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5章 丢了心的狐狸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从她这番表情来看,众人心知肚明,她是主动藏进去的。

    排列在不远处的楚国百官,纷纷以异样的目光看向站在前面的沈朋,沈朋冷汗涔涔,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,使劲儿擦了擦双眼,可他的好女儿沈月彤,的确是一脸呆滞地站在木箱里。

    沈月如也有些愣住,可她到底是个聪明人,连忙走过去,亲自将沈月彤扶下来:“彤儿也真是,在家跟婢女玩捉迷藏也就罢了,怎的到了宫中,成为陛下的妃子了,还是喜欢玩这小孩子的游戏?藏哪儿不好,非藏到大周皇子的车队里,刚刚是睡着了吧?若是顾大人没丢扳指,看你被运出宫怎么办!”

    说着,十分怜爱地接过采秋递来的帕子,亲自替沈月彤擦了擦额头的冷汗:“下次可别乱跑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红毯上,静静看着她们姐妹,即便是仇人,却也禁不住为沈月如的机智喝彩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,即便她想找茬儿,却也无处挑错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眼角余光瞥向楚云间,这个疑心病重的男人,在亲眼见过沈月彤主动搂抱君舒影的场景后,还会相信沈月如这番话吗?

    即便他为了颜面,明面上不说什么,可暗地里,也绝不会容许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,风风光光地活在他的后宫里。

    沈月如这番话,顶多不会让沈月彤犯下的错,牵连到御史府。

    果然如她所料,楚云间风轻云淡地开口:“贤妃太不懂事了,皇后,还不带她回宫?”

    沈月如连忙应是,拉着沈月彤离开。

    沈月彤很想回头看一看君舒影,因为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他,但是沈月如紧紧掐着她的手,声音压得很低:“你若敢回头看一眼,父亲和我,都得为你陪葬!”

    沈月彤哆嗦了下,觉得她的命还是比爱情重要的,于是只得慌里慌张地跟着沈月如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始终保持的君子风度,在这一瞬,有些崩裂。

    那张绝艳出尘的脸,在看向沈妙言时,竟隐隐透出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楚云间下意识地护在沈妙言身前,“五皇子,时辰到了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面无表情地跨上马,深深凝视了眼沈妙言,这才打马离去。

    等到大周的车队走远,百官也都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望向沈妙言,见她穿的是沈月彤的衣裳,不禁笑了笑:“妃子的宫装穿在你身上,挺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十分厌恶他的笑容,几乎毫不犹豫就将身上的衣服扯下来,只身着雪白中衣,转身往乾和宫而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望了眼地上的宫装,笑容逐渐冷下来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那小姑娘的背影,垂在腿侧的拳头骤然收紧,她,就这般厌恶他?!

    可他偏要,将她留在身边!

    哪怕,要用上不光彩的手段!

    今日天气秋高气爽。

    大周的车队走出城门,骑在前面的贵公子白衣胜雪,长发簪着根乌木发簪,举止间优雅至极。

    他的马在城门外停下,回头看了眼城门上高挂着的匾额,“京城”二字遒劲有力,古朴大方。

    身后的萧城烨跟上来,追着他的目光看了眼那块匾额,问道:“殿下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本王好像,丢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回去找!”

    萧城烨说着,正要勒马转身,君舒影收回视线,拦住他,笑容和煦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?”

    君舒影脑海中浮现出沈妙言的脸蛋,摸了摸心口的位置,笑眯眯的:“就算你回去找,也是找不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城烨不解地看着他,他则望向远处起伏的壮阔山脉,丹凤眼中盛着浅浅笑意,仿佛春风漾开一池春水,柔和至极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一夹马肚,朝前方宽阔的官道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秋风送来林间草木的清香,那精致性感的唇角始终含着笑意,妙妙,你将自己置身于狼群之中,混在那群嗜血的野兽中生长。

    我很想知道,这样的你,是会被狼群撕碎吞噬掉,还是会生长为,比狼更凶猛的野兽?

    我真的,很期待呢……

    萧城烨望着自家殿下忽然开心的脸,半晌摸不着头脑,只得指挥车队跟上。

    此时皇宫内,沈妙言站在偏殿里,凝望着那丛瑶台御凤,如今五皇子离开,她便能聚精会神想办法进楚云间的书房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书房,全天都有侍卫看守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,更何况她这么个大活人。

    她正苦思冥想间,一名宫女进来,朝她屈膝行了个礼:“三小姐,陛下有请。”

    那宫女带着她,一路绕过九曲回廊,最后停在了书房门口,推开房门,示意她进去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随即露出一抹微笑,这还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过来,只是不知,楚云间唤她来做什么?

    她跨进门槛,里面点着上好的熏香,携裹着纸墨清香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环视四周,这私人书房很宽敞,布置得典雅大方,点缀着些花草,置身其中,给人很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往右侧走了几十步,绕过一副水墨屏风,就瞧见楚云间坐在龙案后,批阅奏章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吊着纱布,左手握着朱砂笔,书写速度却一点都不慢。

    可他并非左撇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驻足观看良久,有些发怔,他竟然能够双手写字……是不是位高权重的男人,都这般有本事?

    她又想了想自己,默默扯扯衣襟,自己到现在为止,虽然学了很多东西,却都是些皮毛,无一精通。

    楚云间听见这小姑娘的一声叹息,抬起头,就看见她小脸上的无奈和惆怅。

    他将朱砂笔搁到笔架上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瞟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他面前摊着的奏章,低着头慢吞吞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朕写字时,向来不喜人在旁伺候。研磨什么的,都是朕亲力亲为。可你将朕的手弄成这样,朕也没办法研磨了。听说你很会研磨,便在书房中,做个伺候朕的小书童吧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声音清淡,听不出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抬眸瞟了他一眼,他已经又开始批改奏章了。

    她咬住唇瓣,这一次竟是出奇地听话,乖乖站在龙案边,细细研磨砚台中的那方墨。

    可那小眼神,却不住地往奏章上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