸的视线,侧过头,丹凤眼微微挑起,薄唇含着一缕浅浅的亲和笑意。

    他正从银盘中拾起枝带露菊花,这么回眸,竟有拈花一笑的美感。

    后面众人呼吸一滞,尽皆忘了观看场中比赛,只盯着君舒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