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3章 沈妙言,你好深的心思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几十个板子打下去,主仆二人早已奄奄一息,趴在地上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下台阶,李其正要命人将这二人丢去冷宫,看见她过来,连忙恭声问道:“三小姐要跟这女人说话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李其便抬手,示意周围的人都先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情地在沈月彤跟前蹲下,望着她满是泪水与冷汗的面容,从袖袋里取出帕子,轻轻为她擦拭干净,声音透着关切:“堂姐,其实陛下将你打入冷宫,并非是因为什么凤袍和毒药。”

    “贱人……”沈月彤声音沙哑,虚弱地抬起双眸,盯着沈妙言的目光,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不恼,只微微一笑,为她将一缕乱发勾到耳后,声音凉薄:“陛下将你打入冷宫,是因为你不守妇道,勾引大周皇子。御花园里,你抱着他的那一幕,陛下在远处看得明明白白。陛下他那么聪明,自然也知道,你藏在大周车队里,是为了和大周皇子私奔,他不过是为了顾惜颜面,才没有当众揭穿你。而今日,用这个借口将你贬去冷宫,也不过还是在恼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沈月彤脸色苍白可怖,紧盯着这个看起来天真无辜的堂妹:“原来那日,你请我去御花园看杂技,就是为了找机会,让陛下看见我和五皇子在一起……沈妙言,你好深的心思!”

    “多谢堂姐夸奖。”沈妙言起身,含着一缕单纯无邪的笑容,提着裙摆往汉白玉台阶上走。

    沈月彤拼尽力气爬起来,朝着她的背影嘶吼:“若我此生还能出冷宫,沈妙言,我定要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,叫你永世不得翻身!”

    这咒骂阴毒至极,沈妙言顿住步子,回头看她:“可惜,如今要去十八层地狱的人,是你沈月彤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尾如同猫儿般媚,目光却冰冷绝情至极,根本不像是一个十三岁闺中小姑娘该有的眼神。

    沈月彤有一瞬间被吓到,等回过神时,对方已经拎着裙摆,步伐沉稳地穿过朱红长廊,往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她瘫坐在地,娇美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,她,再一次输给了沈妙言吗?

    李其不耐烦地甩了甩拂尘:“沈二小姐,请吧?”

    如今沈月彤已被褫夺封号,称一声二小姐,都是抬举。

    沈月彤垂下眼帘,半晌后,含恨望了眼消失在拐角处的小姑娘,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,被几个太监推推搡搡的,往冷宫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乾和宫书房内,沈妙言站在龙案旁研墨,楚云间批完一本折子,放到旁边,眼角余光瞥见这小姑娘眉梢眼角隐隐盛着欢喜。

    他看着,唇角不觉也噙了笑意,翻开下一本折子,状似不经意地问道:“欺负沈月彤,你心情很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研墨的手顿了顿,抬头与他对视,淡淡道:“只要看见讨厌的人倒霉,我心情都会很好。”

    意有所指的话语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笑容僵了僵,“你想要朕倒霉?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说话,低头继续研墨。

    楚云间批折子的心情被打乱,握着朱砂笔静坐良久,才重又批阅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各怀心思,没再说话,书房中安静得诡异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不在焉地磨着墨,沈月彤被打入冷宫,最坐不住的就是御史府的人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的庶叔,会如何应对?

    此时的凤仪宫,华美的寝殿满目狼藉。

    沈月如站在窗下,抬手就将窗台上搁着八宝琉璃净瓶砸到地上,端庄的面庞遍布寒意,瞳眸中的冰冷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采秋与忍冬等心腹宫女跪在地上,俱都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八宝琉璃净瓶的碎片砸飞到采秋脸上,在她面颊划出一道淡淡的细痕,她却恍若未觉般,抬起头,轻声道:“娘娘不要伤心,夫人已经递了消息进来,说是明日进宫探望您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闻言,左边儿嘴角挑起,笑容十分冷漠无情:“本宫早就说过,沈月彤不该进宫,她和父亲,却偏要将沈月彤送进来。如今可好,闹成这样,陛下爱惜脸面,没将事情挑开了说,也算是保全了沈家颜面!她还进宫做什么?内宅妇人,她懂什么?!”

    采秋与忍冬对视一眼,又道:“娘娘不要生气,保重身体要紧。如今当务之急,还是怀上龙裔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更加气恼,在软榻上落座,戴着金色凤凰甲套的修长手指,端起桌上一盏清茶,呷了口,眉眼之间像是淬了冰霜:“太医院和忍冬开的药,本宫一碗不落地都喝了!民间的土方子、去庙里求神拜佛,也都尝试过,可怀不上就是怀不上,本宫能有什么法子?!”

    采秋仔细想了想,轻声道:“娘娘,奴婢听甘泉宫的宫女说,顺贵人这些天吃的都是清淡饮食,晨起的时候,偶尔会干呕,不知道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月如又呷了口茶,“可找太医院的人瞧过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未,那顺贵人像是在防娘娘,似乎要等胎像稳定了,再去找太医确诊。”采秋咬了咬唇瓣,试探着道,“娘娘可要等她诞下孩子,抱到膝下抚养?”

    沈月如眼波流转,不过刹那,便笑道:“她不舍得将孩子给本宫的。况且,本宫也瞧不上。”

    寝殿中陷入寂静,沈月如抚摸着裙摆上精致的凤凰刺绣,语带轻慢:“沈榕她,今年十五了吧?”

    采秋眸光一动,连忙道:“是,庶小姐今年的确满十五岁了。娘娘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让母亲明日进宫时,将她也带上。”沈月如搁下茶盏,手肘撑在案几上,有些疲倦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凤仪宫放出消息,说是皇后娘娘病了。

    贤妃才刚被打入冷宫,皇后娘娘就病了,这叫人不得不认为,皇后和贤妃姐妹情深,这才病倒的。

    楚云间去探望她,她躺在床上,只身着素色薄薄罗衫,长发铺散在枕上,平日里清秀的面容格外憔悴。

    “陛下,”沈月如强撑着坐起来,“彤儿她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,是臣妾的过错,臣妾没有教好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便想下床行跪拜大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