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8章 置她的颜面于何地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有官僚走上台阶,客客气气地说想求见君天澜,那黑面侍卫只睨了他一眼,便一声不吭地继续守门。

    官员们正手足无措时,那位投靠君天澜的黄本兴捋捋胡子,想起被君天澜藏在府中的沈三姑娘,便知这场国师府与相府的联姻定是没戏,甩甩袖子,先走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只得三三两两的离去。

    相府花轿到的时候,看到的便是门可罗雀的国师府。

    仪仗队伍停了下来,众人心中一咯噔,喜婆连忙提着裙子走上台阶,塞了个红包给门口的侍卫,试探着问道:“敢问这位小哥,国师大人他为何不出来迎亲?”

    “大人忙于公文,岂有时间迎什么亲!”那侍卫冷声,推拒了喜婆的红包。

    坐在花轿中的张璃发觉不妥,掀开喜帕,撩开轿帘,只见国师府大门紧闭着,门下连盏红灯笼都没有。

    四周有百姓渐渐聚拢来,围着仪仗队伍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张璃紧紧攥住拳头,在这些异样的目光中,面色涨得通红,忽然走下花轿,不顾弟弟张振理的阻拦,大步上了台阶,捶打起那朱红大门,高声道:“国师大人,您这是何意?皇上赐婚,您将我拒之门外,是要悔婚吗?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中带着泪腔,柔柔弱弱的模样,令围观的百姓都禁不住心疼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纵然您是国师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却也不能如此欺辱我一个小小女子!明明约好了的婚姻,您却在当天悔婚,您置小女的名誉于何处?!您可知,今日您若是拒婚,我声誉扫地,这京城,可就没有人再敢要我了!您是要毁了我的一生吗?!”

    她泪流满面,声嘶力竭,细嫩的拳头努力捶打着大门,最后哭泣着跪坐在地。

    在场的百姓只瞧见她肩膀耸动,那声嘶力竭的哭声透出刻骨的疼痛,像是在这一刻,要将一生的眼泪都流尽。

    深秋的风拂过,将她头上的喜帕吹飞出去,与满城金色的枫叶一同扶摇而上,孤独地卷进九重天里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令全城百姓动容,纷纷同情起这位名满京城的相府大小姐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最后丞相夫妇和相府的宾客被惊动,一起赶了过来,江氏心如刀割,连忙奔过去扶住张璃,拿帕子为她揩眼泪。

    张岩倍感丢人,一张老脸不知往哪里放,颇为恼恨君天澜如此绝情。

    张振理不知从哪里弄了把大刀过来,冲着国师府高声道:“国师君天澜无情无义,在婚礼当天弃我姐姐不顾,真真是人中败类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一番话掷地有声,引得群情激愤,一同声讨起君天澜来。

    张璃虚弱地靠在江氏身上,拿锦帕擦着眼角,低垂眉睫的刹那,睫毛间隙却隐隐有暗光涌出。

    国师他,果然还念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甚至为了那个小贱人,将她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呵,他想娶她就娶,不想娶就不娶吗?

    天底下,没有这样便宜的事!

    今日若是他不开门,她张璃,誓要叫他名誉扫地,在这京城,再也待不下去!

    修长的眼睫遮住了那一抹凌厉的狠光,她紧紧攥住帕子,有晶莹的眼泪顺着下巴滑落。

    从百姓们的角度来看,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国师府外聚集的百姓越来越多,不知是谁带头起哄的,竟开始往那大门上扔臭鸡蛋、西红柿等物。

    正所谓法不责众,所有人都骚动起来,即便国师发怒,又能怎样?

    场面闹得不可开交之时,安安静静的国师府,终于出现了一丝动静。

    那朱红色的大门,缓缓拉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众人扔鸡蛋的动作顿住,屏息凝神看去,大门徐徐打开,身着玄色暗云纹锦袍的男人,负手出现在了视线里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那儿,一身风华,眉宇间的精致与冷厉,凤眸中的平静与薄凉,同人们口中的负心汉形象,没有一丝吻合。

    而他像是生来就带着尊贵的上位者气息,他站在那里,就没有人再敢丢东西或者说话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个前来围观的百姓,瞬间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张璃擦了擦眼角的湿润,眼底掠过精光,赶在他开口之前,紧走几步,站在国师府的台阶下,仰头看他:“大人总算是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之中,隐隐含着期许。

    而她确认,自己今日这张脸足够美艳,足够让男人心动。

    加上她从小到大培养出的书香气息,以及出众的家世,国师大人他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

    可门槛后的男人,的确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冷漠的眸光扫过众人,语气极淡的开口:“如诸位所看到的,这个女人,本座的确不打算娶。”

    张璃攥着锦帕的手一紧,呼吸都粗重起来,不可置信地盯着他,他竟然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下,说他不打算娶她?!

    他置她的颜面于何地?!

    百姓们再度窃窃私语起来,身着红纱锦袍的妖美男人摇着折扇,笑眯眯对身边一个书生道:“这相府大小姐看起来十全十美,可国师却放着这么个大美人不娶,莫非这大小姐身上有隐疾?或是,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?”

    那书生一愣,觉得甚是有理,便八卦地同旁边的人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风向一边儿倒,众人看着张璃的目光变了又变,那些议论声讨君天澜的声音,也迅速化为对张璃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张璃甚至听到背后有男人议论,说什么花柳病。

    她强忍住怒意,依旧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抽泣模样,含着泪腔抬高声音:“大人果真不打算娶小女?!”

    “本座从未说过,要娶你。”君天澜声音凉薄。

    张璃忽然绽出一个笑颜,“好,好,好……大人既然无情至此,我被退婚,想来今后也是嫁不出的了。那便在此,做一个了断吧!”

    那笑容凄凉至极,令在场的人同时怔住。

    而她话音落地,猛地朝一旁的石狮子撞去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等相府的侍卫将她拽住时,她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血印,殷红的血液顺着鼻侧蜿蜒而下,同那嫁衣一般火红,衬着雪白皮肤,真真是触目惊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