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7章 您和她……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到现在,膝下都还没有子嗣……”沈妙言小小声,“幸好我没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强忍住呕血的冲动,拿过那本书册,撕了个稀巴烂,抛到上空扔掉,双眼通红地盯着沈妙言,紧紧箍住她的肩膀,声音低沉沙哑:“沈妙言,你想不想试试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下一瞬,她整个人被打横抱起,楚云间三两步走到床榻前,将她丢上去,俯身压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她的面颊,呼吸粗重:“朕要让你试试,朕到底行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暗道不好,这男人是有病吧,动不动就想强她,她不就是嘲笑了他几句么,这样也能起反应?

    她听宫女议论,不是说楚云间这人在房事上挺克制的吗?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间,楚云间拉开她的衣襟,莹白可爱的肚兜便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肚兜上绣了枝小小的霞草花,实在是精致小巧。

    然而楚云间的注意力并不在那上面,他盯着她锁骨处那一串草莓印,瞳眸深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沈妙言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将衣裳穿好,还未来得及跳下床,就被楚云间拉住手腕,将她重重摔回去。

    尽管床榻柔软,可她仍旧摔得屁股疼,眼泪汪汪地开口:“你干嘛?!”

    楚云间的大掌犹如铁钳,紧紧掐住她的脸颊:“是谁?君舒影,还是君天澜?”

    “放……手!”她的脸疼得厉害,使劲儿挣扎,却怎么都挣不开。

    “朕在问你话!”楚云间犹如一头被侵犯了领地的雄狮,愤怒至极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的脾气向来都很克制,那头潜藏在胸腔里的野兽,被他很好的锁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可只要碰到沈妙言,那头野兽就会不由自主地被放出来,疯狂地咆哮,像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呜呜哭起来,她的脸实在疼得厉害,好像脸颊处的骨头都要被他掐断。

    晶莹的眼泪让楚云间的怒火稍稍平歇,他松开手,小姑娘的脸上,已是一片通红的手印子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?”他问,尽量放缓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颊处的疼痛缓解了,却不肯回答他的问题,似乎是察觉了眼泪对这个男人很有用,便只是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她甚至可以做到连眼泪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楚云间很不耐烦这哭声,拿出手帕,慌乱地给她擦脸:“不就是捏了下脸么,你哭什么?朕只是寻常问你话,你回答就是,别哭了!”

    他盯着她的面颊,这小姑娘的皮肤到底有多娇嫩,他不过拿帕子给她擦一擦脸,竟也能蔓延开一片红色。

    两人正并排坐着、气氛尴尬时,沈月如带着宫女进来了。

    秋水剪眸怔怔望着满地凌乱的纸片,那纸上画的是……

    春宫图?

    一股无法言喻地酸涩在她心头弥漫开,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床上的两人,见沈妙言衣襟大敞着,于是酸苦更甚,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,梨花带雨地问:“陛下,臣妾打扰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楚云间只盯着沈妙言,并不理睬她。

    沈月如手指上戴着的金色甲套深深抠过裙摆,将裙摆上的金线都掐断了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她看着楚云间抬手,为沈妙言擦干眼泪,动作之轻柔,是他从不曾在后宫中其他女人面前展露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她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仿佛是才察觉到她的到来,他皱眉望向她:“谁让你擅自闯进来的?”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责怪之意,让沈月如再度崩溃。

    就在她无所适从时,沈妙言站起身,哭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想去追,却被沈月如拦住,“陛下,您这般对待一个罪臣之女,可是要将她纳作妃子?您和她……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?”

    楚云间烦躁不已,抬手让书房中伺候的宫人都退下,“这样的事,朕需要向你交代吗?”

    两行清泪顺着沈月如的面颊滑落:“臣妾日夜操持后宫,陛下临幸女子这样大的事,臣妾难道不该过问吗?陛下把臣妾当做什么了?是当做一个活生生会痛会哭的人,还是当做一个花瓶一个摆设?!”

    楚云间不耐烦地扣住沈月如的手腕,突然将她甩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沈月如一惊,他已经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跑到自己住的偏殿,哭了一会儿,擦擦眼泪,去屏风后换了身衣裳,又觉得没什么好哭的。

    她在菱花镜前坐定,盯着里面双眼红红的小姑娘,端详了一会儿,双手捧过镜子,语带哽咽:“无论如何,他肯让你自由进出书房,这已经是很好的事了……沈妙言,你要继续努力,找出那些卷宗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么呢喃着,心底的害怕稍稍驱散些,似是重拾了信心。

    时间又过了两天,眨眼便到了君天澜迎娶张璃的日子。

    张府今日张灯结彩热闹非凡,无数宾客登门拜访,恭喜丞相夫妇。

    绣楼上,张璃身着正红色绣凤凰嫁衣,头戴垂金珠帘的凤冠,正凝视着镜子。

    江氏擦了擦眼角的湿润,笑道:“璃儿,你今日,算是得偿所愿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喜婆笑道:“大小姐生得好看,是奴婢见过最好看的新娘子了!向来,国师大人一定会喜欢的!”

    张璃盯着铜镜,轻声道:“可我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……”

    江氏拿过红盖头,笑道:“大喜的日子,璃儿就别多想了。国师大人说过会娶你,难道他要当着全城百姓的面,悔婚不成?他权倾朝野不假,可咱们相府,却也不是吃素的!”

    张璃想想也是,心稍稍安定些,任由江氏给她盖上喜帕。

    热热闹闹的花轿从张府正门出发,十里红妆,锣鼓唢呐,浩浩荡荡地往国师府而去。

    张家为了显摆,还特地将送亲路线设计得长些,几乎绕过大半个京城。

    尽管君天澜并未亲自上门接亲,可这并不妨碍他们向所有楚国人炫耀,那个一手遮天美如神祇的男人,娶得是他们家的姑娘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国师府,依旧同往日般冷冷清清,连根红绸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心前来送礼的人,见朱红的大门紧闭着,门口还立着两个黑脸侍卫,不禁捧着礼物面面相觑,不解国师这是何意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