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4章 狐狸和人,怎能相爱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另一边,张府。

    张璃坐在闺房内,正把玩着一支发钗。

    江氏进来,屏退伺候的婢女,坐到她的身边,轻轻抚摸她的鬓发,声音透着疲倦:“璃儿比起小时候,出落得越发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张璃垂下眼帘。

    “只是璃儿这心,比起小时候,似乎也变了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张璃握着发钗的手抖了抖,抬眸望向江氏,不过短短半天时间,江氏就仿佛苍老了十岁,保养得宜的面庞上,隐隐可见细小的纹路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发钗的尖部刺进她的手掌,她却浑然不觉:“娘在说什么,女儿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江氏拿过她的手,掰开来,那白嫩的掌心早已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她用干净的帕子替她轻轻包裹住伤口,“娘如今,就只剩你一个女儿。敏敏的死,你说凶手是沈妙言,那娘就相信是她。只是往后,那些不干净的事,你不要亲自动手去做,容易给人留下把柄。”

    张璃怔住,不可置信地望向江氏,对方垂着眼帘,瞧不出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她反握住江氏的手,泪珠从睫毛间隙滚落:“娘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房中静默片刻,她又轻声问道:“那敏敏和耀哥儿的尸体……”

    江氏拍了拍她的手:“娘会命人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母女二人正说着,外面突然跑进来一个丫鬟,气喘吁吁地道:“夫人、小姐,国师大人他、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怎么了?!”张璃猛地站起身。

    那丫鬟抚了抚胸口,脸上都是狂喜:“国师大人派人,上门送聘礼来了!还说,要尽快与小姐成亲,若是小姐愿意,六日后就来娶您!”

    张璃眼中闪过犹疑,国师大人明明不喜欢她,怎么会突然要娶她?

    江氏起身,冷笑:“大约,是为了求咱们家放过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张璃想想似乎也是,拿手绢揩掉眼角的泪花,笑道:“你让送聘礼的人在花厅稍后,本小姐亲自去接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国师府,衡芜院。

    君天澜临窗而立,手腕运转,几株青莲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花容战坐在软榻上,品着茶水,由衷道:“聘礼已经让人送过去了,以张府那几个猪脑子,定会以为,大人是为了让他们放过沈丫头,才愿意迎娶张璃。大人趁他们全府忙于准备小姐出嫁,而暗中截取那两具尸体,真是好算计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盯着画卷,总觉有些缺憾,下意识地画了个人物上去。

    夜凛进来,朝君天澜拱了拱手:“主子,张家的坟地已经找到,张耀和张敏的棺木也已锁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搁下笔,在一旁木盆中净手,“找机会,将那两具尸体运出来,不要惊动旁人。”

    夜凛立即应是,转身去办了。

    花容战见他去屏风后更衣,不禁悄悄走到桌案旁,但见画卷上,一个妙龄少女正笑嘻嘻站在荷塘边,泼水玩儿。

    那少女面容稚嫩清丽,眉眼弯弯,分明是某个熟识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皇宫中,画上的小姑娘正坐在仪元殿门口的台阶上,双手托腮,十分惆怅地仰望天空。

    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悄悄坐到她身旁,从袖袋里取出枚糖果,“南方进贡的椰子糖,尝尝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笑眯眯的君舒影,接过那颗糖,剥开糖纸塞进嘴巴里,椰子味儿清甜,很好吃。

    君舒影脸上的笑容便真诚了几分,细细凝视着沈妙言的眉眼,“君天澜那样铁石心肠的男人,对你动情本就奇怪,没想到,你们楚国的皇帝,竟也钟情于你。你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,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中听,沈妙言不禁瞪了他一眼:“若有一天你喜欢上我,你就知道为什么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,轻易不会动凡心。”君舒影摇开折扇,风度翩翩的模样,惹来远处不少宫女驻足凝望。

    沈妙言瞧了眼那些面露痴相的宫女,主动离君舒影远些,暗自嘀咕:“真怀疑你是狐狸变的,这样勾人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耳朵好,捕捉到这句话,不恼反笑:“旁人总赞我玉树临风、英俊潇洒,我都听腻了。你这称赞好,又新颖又实诚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白了他一眼,“狐狸变化成人,是为了引诱人类,然后将人类当做食物吃掉,我可不是在夸你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往她身边挨近些,“你说的不对。狐狸变成人,是为了和相爱的人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狐狸和人怎么能相爱!”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。”君舒影摇着折扇,瞥了她一眼,“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兴致缺缺,露出一副聊以打发时间的表情。

    君舒影也不恼,很有兴致地开口:“从前,有个书生上京赶考,天黑大雨,便进了一处破庙过夜。他在庙里看见只奄奄一息的小狐狸,便好心拿药救了它。那一年他高中状元,当朝宰相欣赏他,便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洞房花烛夜时,他掀开盖头,觉得这小姐的眼睛很熟悉。小姐很快怀了孩子,临盆之时,却因失血过多而即将死亡,临终前,对书生说多谢郎君破庙救命之恩,便离开了人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书生吓了一跳,抱着孩子出去找岳父岳母,谁知琼楼玉宇都化为茅草棚屋,锦衣玉食皆变成瓦片土粒。而中堂哪里有什么岳父岳母,分明只是两块石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很惊讶地盯着君舒影,他凝视着夕阳,侧脸柔和:“可书生手中抱着的孩子却是实在的,他跑到京城,四处打听了才知道,原来那年秋闺考试,他名落孙山,一气之下投河自尽,谁知被一女子救起。那女子,便是当初的小狐狸,许是怕他想不开又起轻生念头,这才用幻术,变出一切。”

    说着,笑嘻嘻转向沈妙言,“可见,狐狸并非都是吃人的,总有几只心地良善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还沉浸在故事中,感动了良久,才道:“你讲得故事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君天澜没给你讲过故事?”

    “他只会读《山海经》。”沈妙言挠挠头,有些惆怅,“他说青丘狐狸,就是专门吃人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