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0章 撞到他的胸膛上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他不过才认识妙言几天。

    心中不悦,他催着马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等回到国师府已是晌午,他跨下马,把缰绳丢给管事,径直进府。

    顾明跟上来,说是备了午膳,可他哪里有心思用什么午膳,只冷声道:“她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顾明愣了愣,意识到说的是沈小姐,笑道:“回来了,昨晚就回来了!现在正在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步子顿了顿。

    等他进了东隔间,果然见那小东西窝在被子里,一派慵懒模样。

    他到床榻边缘坐下,“谁送她回来的?”

    从郊外别庄到国师府,那么远的距离,他不信是她自己走回来的。

    跟进来的拂衣迟疑半晌,回答道:“门房那边说,看身形,有点像是……陛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指尖顿在沈妙言脸上,很快滑落到被角,替她掖好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拂衣担忧地望了眼这二人,很快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东隔间很安静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那张嫩生生的小脸,那脸儿已有了瓜子脸的雏形。

    她已是个姑娘了。

    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   小丫头长得好,被人惦记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捏了捏她的脸蛋,像是责怪,又像是呢喃:“你就不能给本座,少招惹点桃花?”

    说着,却见小丫头突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他避之不及,只得收回手别过脸,充作刚进来的样子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明明听见那句话了,却罕见地没有嘲笑他。

    屋中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君天澜起身往外走:“起床洗漱,本座在花厅等你用膳。”

    “君天澜。”沈妙言坐起身,理了理蓬乱的头发,很认真地唤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停在门帘上,沉默半晌,回转身看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同他对视,很想问你到底是谁,可话到嘴边,却如何也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那些秘密,被他掩盖的很好。

    他,大约是不想她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轻声道:“我想吃炸鱼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看了片刻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床洗漱完毕,对着镜子照了照,脸颊上婴儿肥已经渐渐消去了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脸,给自己认真梳了个垂髫分肖髻,又将霞草花发钗插好。

    拢了拢刘海儿,她换了身洁白襦裙,搭配碧水色绣莲叶何田田的褙子,往哪儿一站,腰肢细细,鲜嫩得橡朵青莲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小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揭开门帘,缓步往花厅而去。

    守在花厅门口的侍女见到她今日的打扮,俱是愣了愣,等她迈进门槛,才想起忘记行礼。

    正伺候在侧的拂衣和添香瞧见她,也愣了愣,只觉小姐和平时,不大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,进门的少女,一身雪白肌肤吹弹可破,腰肢纤细,面容还是稚嫩的,可五官,已经很明艳动人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素白的绣花鞋,行走之间,裙摆摇曳犹如水波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不觉浮现出一句诗词:纤纤作细步,精妙世无双。

    那诗人所歌咏的女子,会有她这样动人吗?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,眸光幽深了些许。

    沈妙言浑然不觉他在神游,在他对面坐下,捧过热茶呷了一口,跟平时一样开始用点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梳了这个发髻。”君天澜放下木筷,优雅地净手,状似漫不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看吗?”沈妙言用筷子扎起一块点心,小口小口咬着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直注视着君天澜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顾明匆匆进来,拱手道:“主子,五皇子到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那个纯净婉转的声音便传了进来:“国师大人的府邸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看去,那个男人今日依旧打扮得很隆重,腰间垂着的血玉,一看便知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君舒影注意到沈妙言,挑眉一笑,踱步过来:“妙妙如此打扮,倒是更漂亮了。做本王的洗脚丫鬟似乎有些委屈,你可愿做本王的贴身侍婢?月钱五十两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得悠扬婉转,音色动听极了。

    然而话却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去做功课。”君天澜靠坐在大椅上,淡淡吩咐。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是,便低着头想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含笑,身形一动,便挡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沈妙言来不及收回步子,直接撞到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她还没回过神,双手就被人捧住,君舒影那双斜挑的丹凤眼中尽是深情款款:“妙妙,即便美色在前,你也不该这般着急地想扑倒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捏住沈妙言的手腕,将她的手贴到他的胸膛上,声音温柔至极:“这一刻的心跳加速,是为了你。我身边并无通房侍妾,你若不愿做侍婢,可愿为本王侍妾?”

    他生得实在太过光彩夺目,一双丹凤眼盛着世间最华美的光芒,印刻着诚心,处处都是深情模样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女子,被如此对待,定会倾心。

    然而沈妙言见惯了美男子,如楚云间,如花容战,如君天澜……

    她后退两步,同君舒影拉开距离:“我如今虽背负着罪臣之女的名声寄居国师府,可我爹爹并未犯谋逆之罪。沈家是楚国的开国将领,我沈妙言,是正正经经的名门之后,岂能给人做妾?!侍妾这种话,请五皇子休要再言!”

    说罢,沉着脸,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眼底掠过诧异,好奇地望了眼她的背影,这小姑娘,倒是很有脊梁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身处逆境而不低头哭泣,寄人篱下却依旧不卑不亢,更重要的是,不为美色所引诱……”他摩挲着下巴,丹凤眼中笑意更盛,“难怪你会在意她,这样好的姑娘,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一只杯盏便直直砸向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他抬手捏住杯盏,正要朝君天澜回掷过去,那杯盏猛地炸裂,将他的掌心割开无数细小伤口。

    眉尖一蹙,他抬眸望向君天澜,对方起身往外走去,云淡风轻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君舒影松开手,那些碎瓷片尽数碎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两个女童上前,想为他清洗包扎伤口,他却抬手示意她们退下:“国师伤了本王,莫非是对大周有什么不满?凭这伤口,本王就可以治你大不敬之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妙妙的新发型,垂髫分肖髻,大家可以去搜87版红楼梦里的林黛玉,她经常梳垂髫分肖髻,这也是古代未嫁人的少女常梳的发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