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5章 或许是锦绣富贵,或许是万丈深渊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个念头叫他心中快慰,于是起身,很郑重地朝君天澜作了个揖:“国师大人,下官对妙言妹妹倾慕已久,虽然她尚还未及笄,但籍此盛会,下官想求娶她,暂且先订下亲事。待妙言妹妹及笄,下官必然八抬大轿,迎娶过门。”

    张璃端庄明净的面庞上,浮现出一抹轻笑,这个韩叙之,倒是很上道。

    楚云间饮了口美酒,垂下眼帘的刹那,眼中隐隐有杀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君天澜不会答应韩叙之的求亲,可韩叙之他算什么东西,也有资格求娶沈丫头?

    韩叙之保持着作揖的姿势,瞟了眼君天澜,只见对方慢条斯理地剥了个橘子,声音淡漠,一字一顿:“凭你,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,直起身,盯着君天澜,对方正掰下橘瓣,递给旁边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楚云间面庞上浮起一抹笑意,挥了挥手:“罢了,沈丫头年纪还小,不急着订亲。上歌舞。”

    舞姬鱼贯而入,韩叙之只得郁闷地回到自己的席位上。

    宴席散场后,宫人们引着贵客,去往各自的寝屋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在君天澜身后,借着檐下灯笼的柔光,清晰地察觉到这个男人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她抱着一盏宫灯,试探着开口:“国师,我今儿下午,在林子里碰到那位大周五皇子了。他中了毒,不过吃了颗药丸,很快就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并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陷入沉默,到了寝殿门口,领路的六名宫女福了福身子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推开门,寝殿中点着烛火,装饰华美,收拾得也很干净。

    他在殿中踱了一圈,瞥了眼那张黄梨木雕花大床,又走到碧纱橱后面看了看,淡淡道:“你睡在碧纱橱后面,那儿有张小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妙言应着,又望了他一眼,便乖巧地进了碧纱橱。

    两人洗漱过后,君天澜正要入睡,门外响起叩门声:“大人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推门而入,望了眼碧纱橱的方向。

    君天澜会意,同他一道走出去,不忘将门掩上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长廊中,花容战蹙着眉头:“沈府和重阳宫都已翻找过,棠之将沈月如在郊外的几座行宫,也翻查了遍,皆是一无所获。如今,只剩下皇宫还没机会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拇指上的墨玉扳指,凤眸幽深:“他这次到楚国,怕也抱了找那件东西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夜风拂过,两人俱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平静的夜色之中,花容战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雕门,轻声道:“大人当着两国人的面,就这么认了沈丫头做妹妹,日后……”

    可要怎么办?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:“若能登上那个位置,给她换个身份有何难,天下又有谁敢说什么?若不能登上那个位置,本座定然是死在君舒影的手下,不娶她,才是对她最好的成全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知晓他说的都对,只是,沈丫头并不知道这些,她的心里,怕是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再者,让君舒影知道,这小丫头对本座而言意义非凡,以便让他怀着好奇心接近小丫头,如此才能暴露他的破绽……这不是钦原的计谋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声音薄凉了几分,凤眸中隐隐藏着两簇火焰。

    那周身的气势,更是瞬间阴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知是在恼恨君舒影,还是在……吃醋。

    花容战走后,君天澜回到寝殿,想了想,走到碧纱橱后,在床榻边缘坐下,这小丫头白天登山累着了,一挨到枕头,就睡得沉沉。

    秋夜的莹莹月光下,他伸出手,怜惜地将她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。

    温凉的指尖拂拭过她白嫩的面颊,他发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妙妙,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跟着他,前方或许是锦绣富贵,或许是万丈深渊……

    可现在让她离开,他已经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垂眸,正要起身离去,可是瞧着那月光在她的眉宇和脸庞上跳跃,就忍不住俯身,浅浅地亲了一口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杏仁露香扑面而来,明明是最普通的搓脸香露,可今夜嗅来,却格外好闻。

    他又摸了摸她的脸蛋,不忘给她掖好被角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窗外,花影婆娑。

    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早膳是宫女们端进贵客们房中的。

    一桌膳**美无比,大抵都用菊花做素材,菊花馅儿的素蒸元宝小馄饨,菊花核桃粥,菊花炒鸡丝,菊花鲈鱼球等等,以及一大壶菊花茶。

    装花茶的是一把白色半透明琉璃壶,一朵巨大的金色菊花盛放其中,几乎占满了整个壶身。

    金色与透明琉璃交相辉映,格外耀人眼目。

    沈妙言享受完这顿精致的早膳,神清气爽地收拾了包裹,又包了些清甜的菊花御糕带着,将昨夜的烦恼都抛到脑后,心满意足地随君天澜下山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山下,上了马车,夜凛驱车,沿着官道一路往京城驶去。

    然而没走多远,马车便停了下来,夜凛开口道:“主子,前面的路堵了。”

    官道这么宽,也能堵住?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地钻出马车,原来是花府的车驾和晋宁王府的车驾撞在了一起,偏那位大周五皇子的车队太过盛大,三家一同卡在了那里,正理论不休。

    花容战可不管这些人是大周的贵客,同那个萧城烨对骂,两人打架不分胜负,吵架亦然。

    后面的马车你挤我我挤你,俱都挤在一块儿看热闹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看得起劲儿,右边马车传来一个嚣张的女声:“沈妙言,你竟然钻出了马车,真是没有半分世家贵女的矜持模样!”

    沈妙言寻着声音看去,旁边停着的马车正是沈月彤的。

    她用的是两匹马拉的宝香车,这是妃位规格享用的车驾,四角垂着宝珠,车身上还雕刻着花纹,十分华美。

    “二堂姐这么拉开车帘,也不见得有多矜持。”沈妙言反唇相讥,想起什么,笑道,“夜大哥,咱们马车能往右边挪挪吗?这个位置让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夜凛回头望了眼车内,见里面那人不说话,于是驾着马车,往右边挪。

    而右边正是沈月彤的马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