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0章 咱们的命运,注定纠缠不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月如微微抬起下巴,眼中掠过冷讽,她这位堂妹还真是好本事,竟然能让大周皇子为她做到这个份上……

    她拂袖,在大椅上落座,“殿下不愧是天下君子典范,对待罪臣之女、弑君嫌犯,竟也能如此温柔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听不懂皇后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采秋奉上茶水,沈月如接过,优雅地拿茶盖抚开面上的叶片,茶香缭绕,她含笑抬眸:“《诗经》有言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本宫这堂妹活泼可爱,殿下喜欢偏袒,也是在所难免。只可惜,妙言心里,似乎并没有殿下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握着汤勺的手顿了顿,声音冷淡了些:“本王不过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当做妹妹,还是心仪她,殿下心中有数。”沈月如呷了口茶,将茶盏递给采秋,秋水剪眸中尽是算计,“可惜殿下不日便将启程回国,除非殿下肯将妙言一同带走,否则,这段恋情,定然无疾而终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目不斜视,只淡然地喂沈妙言喝姜汤。

    “只要殿下愿意,本宫可以帮助殿下,将妙言送出皇宫。”沈月如脸上笑容更盛,站起身,仪态万千地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“久闻楚国皇后诡计多端,你会好心帮本王?说吧,你想从本王这里得到什么。”君舒影瞥向她的背影,冷笑。

    沈月如停住步子,面无表情地目视廊外的雨幕:“本宫想要的,是她离开楚国,离开陛下的视线。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宫女簇拥着她离开,君舒影将空碗搁到床头,给沈妙言擦了擦唇角,凝视她良久,语气像是调笑:“跟我回大周吧?等你长大,让你做暖床丫鬟。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是沉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仪元殿。

    楚云间醒来时,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窗外传来雨打芭蕉的声音,他望了眼包裹着白纱的右臂,声音透着嘶哑:“李其。”

    李其连忙推门进来,“陛下,您醒啦?奴才这就吩咐御膳房,去备吃食!”

    他望了眼门外在风中摇晃的宫灯,“把她也带来。”

    李其愣了愣,意识到他说的是沈妙言,连忙称是,去办了。

    隔扇合上的刹那,楚云间看到的是远方黑沉沉的夜色。

    宫灯的薄光,照不穿那冗长的黑暗。

    右臂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阖上了眼帘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带进来时,才刚从高烧中醒来。

    她穿着单薄,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,李其在她膝盖窝轻轻踹了脚,她就跪在了床榻前。

    楚云间眼角余光扫过她苍白的脸,朝她伸出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脑袋疼得厉害,她从地上爬起来,摇摇晃晃走到床边,楚云间坐起身,拿过自己的外裳,用完好的左手裹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其等人俱都惊了惊,可谁也不敢多言,将膳食放到桌案上,便掩门退下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指尖摩挲着那张白嫩的小脸,见她恢复了些许血色,俊逸雅致的面庞上浮起浅笑,声音十分虚弱: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,他的半张脸隐在黑暗中,半张脸被灯笼的光照亮,明黄的中衣,折射出淡淡温柔的光,很祥和。

    同下午御花园里的模样,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夜雨呢喃,楚云间收回手,“去把粥端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抓着裙摆的手紧了紧,想要反抗他,想起什么,终究什么都没说,起身将小米粥端了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静静看着她,她瞥了眼他的右臂,只得在床榻边缘坐下,舀了一勺粥,送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喂他喝了几口,她蹙起眉尖:“为什么要我伺候?”

    “朕的手臂,是你弄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当时你要侵犯我。”

    “朕侵犯你,是因为你的挑衅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仇人,我不挑衅,难道还要对你笑脸相迎吗?”沈妙言喂粥的动作有些急,白粥尽都洒在他的衣襟上。

    楚云间扯过帕子,将米粥擦干净,唇角却含着一缕笑:“所以,沈丫头,你看咱们的命运,因因果果,注定了纠缠不休。过去是,现在是,将来,也会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粥碗放到床头,高烧才刚退,她有些支撑不住,便冷声道:“我乏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刚站起身,眼前却忽然一黑,再度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望着倒在龙榻上的小姑娘,凝视良久后,将她好好放到里侧,分给她一床锦被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,秋雨缠缠绵绵。

    殿内一灯如豆,映出楚云间沉默而冷毅的侧脸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才发觉自己躺在楚云间的床榻上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,她下床穿了鞋,打开殿门,触目所及是夜雨过后,碧色如洗的葱郁草木。

    几滴残雨顺着瓦砾滑落下来,她伸了个懒腰,大病过后,人的精气神总是很好。

    正心情不错时,李其领着几个宫女,匆匆忙忙过来,瞧见她站在门槛后,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儿,一甩拂尘,躬身道:“给沈姑娘请安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这人变脸可真快,昨天都不曾给过她好脸色,今儿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李其示意那几个宫女进去,笑呵呵对沈妙言道:“沈姑娘既成了陛下的女人,日后便要好好伺候陛下!盘子里是几套新的宫装和绣花鞋,沈姑娘看看喜欢哪一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却吓得不轻:“我何时成了他的女人?!”

    李其咳嗽了声:“昨儿晚上,姑娘不是侍寝了吗?陛下今儿一早就吩咐奴才,按照妃位的规格,给姑娘准备新衣。”

    侍个蛋的寝啊!

    沈妙言抓狂,抬手掀翻一张托盘,怒声:“楚云间那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众宫女紧忙低下头,只当没听到这话。

    李其笑了笑,“沈姑娘,您还是赶紧更衣吧!等下着凉了,陛下又得心疼不是?”

    沈妙言白了他一眼,径直去自己寝殿找衣裳穿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国师府。

    阴暗冰冷的地牢内,一大一小两具尸体正摆在竹床上。

    尸体已经腐臭,夜凛皱着眉头,冷眼盯着那两个仵作验尸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,两个仵作对视一眼,用白布将尸体盖上,走到夜凛跟前:“凛侍卫!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