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9章 花容战VS萧城烨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知道那笑容是给她的,脸蛋涨成红彤彤的颜色,连忙往君天澜身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君天澜对上君舒影的目光,对方笑容更深了些,却又很快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而角落里,沈月彤手抚加速跳动的心脏,悄悄盯着君舒影,面颊透着不同寻常的潮红。

    花海中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夏侯铭拄着长枪,一缕鲜血顺着唇角滑落,高大的身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夏侯将军,承让了。”萧城烨提着长枪,唇角的笑容像是讽刺,“听人说,楚国有句流传已久的谚语,‘论功夫之高深莫测,推夏侯长嫡。而文采之惊才绝艳,唯顾氏钦原’。本将军还以为,夏侯家的嫡长子,是个怎样出神入化的人物,如今看来,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夏侯铭面色发黑,一枪刺向他。

    他轻易便躲避开来,只一个旋身,雪亮的长枪就抵在了夏侯铭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楚国的达官贵人一片哗然,夏侯将军的功夫他们十分清楚,这才过了不到五十招,就被萧城烨打败,这丢的不是夏侯家的脸面,而是整个楚国的脸面啊!

    萧城烨冷冷一笑,收回枪,旋身上了观花阁,俊脸上充斥着不屑和张狂:“楚国皇帝,你们国家,难道就没有能和在下打成平手的人吗?”

    这般嚣张的话语,让众人更加恼怒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君舒影,对方侧脸含笑,并无阻止萧城烨挑衅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又看向楚云间,对方竟也不恼,秋阳在雅致俊逸的面庞上跳跃,声音极温润:“萧将军果然有万夫不当之勇,朕佩服。若萧将军还不尽兴,国师,你陪他试一试枪法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呷了口美酒,语气淡漠:“容战。”

    众人愣了愣,一位身着红纱锦袍的妖美男人缓步而来,在御前朝楚云间和君天澜拱了拱手,桃花眼中盛着点点浅笑:“陛下,国师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有些意外,瞧了眼君天澜的脸色,见他并不慌张,便也放下心来,笑道:“花公子若能让萧将军尽兴,朕赐你爵位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便是花容战若能赢了萧城烨维护住楚国颜面,就封他爵位。

    萧城烨瞥了眼花容战,见他打扮美艳更甚女子,心中不禁起了一层轻视,冷笑道:“不知花公子用什么兵器?发簪,还是绣花针?”

    显而易见的嘲讽。

    花容战微微一笑,走到观花阁侧,从兵器格中抽出一把长刀,打量了番,赞道:“这刀锻造得不错,就用这个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身形偏于纤瘦,而那长刀却足有他人高,男人巴掌那么宽,这么看起来,根本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纷纷私语起来,被太监扶上来的韩叙之开口道:“花公子,这武器,可不是越大就越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柄长刀太重,乃是做观赏用的,真正战场上,哪里能用这个。”夏侯铭的弟弟夏侯湛附和。

    萧城烨却微微眯起瞳眸,这个男人提起长刀时几乎没费力气,这个他从未听过名字的人,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花容战扛起长刀,没理那些人的劝说,脚尖一点,径直往空中掠去。

    长长的红色腰带和大袖在风中飞舞,背后的乌黑长发格外妖娆,那张妖美的面庞含着吟吟浅笑,他似是试探这柄刀一般,在空中抡出一弧楼宇大的月牙。

    众人尽皆呆住,这臂力和轻功,不是寻常人能有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惊了惊,没想到花狐狸这样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悄悄望向不远处的温倾慕,却见她面色如常,可眼底却隐隐有着担忧,双手还紧紧搅着绣帕。

    莫非,是担心花狐狸出事?

    她禁不住扯了扯君天澜的衣袖,小声道:“国师,花狐狸会赢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伸手为她拢了拢刘海儿,“他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花狐狸不会输,那就是也不一定会赢咯?

    而那个古怪的大周五皇子,又回头含笑望了她一眼,忽然抬手,取下鬓角的瑶台御凤,抛了出去:“萧将军、花公子,谁先拿到这朵花,并献给这里最美的人,便算是今日的赢家。”

    那朵雪白的菊花轻飘飘落在金色花海中,十分显眼。

    在座的女眷尽皆骚动起来,在座最美的人?

    论身份贵重,当属沈月如。

    可论起相貌,她未必能排进前十。

    贤妃沈月彤秀丽,晋宁王妃温倾慕明艳,相府大小姐张璃端静,温家庶小姐温雅娇俏……

    就连那个罪臣之女沈妙言,也渐渐长成姑娘模样,在国师身边端坐着,不仅漂亮可爱,气质也十分出众。

    只不知,他们二人,会将瑶台御凤献给谁?

    花海上空,萧城烨与花容战大打出手,兵器交接,摩擦出重重火花,连四周的空气都铮鸣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萧城烨一枪刺向花容战,却被对方用刀身架住。

    他冷笑:“看不出来,楚国一个区区皇商,竟也有如此能耐。不愧是他手下的人!”

    花容战反手一刀,将他逼退几步,桃花眼透着笑意:“传闻萧将军骁勇善战天下无敌,却怎的打不过我一个区区商人?不愧是五皇子手下的大将。”

    自家殿下被侮辱,萧城烨周身爆发出一股怒意,两人战到一起,迅速从空中坠落在地。

    刀光和枪影将四周的金色菊花铲平,很快,以两人为中心,地面形成一个光秃秃的圆圈。

    金色花瓣重影交叠,凌乱飞舞,这二人越战越酣,谁也不肯退让分毫。

    枪尖挑起地面那朵瑶台御凤,往空中一抛,萧城烨跃上长枪,径直伸手去夺。

    大刀从花容战手中同时抛出,直直朝萧城烨掷去。

    萧城烨被迫躲避开来,花容战一跃站上刀身,伸手便去接那朵瑶台御凤。

    端坐在侧的楚随玉瞥向身边的温倾慕,她的双眸只盯着场中的人,精致的眉尖微微蹙起,脸上的担忧已经无法遮掩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帘,忽然伸出手,握住了她的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温暖让温倾慕怔了怔,她看向楚随玉,对方正盯着场中,似是不经意才握了她的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