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2章 莫非,他是狐狸变的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那兜里装着两颗橘子、几只点心、一个酥鸡腿,还有一竹筒的果汁,都是她喜欢的。

    此时和风细润,送来阵阵花果清香,加之景色宜人,她食指大动,也顾不得去思考国师同大周国的关系,拿起点心便咬下去。

    点心甜糯可口,她吃了两口,忽然瞧见不远处草丛里有只白兔在看她。

    她起身,走过去想逗一逗白兔,可那兔子胆儿小,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她失望地返回到树下,愣了愣,那一布兜,竟不见了!

    “你叫沈妙言?”

    纯净婉转的声音自背后响起,沈妙言转过身,对上一张猛鬼面孔,猛地尖叫一声退后。

    那人取下猛鬼面具,笑容绝艳出尘:“真是好骗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那个皇子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见她发呆,君舒影便将手中提着的布兜递还给她:“我瞧着,你也是爱吃甜食的,为何独独不吃我给你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布兜,又瞅了他几眼,不答反问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家伙总是神出鬼没于山野林间,长得还这般好看,莫非是狐狸变的?

    阿沁给的画册子里,总有狐狸变化成美人模样,诱骗人进山,然后将人当做食物吃掉。

    她想着,更怕君舒影了,禁不住又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君舒影双手拢在袖中,见她如此害怕,不禁歪了歪脑袋,君天澜喜欢的女人,难道不该是那种霸道美艳的吗?

    这小姑娘毛都没长齐,胆子又这样小,君天澜到底喜欢她哪里?

    他百思不得其解,于是丢掉猛鬼面具,上前两步,直接掐住沈妙言的面颊,左右打量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掐得生疼,又说不了话,只得连连去捶打他的手,发出呜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面颊触感很软嫩,红嘴巴被迫嘟起,眼睛圆圆,这么看着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禁不住扑哧一笑,松开手,又问了遍:“你叫沈妙言?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着被掐疼的脸,瞪了他一眼:“关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君舒影瞧着,她的小脸被掐红了,看着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冒出来,倒是叫他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爱惜花朵,爱惜牲畜,却唯独不爱惜人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怕黑、都怕鬼,却不怕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不知道,人心,比鬼怪要可怕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他君舒影,从不同情人。

    可是瞧着这个小姑娘揉脸蛋的小模样,莫名的,心脏某处柔软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从袖袋里取出帕子,铺在榕树凸出地面的根部上,自个儿坐稳了,笑眯眯的:“妙妙,我想吃橘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满头黑线,这人瞧着长得跟仙人似的,可是这副自来熟的语气,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她盯着他,却看不出什么破绽,于是小心翼翼从布兜里取出一颗橘子,试探着递给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接过,对那橘子看了几眼,面露为难之色,又递还给她,声音轻柔:“你帮我剥吧,我怕弄脏了指甲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僵持之际,不远处响起环佩撞击声,沈妙言偏头看去,只见身着红裙的温倾慕站在一丛花旁,正对她招手:“妙言。”

    她连忙跑过去,温倾慕从袖中取出一枚小小的药罐,“妙言,能帮我把这个交给他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药罐通体温润,里面盛的必然是好药。

    “他最是爱惜容貌之人,今日脸上那道伤口……”温倾慕蹙眉,想起花容战脸上那道极细的血痕,就觉胸口堵得慌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药罐收好,见她眼底都是担忧,不由笑道:“王妃姐姐放心,我一定送到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微微颔首,这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折回去,收拾了布兜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望着她的动作,不禁挑起眉头:“妙妙,你还没帮我剥橘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谁妙妙呢?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悦,她自问还没跟这厮熟到这地步,他倒是叫得顺口!

    君舒影俊美的面容立即流露出受伤神色,一双微微斜挑着的丹凤眼,含着莹莹水光,好似下一秒就要哭了。

    美人梨花带泪,总是叫人格外怜惜。

    沈妙言禁不住咽了口唾沫,这男人到底怎么长的,明明下毒害国师,可是这样的表情,却叫人一点都恨不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,会禁不住给他找借口开脱,一定是因为国师那个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先对他出手,他才会下毒反击……

    她晃了晃脑袋,努力将这些荒唐的想法从脑海中驱逐出去,听闻狐狸会使出幻术迷惑人类,这个男人,一定对她使用了幻术。

    她正出神时,忽然听见呕血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看过去,只见君舒影朝旁边吐出一大口污血,原本白玉似的面容,也变成了不正常的潮红色。

    “你家国师,还真是睚眦必报……”他毫不在意地又掏出一张帕子,将唇角擦净,不知从哪儿摸出一粒药丸扔进口中,“我不过在宫宴上给他下了一次毒,他便在剑身上涂了毒药,他早就算准,我会去握那柄剑吧,心思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想起两人较量时,国师最后拔出软剑,这个大周五皇子,的确伸手握住了剑身……

    这毒,大约是顺着手掌的伤口,进入了这男人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君舒影吃了药丸,面色逐渐恢复如常,他擦干净唇角,随手扔掉帕子,打量着沈妙言,笑容和煦:“听闻你是他的侍女?他每月给你多少月钱?”

    “他没给过我月钱。”沈妙言捏住衣角,小小声。

    君舒影脸上的笑容便多了些:“我身边,还缺个伺候我洗脚的侍女,你若是不介意,可以到我身边来。我愿意给你二十两的月钱,是不是觉得很高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,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,真是怎么看怎么欠揍。

    她咬紧嘴唇,紧紧攥住布兜,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冲动……

    而那男人浑然不觉,只当她是激动,“伺候得好,自然还会有额外的赏钱。我这人没什么别的好处,就是长得美。不知有多少女子,不要月钱也想到我身边伺候。”

    他笑意吟吟,满脸“伺候我洗脚是你的荣幸”的表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